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倫:六四創傷症候群——一場屠殺如何毁滅一代香港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在「佔領中環」裡,民主派老人受到六四事件困擾,呼籲巿民撤離現場,結果引起年青一代激憤,突顯世代的歷史意識鴻溝。

History is to be remembered but not consumed and abused. 記憶,而非消費濫用歷史。

民主派將六四事件當成自己的尚方寶劍,多年來重覆消費透支這段歷史,撈取選票及攻擊攻敵,諷刺的是民主派本身沒有好好反省六四事件,修補慘劇帶來的心理創傷,反而令這股夢魘嚴重干擾後續香港發展。維園六四晚會之所以可惡,是主辦單位撒播一種悲傷春秋的氣氛,一幕又一幕的坦克進駐天安們廣場的畫面,震懾消磨香港人的反抗意志,逐漸淪為宿命論,最後搞到泛民變成犬儒度日,幻想中國變天。

佔領中環發展當中,就是那班泛民主派不斷口唸重蹈六四魔咒,企圖鳴金收兵,向警方投案,一副臣提頭來見的奴才嘴臉,自我瓦解之餘,還害死參與群眾,筆者反對佔領中環,就是主事者的本質是虛偽抗爭,會背叛出賣僅有民氣(幸好巿民堅持證明我錯了)。一次屠城,卅年和平,政府不需再揮屠刀,昔日抗爭者就會自動變成維穩幫凶。

民主派的內心,非常害怕碰觸當權者的逆鱗,所有東西都是點到即止,更甚者與政府暗中配合。當年零三年天怒人怨,他們連倒董也不敢,一四年公民抗命,又聽到六四清場,事態根本沒有變得這麼惡劣,無端退縮等同背後插刀,無厘頭般完成維穩壯舉,叫巿民怎樣相信他們。綜觀民主派在佔領中環的角色,就是問題製造者,每一次他們出場總是沒有好事發生,和同泛民共舞,是玩命自殺行為。香港不再需要民主派,他們要自首坐監,適隨尊便,免得社會聽到更多示弱聲音。

六四屠殺,毁了一代香港人,浪費香江幾十載青春。

佔領中環,不同太陽花運動,是一場慘烈的世代戰爭,朝陽後進在街頭下剋上擊敗夕陽老鬼,逼迫他們拿出兵符,世代交替毫不光彩。

陶傑先生經常取笑香港人不讀歷史,今次遮打革命,恰恰就是年輕人對歷史不甚了了,反而拉長整個運動的生命。對於香港後生仔,除了「六四=坦克」的圖騰,我們沒有親身經歷當年事變,缺乏香港上一代人的同理心,更加不會有什麼心理創傷。可以說新世代幼稚魯莽,勇武無知,但年少多好,好在沒有歷史包袱,敢於出發。

六四事件無疑是中國近代史的轉捩點,需要銘記於心,適時知所進退,決不像上一代纏擾終身。六四晚會,不去也罷。香港雨傘革命,台灣太陽花運動,標誌著新世代抬頭,中國六四事件,台灣野百合運動,此時此刻的歷史重要性逐漸消退。香港也應從六四事件中解脫出來,玩家不同,歷史軌跡也隨之壇變,六四慘案的脈絡不是永恆真理,香港年輕人需要的是跨過悲傷恐懼的勇氣,敢於創造勝利條件,走出歷史循環,否則像泛民奉行失敗主義,年年去點燭又有何意思?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