盧斯達:彌敦道財神與金鐘洞穴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Laura Chan(右)及盧斯達(左)

學聯和政府對話,連林鄭月娥在結尾發言時也面帶微笑的說:今日大家都好理性,好和平,都無火花,唔使校長介入喇。一句談笑用兵的話,就為這場毫無火花、毫無威脅的對話蓋棺定論了。

檯上是禮,檯下是兵。檯上的大戲做完,檯下的旺角就要打仗。土共在警察護航之下拆鐵馬、搞事,是武力衝擊;更陰毒的是泛民、社運賊等勢力這兩天大舉走落旺角,是思想滲透。他們不是參與那麼簡單,而是抹黑衝擊者、搞行為藝術。至於泛民主派的議員,則站在警方那邊勸市民坐下、放鬆,連民主黨的人都厚著面皮到場,一派監察市民的模樣。警察監察不到,就監察市民。各類行為藝術式的「抗爭活動」被移植到旺角。雖然沒有大台,沒有大會,但旺角上空已經籠罩著金鐘的影子。

在往信和中心那條路上,有人放了一個Q版的財神公仔。不知道是哪伙社運賊的傑作。看這個公仔,你就知道香港一班「左翼」和社運賊的世界觀——你們在旺角放了關帝,置了壇、設了廟;香火盛,風頭足,他們就東施效顰,整了一個戲謔版的中國民間神衹,即現在這個財神。

左翼和社運賊藐視宗教、藐視傳統、藐視民俗,視之為迷信、人民鴉片;對於中國本土的神祇,既是看不起,又是不甚了了。老革命黎則奮之前說,只有黑幫和警察會拜關帝,令人咋舌。至於左翼社運賊,則是讀番書、講後現代,中國的事情,他們當是異國民族風情去體驗、去感受,跟他們去中東體驗世界一樣。

為甚麼放關帝?起因是黑社會出動打人、警察包庇,於是一個無名阿嬸自資置壇,意在震懾同拜關公的黑白兩道。黑白兩道拜關羽,是拜一種人格化的忠義,警察重服從,維護正義;幫派重團結、義氣。義氣是一種庶民倫理。你不要跟我談皇法,民間自有一個秩序,叫作義氣,是儒家大義的俗化民間流通版本。 關帝在旺角的意義,是庶民倫理壓倒「皇法」。群眾佔領街道,犯法;MK仔女架車衝入旺角幫手佔路,是犯法。大家犯法,不是因為他們喜歡犯法,而是遵從另一種倫理規範,即義氣,覺得現場的人是弱勢、要幫,要助;事情是對的,就要一往無前,雖千萬人吾往矣。

旺角的意義,是庶民壓倒精英,這是金鐘無法比擬的一點。金鐘有大會,而大會是一班精英和中產控制。他們本身就置身於上層秩序(即皇法),長年服從社會上層秩序而撈得風山水起。所以他們千方百計將金鐘模式搬到旺角,包括抹黑衝擊牢、叫人坐下、叫人自首,以皇法取代義氣,重建有利於他們(代理人)的秩序。 這重意義,左翼和社運賊是不會懂得的。

他們覺得拜關帝是可笑的、落伍的、上一代的,於是戲謔了一個財神版本出來。你有icon,我也有icon。然而財神的意義是甚麼?錢?這就是東施效顰、不學無術。這個財神好像他們熱衷的象徵式抗爭,徒具形相、毫無內容。搞抗爭是為了搵錢、抗爭是生意、苦主是財神,這也很符合不少左賊社運賊的作風。用財神來作為嘲諷關帝、嘲笑民眾的工具,大概是左翼社運賊的潛意識表現。

金鐘是甚麼?金鐘是上一個世代,金鐘是資產階級、金鐘是既得利益者、金鐘是代理人的虛假政治,以及一班精神麻痺的隱君子。他們吸的,是自殺的毒藥,卻樂此不疲,繼續沉淪於Q版財神式的虛無世界。織布、溫書,行約翰連儂在西方老牌民主國家搞的嬉皮士「抗爭」,以「取悅中間派」為理由,在虛無面前大跳求雨舞。

洞穴裡的人,在牆上看見的只是萬物的影子,真實的雨水不會臨降。真實的世界卻在洞穴外面。我們聽見雨聲,但沒看見,這三十年來,我們聽得太多雨聲、雜聲,沒有衝出去洞穴,去看看真實的世界。洞穴裡的人會說,很危險﹗這是鳩衝﹗但是旺角仍然是真實臨降的遺跡,那些衝出馬路的人,離開了洞穴、戰勝了固守和恐懼,他們是少數能夠活在真實中的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