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ke Li:猶太人秘傳禁書——《耶穌傳》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Thomas Hawk

(本文寫作目的是理解猶太文獻如何記錄耶穌的生平,將鮮為人知的猶太文獻《耶穌傳》(Toledot Yeshu) 全貌完整地呈現給讀者,當中的內容會渉及不少褻瀆宗教的成份,請讀者自行衡量可接受程度。《耶穌傳》內容並非筆者的信仰立場,讀者閱讀時請自行判斷內容之真確性。)

以巴雖已停戰,但巴勒斯坦面前重建及未來政局仍然困難重重。戰事期間,有基督徒前往以色列大使館舉牌支持以色列的軍事「自衛」。後來得知他們隸屬「彌賽亞運動」,有別與一般基督徒,他們認為猶太教才是基督教的真正源頭,故此他們學習猶太人經典以及持守律法,是不折不扣的猶太崇拜狂熱,但作為基督徒的他們,又清楚猶太文獻中如何描述耶穌嗎?

《猶太法典》是證明耶穌曾出現的歷史證據

由於耶穌的相關記載一直缺乏聖經以外的同期歷史文獻證據,一如聖經批判學著名學者 Bart D. Ehrman 所言:

「同期異教作者並無任何提及耶穌的記錄,沒有出生記錄、沒有審訊筆錄、沒有死亡證明、沒有記錄的興趣、沒有激烈的毀謗、沒有順帶參考,什麼都沒有。」

故此,猶太拉比文獻如《猶太法典》(Talmud) ,經常被引用作證明耶穌曾出現在歷史之證據之一,但《猶太法典》的記載形式非常零碎,紀錄內容大致是指耶穌是馬利亞之子、其全名為「耶穌豹之子」 (Yeshua ben Pandera)、使用魔法、奉耶穌的名醫病趕鬼、在安息日晚被吊死和被石頭砸死等等。

約自8世紀開始,猶太人社群間暗中流傳一本猶太人口傳寫成的《耶穌傳》,當中集合大部份過往拉比文獻中有關耶穌的記載、基督教文獻以及一些來歷不明的早期記載,有學者甚至認為是改編自第二世紀失傳的猶太基督教福音書,書中不少內容渉及褻瀆宗教的成份,這是源於猶太人一直被羅馬教廷逼害的相應反應。

《耶穌傳》至少有過百個抄本,不同的抄本內容可以差異很大,最早由阿蘭文寫成,再翻譯成希伯來文、阿拉伯文、依地語、拉丁文等。羅馬教廷多次下令禁制此書,但仍無法阻止其千年來的私下流通。

耶穌為羅馬軍官的私生子

《耶穌傳》講述公元前90年,馬利亞與一名叫約翰淵博的智者訂婚,並住在大衛的皇宮。一晚,住在對面的俊朗羅馬軍官約瑟 (Joseph ben Pandera) 借醉行兇,馬利亞在誤以為他是約翰的情況下,與約瑟發生了關係(有抄本指是強姦)。當時馬利亞正值經期,東窗事發後基於沒有第三者證明馬利亞無罪,約翰黯然離開前往巴比倫。

孩子出生後起名為耶穌豹之子 (Yeshu ben Pandera),馬利亞為耶穌請拉比老師學習猶太知識。由於耶穌在校內頑劣,包括不按傳統在老師前蓋上頭布,公然指葉忒羅比摩西更有智慧等,祂的老師西門 (Simeon ben Shetach) 要求馬利亞將耶穌的生世和盤托出,眾人又羞辱祂是野種及「月經之子」,耶穌於是逃到耶路撒冷去。(有抄本指耶穌是個充滿恩賜的孩子,在逃到埃及後一直學習猶太智慧和魔法)

Model of Jerusalem pre-70 AD_1359

聖殿模型

當時在以色列掌權的是海琳,是亞歷山大詹尼亞斯王的妻子,與耶穌有血緣關係。在耶路撒冷聖殿至聖所內,有一刻有四字神名的奠基石(有抄本指是埃及的聖殿),有兩隻石獅子把守,但凡有擅闖者進去得知神名秘密,石獅子就會咆哮讓他失去此記憶。耶穌闖進了該處並得知神名的秘密,祂把名字寫在羊皮紙上,割開大腿並收藏在其中,以避過石獅子咆哮造成記憶,再從傷口處取出羊皮紙。

自此,祂召集三百追隨者,宣告自己是大衛的子孫彌賽亞,是神的兒子。祂使用神之名令瘸子能夠走路、醫治痲瘋病人,眾人敬拜祂是彌賽亞,是神的兒子。有見及此,一些聖賢把祂逮捕到女王海琳前,祂就使用神名讓死者在眾人前復活,女王海琳亦因此深信祂,並訓斥了聖賢。

接著在加利利,祂一再使用神名讓粘土造的鳥飛翔,並使巨石漂浮在水面上,消息傳都女王耳中讓她驚嘆不已。

耶穌與猶大的空中大戰

女王傳召耶穌來,這次同時召來了加略人猶大。耶穌說:「我能夠昇至天國上」,祂便如鷹般展開雙手飛上天上去。此時同樣得著神名能力的猶大昇上天上,雙方在空中角力不分高下,在人急智生下猶大向耶穌撒尿(有抄本是以射精)以玷污神名能力,使雙方同時失去神名能力而倒在地上。

耶穌就此被捉拿並以布包裹著頭受重擊,基於祂已失去神名能力,完全無能力反抗。祂被帶到太巴列的猶太會堂,被綁在柱子上。他們把醋給他讓祂解喝,並在頭上戴上荊棘冠冕。在追隨者和長老衝突期間,耶穌得以逃脫到安提阿去。

祂決定重返聖殿再次領受神名的秘密。在逾越節亦是安息日前夕,耶穌騎著驢子並有追隨者伴隨著回到耶路撒冷,很多人見到祂就向祂跪拜。他聯同三百一十位追隨者進入聖殿。猶大混入其中,以跪拜祂為認出耶穌的暗號,耶穌就被再次捉拿。

Jesus

耶穌在白菜莖上被吊死

耶穌是在逾越節前夕安息日第六個小時被處死。他們試圖把祂吊在樹上,樹枝馬上折斷。基於祂還有相當的神力,眾人便把祂吊在白菜莖上,本著白菜莖不算是樹木。在日落前就把祂的屍體拿下並葬在城外。

在週一,一位耶穌的追隨者來到女王海琳前宣告被殺的就是真彌賽亞,本著祂的屍體已不在墳墓裡,祂一如先知所預言昇至天國。祂的屍體的確遍尋不獲,女王下令三天內交不出耶穌的屍體就要將有關人等處死。當菜田園丁看到拉比在慨嘆,他便承認是自己把耶穌的屍體埋在白菜田裡,恐防耶穌的追隨者來偷屍聲稱祂已昇天。

自此追隨者拿撒勒派四散傳道並指責以色列人:「是你們殺了我們的主彌賽亞!」以色列人則指:「是你們相信了假先知!」如此無止境的衝突維持了三十年。為了使拿撒勒派離開以色列,智者們找來熟讀聖經又名以利亞的保羅,到各地宣告但凡相信耶穌的,便跟隨他,令眾人離開以色列、不用遵守割禮、安息日和其他律法。

因為保羅的新教導,以色列人與拿撒勒派的無止境鬥爭終於告一段落。

這絕對是天馬行空的「反福音」故事,是公元八世紀伊斯蘭巴比倫地區甚為普及的猶太文學。但當中又有哪些是全然虛構,哪些是有根據呢?

公元前1世紀的耶穌?

作者將耶穌設定為公元前一世紀的人,亞歷山大詹尼亞斯王統治以色列時期,這是源自《猶太法典》的《革馬拉》(Gemera) 記載,謂公元前1世紀, 耶穌是著名拉比約書亞 (Joshua b. Perachiah) 的壞學生,耶穌最後行魔法,並引領以色列人誤入歧途。

難以理解的是,第4世紀教父伊皮法紐同樣提及基督是誕生於亞歷山大詹尼亞斯王時期,而《但以理書》9 章預言「七十個七」亦是指彌賽亞在公元前一世紀出生。

相反,《路加福音》2:1-7 將耶穌出生的時間關聯至公元七世紀羅馬唯一一次大型人口普查,然而推行這次人口普查的希律王早在十年前公元前四世紀駕崩,那麼哪一個時間性會較可信呢?

「童貞產子」源自異教神話

《猶太法典》總共有數十處提及耶穌全名為「耶穌豹之子」 (Yeshua ben Pandera) ,並會行魔法醫病趕鬼。耶穌為「豹」 (Pandera) 姓羅馬軍人之私生子之說,早在公元180年始廣為流傳在猶太社群中。

「童貞產子」源自古異教神話及猶太傳統,為了確立「神人」的誕生;而「童貞」是古代近東女神的共通尊稱,故「童貞產子」亦必有女神產子之意。

拿戈瑪第古本的《腓力福音》,直斥基督教一般理解「聖靈感孕/童貞產子」之謬誤,其原意為童貞聖靈母親在耶穌受洗時降臨耶穌身上(嗣子論),如此耶穌生父是誰,馬利亞是否童貞,在靈知主義來說是毫無意義的:

「有些人說,馬利亞是聖靈感孕,
他們是錯誤的,
他們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女子怎能使另一女子懷孕呢?
馬利亞的確是童貞,
那是喻意天上地下沒有任何力量能污損她。
⋯⋯
若非主有另一個父親,
祂就不會稱『我在天上的父』,
而乾脆直接說『我的父』。」

《耶穌傳》結尾還出現聶斯脫里 (Nestorius) 指責保羅是異端,並說「耶穌只是一如其他先知般聖靈降臨在祂身上而已!」顯然《耶穌傳》作者理解基督教早期的基督教「嗣子論」,此說法值得商榷。

至於耶穌與老師的惡劣關係,在基督教傳統中的《多馬耶穌童年福音》等童年福音中表露無遺,《耶穌傳》與基督教傳統中童年時期的耶穌是目無尊長是完全貫徹,而《耶穌傳》中耶穌使用神名讓粘土造的鳥飛翔之奇蹟同樣見於《多馬耶穌童年福音》中,可見《多馬耶穌童年福音》極可能是《耶穌傳》取材對像之一。

在經典裡,女王海琳處處維護耶穌,基於她與耶穌有血緣關係,若耶穌的確與皇室有關係,這樣他是「大衛子孫,猶太人的王」的說法,就並非如福音書般空想。

Kom Ombo

耶穌失蹤十八年的去向

到底耶穌失蹤的十八年往哪裡去?《猶太法典》指耶穌是前往了埃及學魔法及猶太知識,這是最合理的說法。《耶穌傳》有些抄本刻意描述耶穌是從耶路撒冷聖殿領受神名,是迴避了當時埃及亦有大量猶太人及聖殿的史實,埃及保留了很多猶太古傳的知識與法術,特別是艾賽尼派特別強調的醫病趕鬼能力。

第4世紀拉丁教父阿諾庇烏 (Arnobius) 亦提及時人對耶穌最為普遍的指控是:

「祂本是一位魔法師,所有的神蹟都是出自魔法,祂是從埃及的聖殿中偷取了全能天使的名字而得著能力。」

希伯來文的「四字神名」,自古是禁止讀出原音的,只有那「配得的」和艾賽尼派每七年傳授一次,直至中世紀卡巴拉仍教導此神名有無比力量,使用此神名最終目的就是修成「神車上昇術」 (Ma’aseh Merkavah)。其中一抄本記載耶穌的老師確有教導祂上昇術的奧義。一如以諾和以利亞般在世時昇天,即《耶穌傳》的耶穌聲稱「我能夠昇至天國上」。

福音書耶穌「在世昇天」是登山變像之時。《耶穌傳》揭示了一個一直被埋藏的史實,就是當時的基督教同樣傳授「神車上昇術」。

虛構的「拿撒勒城」

《耶穌傳》和猶太文獻有時稱耶穌為「拿撒勒派耶穌」(Yeshu ha-Notzri)。「拿撒勒派」一字是指當時的基督徒。《耶穌傳》有提及「拿撒勒派喜歡聚集的城市」,而不是直呼「拿撒勒城」。據美國考古學家 James F. Strange 考據,「在公元3世紀以前從沒有任何文獻有拿撒勒城存在的紀錄」,直指「拿撒勒城」是基督徒虛構出來的虛擬城市。耶穌受審時被稱作「拿撒勒的耶穌」,那是指他隸屬拿撒勒派別,而非指他的所住地。

千絲萬縷的園丁和菜田

《耶穌傳》的耶穌最後亦被吊在白菜莖上,園丁把祂的屍體埋於白菜菜田,這個「園丁」和「菜田」牽涉甚廣。第2世紀拉丁教父特土良曾指責猶太人的說法:「耶穌的門徒暗中偷走祂的屍體並說祂復活了,然而是那園丁把祂移走,防止圍觀者踐踏菜田。」特土良所得知的,必然是最早期猶太人口傳的《耶穌傳》。

在《約翰福音》19:41-42、20:2, 15,當抹大拉瑪利亞發現耶穌的墳墓是空的時候,她沒有感到奇怪,她只是假設園丁移動耶穌屍身到別處,作永久安葬。第5世紀托巴多羅買名的《耶穌基督復活之書》提及一名園丁對門徒說:「有一個墳墓相當接近我的菜田,背祂到這裡來,把祂安放裡面,我會守著祂。」此園丁名為「菲勒吉尼」(Philogenes),據《耶穌基督復活之書》,園丁就是《馬可福音》9:17 提及啞巴鬼兒子的父親。

另一個中世紀晚期的傳說:

「一名女園丁希望她的白菜會成長得更好,便在她的菜田裏種植祝聖餅,可是,白菜莖以十架上的耶穌形狀成長,就像她在種植他的『身體』。十五世紀哈維斯特胡德的修道院的修女們尊崇這白菜莖,隨後由皇帝魯道夫二世納入為皇家寶庫。」

此傳說同樣指出白菜莖與耶穌之死兩者有關聯,可見《耶穌傳》的選材並非憑空想象,而是與其他傳統有錯綜的關係。

《耶穌傳》的作者們已經相當厚道,沒有把耶穌在《猶太法典》最終的結局 ——死後在沸騰的糞池中受刑——加進故事裡。不知那些盲目崇拜猶太文化的彌賽亞派基督徒,對這些記錄的耶穌猶太文獻有何感想?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