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南:滿眼秋色的大時代 小人物何去何從?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Dino ahmad ali

當落閘高官講的不是人話,當佔中鬧劇以敲大鼓獻世,當年輕學子不怕被捕連日進行抗爭,我的感覺是;事到如今,果然是滿眼秋色,祗見草木漸枯之象。

當年民主黨話,同強國有得傾的。佔中三子其實照版煮碗,一定佔中,到適當時候便進行(個人的英雄意識決定所謂適當時機)。日前689說,到時2017后,就可實行一人一票的了,大家袋住先啦。這些年來,港人原來全體合演一場「等待果陀」的荒謬劇。

此刻我不禁想起66年「日月精忠」(A Man For All Seasons)這部電影,佛烈.仙納曼(Fred Zinnemann)執導,保羅史高非扮演英國良相湯瑪士摩亞Sir Thomas More, 1964榮獲第39屆奧斯卡八個大獎。改編是真實歷史傳記,講摩亞面對昏君奸官以及法律操在小人手裏而被扭曲的現實,他如何作出選擇呢?他不是怕死,只是孤掌難鳴,也是不甘心,於是情愿選擇沉默,甚至逃離現場,雖然最后他還是難免受刑。

日月精忠 A Man For All Seasons

面對這類處境,智慧/學識之士如摩亞都在臨危一刻選擇逃離現場,我們的確沒有資格站在一旁嘲笑移民他往的一群,他們之中,可能有人不想抗爭,或根本無力抗爭,或甚至問何必抗爭。世上有抗爭的自由,也有不抗爭的自由,是不?同時,沒有機會與能力移民的,人們也有選擇沉默或繼續風花雪月的自由。

在位者不斷對大家說,我們要面對現實。現實是什麼,大家都好清楚,問題在你是否同意及樂於活在現實裏面,或反對,甚至推倒現實。老實說,任何時代任何社會都會出現這種情況,因爲現實總與理想不盡同。其中分別在,爲了個人富貴,樂於出賣自己,爲虎作倀,另一方是甘作順民,或反抗到底。

其實,順民也有許多層次,不出聲,就不等於同意,正如不參加遊行示威,不等於認同眼前的不公義。不妨樂觀點想,人的思考情感是隨著時間不斷變化中。今天是A,明天可能變了B,所扮演的角色不是終生的。

或問,閣下又是那個角色?一介書生,以讀書創作爲樂。幸不是生在文革時期的大陸,纔可以活到現在。感謝神恩。作爲香港仔,一直與外邊世界溝通,乜野未見過。無良知,不公義的事情,當然選擇出聲。如果殺到埋身,當然抓住機會走夾唔抖。唔係烈士料,就不能硬充烈士也。

享受生活好,鹹魚送飯,火腿佐紅酒,一樣消遙也。廣東人愛說的窮風流餓快活就是這個意思。講到底,讀過歷史都知道,將相帝侯皆前生注定也,凡夫俗子能安於本份已是好幸福的了。此時此地,說這一番話,讀者中聽唔入耳的,請諒,就當無聽過就是了。

忽有感靈,賦新詩一首,表達此時此刻之心情(詩末借用漢武帝的「秋風辭」起首的句子作結):

《無題》

祗求內進
一個萬里無雲的日子
而年復年月復月
祗聽到喧嘩、巨響
無字的語言
以及白色的紅笑

所有翠綠的
都隨著附件剪碎
如傳說中陸沉
有人擊打大鼓
預演陣痛的死亡
同時同地黑夜制服
把清晨包裹
送往沒有數字的明天

啊明天 明天信封不用開啟
大家都可以看到
夢的部首是夕
夕是日落的意思
此刻只能高歌
今夕何夕 煮雨送君
等待來年 唉 來年
來年秋風起兮
來年草木黄落兮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