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有一種群眾,叫大眾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Janne Huttunen

有同事在網路分享了一些東西,已註明了地點、價錢,什麼地方在售賣。可是,總有人會問:「邊度?」、「幾錢?」。同事私下說,有時候被網民搞得氣憤,為什麼網民都不仔細看字?總覺得人家有義務要親自回應他們,才算給他們「服務」?插畫家兼設計師小克就這類網民的反應,寫了一則專欄:據說一次他在微博發了一張關於北京某文化園區展覽的照片,照片上資料清楚列明展覽地點位處什麼地方,但仍有人在回應中問:「究竟在北京什麼地方,那展覽園區很大我也沒有很多時間……」

好奇看完那段討論串,也許大家都意識到,社會上就是有這樣的一類人,他們無知、白痴兼要Spoon-feed,才會接收到他們想要的資訊,就連Google一下也嫌麻煩費事。也難怪,那個炒盡全港傳媒舊料,然後左抄右抄人家網頁博客成家的「新媒體新聞網站」,得到許多「中產」讀者支持。有些香港人,就是愛Spoon-feed,填鴨填到你的嘴邊,才會高興,才算週到。

可幸的是,我的面書專頁讀者,好像有點不同。也許我小器麻煩多口的方丈形象深入民心,向來在專欄提過的拉麵店或者其他食店,我一律不開名,他們也會自動啟動他們的起底DNA,找到店家之餘,還排隊排到上報紙。

大眾,究竟是怎樣的模樣?

有很多人,好像讀過很多書,很關心什麼以巴和平、什麼中東女權之類的。但他們似乎很少會坐地鐵,很少朋友住在新界區,好像沒有在香港生活過似的。在他們的人生之中,就是出門,立刻坐上私家車或者的士,直接到他們工作的地方,然後上網關心一下世界大事,或是面書朋友指罵一下一些和他們立場相左的人的博客文章面書留言,然後自我感覺良好的去問問他們的朋友「如何可以改變社會」「如何可以令香港變得更好」,之後,愉快的一天又過去了。

我是一個每天都乘撘地鐵,有朋友住在上水、將軍澳,有朋友在尖沙咀名店上班的人。我有學生讀書不成、覺得做7-11每小時有30元薪金也不錯。我在工作或私下接觸的人,層面比那些「很離地、很快樂」的人,肯定來得多。我迫令自己,一定要坐交通工具,一定要和不同階層的朋友吃飯,去瞭解他們在乎什麼。這一點,是AM730的副老總F先生教曉我的。他說,做傳媒,一定要夠窮。即使你變成什麼模樣,都不可以忘記大眾的面目。

我不是很窮,但我的日常生活,都是升斗市民過的日常生活。大眾究竟是什麼模樣?

他們不在乎

某個周六,我在素菜店吃飯。店內的顧客看到電視上,有「香港電台」的標誌,某位大概20多歲的港女問,「香港電台是不是發不到牌那一家?」我聽到差點噴茶。但節目中報章創辦人與新晉主持人的對話,他們卻不屑一顧:他們不在乎,究竟為什麼某些人的名字——恐懼、誤判的人的名——成為了那家公司「有可能」的接班人;他們也不在乎,報章創辦人在字裏行間表示,覺得「袋住先」也Ok,所以就支持了當時改良過的政改方案,同時默認了他支持某些黨派入場談判。是的,他們不在乎。然後換了下一個節目,看到一個胖得怪異的主持人在玩什麼魔術,他們看得愜意,還覺得這個節目「幾搞笑」。

2014年8月31日,人大斷然落閘,政改方案沿用早已寫好的劇本。我看到的面書民意,依舊是去晒太陽、健身房、下午茶的照片。剩下會轉貼新聞的,都是學民思潮、學聯的大學生,而所貼的新聞,都不離那些預期中的說法,如湯家驊大狀說「歷史會記住今天」、「今天是香港民主最黑暗的一天」,隨後又會立即看到有一要加句歌詞打氣,留言說「黑暗過會是晨曦」。然後你又看到某些人發動「未來民主大學」運動,也有學界搞「中學生民主通識課」之類的事情。

我在想,這些「資訊」,這些關心社會的人在乎的「東西」,有打到我同事的粉絲、素菜館那位港女、或是某個沙灘上在晒太陽的基佬的耳內嗎?大學同事,跟左翼社運人走得很近的學者就在面書留言說,不可以放棄,不可以放棄說服多一些人。可是,這些「做法」,都可以說服到,我眼見的大眾嗎?

1982年,香港,僅4%市民支持回歸

故事會如何發展?不如再看一點歷史:時事評論員林鴻達,翻箱倒櫃找到1982年一項民意調查,指1982年一項民意調查結果是逾八成市民希望繼續由英國管治。(《蘋果日報》:32年前一項沒有「出街」的民調

報告顯示,支持維持現狀(Status Quo)的高達七成,另有約三成市民支持「託管地」(Trust Territory,即是香港受英國或聯合國託管監督下自治以至獨立)。而以「回歸中國」為首選的,只得可憐的4%。這個結果,清楚反映出當年的民意:港人非常抗拒中共管治。

當我們看見,這次的佔領運動領頭人,那些什麼佔中十死士,那些自稱「佔領中環」是中年人的社會運動的人。大概,他們在1982年,即是31年前,他們已經在讀書、甚至在社會謀事了吧?他們當中到底有多少人有參與抗議,向英國政府施壓?

某天做節目的時候,討論過一個叫「香港政改民意關注組」的民調。當中,有一個頗有趣的發現:原來,自稱「建制派」的被訪者,認為提名程序什麼最不滿意呢?最多人回答的選項,是「沒有公民提名」(11.6%),然後輪到提委會組成不民主(5.9%)和「有篩選」(5.2%)。即是,自稱「建制派」的被訪者,其實都認為「沒有公民提名」的特首提名程序,是令他們覺得不滿意的。

可是,最後新聞報道出來,都是說民意兩極無助討論,狄志遠冀泛民建制重返談判桌,施永青認為政改不宜叫價太高,並籲泛不應堅持公民提名等等。(資料來源:「香港政改民意關注組」專頁綜合報道

這是一個怎麼樣的香港呢?有近80萬名市民參與電子公投,表示他們要公民提名,泛民不理會;自稱建制派的市民認為特首提名程序如果沒有「公民提名」,他們就不滿意,傳媒就不報道。最後討論就轉向,泛民不宜叫價過高。

然後,我們沒有辦法去告訴「大眾」,究竟現在香港發生幾大件事。

「七一」走完全程之後 心安理得

今天,我盡力去做一個離地中產:早上起來,不聽電台,不看電視,只看漫畫和卡通片。之後就去做運動,再跟朋友看看沒有腦子拍得爛透的中港合拍所謂愛情片,然後看到朋友上傳阿信屋有特價記得去買果凍,回家後繼續打PAD和看漫畫,跟朋友談談最近有那款咖啡豆好喝,上環又多開了一家咖啡店(以增添些「中產氣息」),貫徹實行財爺曾俊華在他的網誌提及鄧小平的八字真言「解放思想、實事求是」。是的,我活得很舒服啊。尤其是當我看到某些七一的時候堅持要遊行到最後,看那些歌手演唱的朋友,今天還是繼續看電影、做瑜珈、買衣服、High-tea,我就知道,有一種群眾,叫大眾。

這種人,跟你共處同一個香港,你卻會有一刻誤以為他們生活在火星。他們會每一天都對你說政治很討厭,而他們會堅持在七一要走畢全程之後,在今天選擇過自己的人生。

這個香港,就是這般模樣。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