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智聰:香港電影歌劇《1984》——從1984到2014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佔領運動/雨傘革命仍在抗爭進行中,香港音樂家Nerve(許敖山)取材自英國作家George Orwell政治諷刺小說《1984》的同名電影歌劇(Cinematic opera)湊巧剛在這個星期五、六、日於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多媒體劇場上演,彷彿來得更具發人深省的意義。

通過重新闡釋George Orwell筆下的《1984》,看似是比喻2014年的香港,但又不盡然是跟香港的社會政治環境對號入座,觀眾都可以有不同的體會。畢竟2014年的香港,比起George Orwell創作於1948年(1949年出版)的《1984》更為複雜得多。

電影歌劇《1984》是擔任導演與音樂創作的Nerve早在兩年前開始構思,演出設定在2014年舉行,該是衝著George Orwell小說裡所預言的1984年之30年後而來。事前沒有人會預知道當這齣電影歌劇公演時,香港的抗爭運動正處於遍地開花的歷史性時刻。

而演出裡唯一對香港現狀的回應,最後在電影部分新增了女主角站在佔領金鐘夏愨道天橋的一幕。

作為一齣多媒體形式的電影歌劇,Nerve的《1984》是把兩個主角——黃衍仁飾演的Winston Smith和韓裔女歌手Shadow飾演的Julia,分別放在電影播放及歌劇現場演出兩個部分,這對情人彼此分隔在兩個空間裡,而演出當中「電影」與「歌劇」也沒有彼此作出多大互動。

Nerve是我認識了20多年的香港獨立音樂人,我們都稱他作「腦科」。從獨立音樂圈而走進正統音樂範疇,他的創作足以跨越獨立音樂、電音舞曲、正統音樂、Sound Art實驗、多媒體音樂的界別。而有別於他為多媒體演出帶來純粹的電子音樂創作,在《1984》裡是他動用上最多Live music的一次。

在女歌手Shadow和Rebearth這位MC poet所互相穿插的演出背後,是一隊由鼓手、低音大提琴/低音結他手、鋼琴演奏家、二胡演奏家所構成的4人樂團,他所締造的多元音樂折衷性野心亦不言而喻。Nerve的Beat-Oriented曲目,都由Shane Aspegren的真鼓奏出;Wilmer的低音大提琴/低音結他演奏是跨越前衞音樂與獨立搖滾而來;Rupert的二胡已不是很中樂的東西而是屬於Avant-Garde音樂的配器。

Nerve是音樂人出身,所以他電影歌劇作品,也是用上「很音樂」的班底。如電影部分,男主角黃衍仁是活躍於社運界的民謠唱作歌手,而客席演出的王靖亦是另一唱作歌手,二胡演奏家Rupert也有客串一角。幕後方面,電影導演李啟浩是獨立搖滾Salad Kowloon的結他手,而舞台裝置設計的Nadim則跟Nerve同是Electro-Punk樂隊A Roller Control的成員。

喜歡Nadim設計的舞台,那些如迷宮的樓梯級、背後的光管燈光,都活像80年代後現代的Music video佈景。1984嘛,當然是80年代的。

(現場演出照片:Cheung Chi-wai / Vic Shing @Music Sureillance)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