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A Place Called HOME!!!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攝影:盧斯達

快三十天了。這三十天,你過得好嗎?

家的感覺,除了是地產商、即食水餃或是銀行廣告外,還可以在什麼地方聽得到?

年輕人堅持了三十天了。在這三十天,我幾乎每天都在現場,觀察,看年輕人,跟年輕人聊天,錄音,準備節目,寫文章。

一直在想,究竟為了什麼,大家要這麼努力。

他們在掙什麼!

也許,大家選擇了一條,跟他們上一代不同的路。

這幾天,某些「反佔中」(Well, honestly,以反佔中這名字,已證明這些人都沒有了解過運動場上的健兒在想什麼。上次金鐘被清場的時候,即時有一些新的帳營放出來,之後,有一些自稱是佔中糾察的人希望把貼紙貼到他們的帳幕中,之後就被帳幕內的人撕走。現在在現場的年輕人,都說自己在參加雨傘運動,而不是佔中,可見反佔中的人,繼續沿用佔中,要麼不知道情勢,要麼是他們的主人不知道情勢吧?)組織又再出來簽名了。簽名的人,年紀不輕都是一些阿哥阿姐。當然,我的朋友,導演H先生說自己親眼看見有人猜著五個婆婆簽名後,就得到一張啡色的鈔票。

攝影:健吾

大家都明白,這次的雨傘運動,是一場徹底的世代之爭。上一代的人不明白為什麼年輕人要這麼放手一搏:沒有屋住嗎?沒有未來嗎?沒有錢嗎?為什麼不自己努力一點?為什麼這個世界總有八十後不計生存是否有尊嚴的全力賺錢去買房子,為什麼你們堅持要站著吃飯,而不是趴著吃?不明白新一代想法的上一代,總是覺得向政權要民主,是不設實際的。

可是,在場內,我見到很多不同的年輕人:他們有些是買不起房子的,有些讀書不特別好的。但有些是在中環的跨國銀行工作的,也有些某大公司的小開,也有些是在政府總部上班的,天天給物資站的小孩買東西吃。大家都希望,這件事可以令香港變得好一點。

某天晚上,我和一個以前的學生,站在金鐘那個路障前面,那路障是新的,有「光明磊落」四個大字。訪問了五個人,累透了,腦子再不能想到什麼。看著天空,街燈仍是那樣子,身邊的人自顧自在聊天。有小孩把身子插進一個睡袋,在看一本叫《地圖的歷史》的書,這書大概四百多頁吧。自顧自的。

攝影:健吾

我看著這個「社區」,我在想,究竟香港人,會如何記得這個地方?而回歸這十七年,香港人什麼時候,有這麼實在的享受過自己這個「香港人」身份?

我的朋友,每天下班,都堅持要到金鐘走一趟。他們有的是長駐美國的,跟公司申請了要回香港,遙距辦公室(distant office),要回香港見證這場運動。也有外國國籍的朋友因為這場運動後,更加想留下來,說香港這個地方,有他們的朋友,也有他們在乎的人,在這兒「賺完錢就離開,心中會不舒服。賺完好處就走,你當香港是什麼?!」

早陣子,我的朋友的外國朋友堅持要我帶他們到金鐘走走看,由中信大廈外走到立法會大樓看那些擋過胡椒噴霧的傘子、光明磊落的暗角、添馬公園、走到添美道、公民廣場、文化監暴的營地、走到夏愨道、演藝學院外的光明磊落路障……她們看完之後,就對我的朋友說:

「我希望自己的孩子將來也要學會勇敢地走出來爭取應有的公義,做個正直的人,they said they just take things for granted since they were born。」

關於投票權,她們說有些人從來都不覺得有些東西是要去爭取、去抗爭、甚至去流血才可得到。她們說自己幸運,但感到慚愧。

每次在不同的佔領地點,我也會想,究竟場內的人,為什麼會在這兒?如果所有事情都是因為錢而行的,要幾多的錢,才可以有這麼大的動員力去在獅子頭上釘 banner、在各地的佔領者,要收幾多錢,才可以叫他們這麼機動、這麼自發、這麼醒目的留守?如果財真的可通神,為什麼反佔領的人不去申請一個維園,再叫佔領者24/7的在那兒?不夠錢嗎?或是實在地,大家都不願意相信,這些人,是為了一個叫香港的「家」,才這麼的犧牲自己的玩樂享受做愛吃喝的時間,在這兒等,等一個渺茫的民主希望?

攝影:健吾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1. 看著看著、想起林夕書詞的K歌之王。

    還能憑甚麼 擁抱若未能令你興奮
    便宜地唱出 寫在情歌的性感
    還能憑甚麼 要是愛不可感動人
    俗套的歌詞 煽動你惻忍

    我唱出心裡話時眼淚會流
    要是怕難過抱住我手
    我只得千語萬言放在你心
    比渴望地老天荒更簡單未算罕有

    萬語千言、說不盡、只想放在你心、
    要是我的愛、不可感動人、別嫌我將這煽情、奉獻給你。

    幾百萬人流淚過的、
    誰、又不捨我難過。

    至於年代、至於隔漠、
    面對上一代的、豈只云云學子。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