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佔中「死士」——香港特色離地smart-ass鬧劇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inmediahk

中共對香港普選問題一步不讓,揭曉了,「和平佔中」卻始終不佔,還有所謂「前死士」徐少驊一篇成報訪問,說甚麼現在「想法已經改變」、不要用違法手段、大言炎炎甚麼信任,宣佈退出「和平佔中」……簡直滑稽之至,恰作「和平佔中」這場鬧劇之最佳配襯。

佔中「死士」?不死的死士,還是不是死士? 臨戰而逃的又是死士?說得太大,兌現到幾多?當初說到佔中是核彈,又自我封聖了十個死士,拍了一張好有型的照片,一看,就是一派社會名流、社會菁英的氣派。

包括那個呼天搶地「我恐懼,我誤判」的蔡東豪。由落注到縮沙,就是活脫脫一齣有周星馳味道的香港仔鬧劇。上一代香港仔的性格,就是smart-ass主義。明明內裡甚麼都沒有,卻包裝得很好,擺出一個意志堅定的模樣。這種包裝術,用來騙街邊阿嬸買股票還可以,想充大頭鬼來騙共產黨?

佔中空城計騙不到人

當初他們喊出「死士」,打的算盤就是想「大」到共產黨,等中共主動退讓一兩步,民主派抗議一輪之後含淚投票,通過了,「佔中」只講不佔,大家賺了光環,但又能安然下台,兼且「成功爭取」。算得那麼盡,但背後沒有一點實力,能過骨嗎?當然不。中共現在一步不讓,佔中就馬上沒牌打。中共不怕難看,但是光環時刻隨身的「和平佔中」諸公,就下不了台。

佔中打從開始,就是為了等待中共讓步,然後大家「唔使佔」。所以戴耀庭那些人從第一天開始,就重覆「我地都唔想佔」,這不是修辭,而是對中共發出的訊號。只是中共啋你都有味罷了。因此,他們排斥年輕人,拒絕他們參加,避免年輕人敢作敢為,真的用「佔中」名義動起來,中年老年就騎虎難下,被迫抗爭。

打從開始,這些人就不打算抗爭,所以他們才檔住真正的抗爭者——那班年輕人。

還想食兩家茶禮?

自抬身價,在股海是魔術,在現實政治的世界,行得通嗎?蔡東豪、徐少驊這類用刀叉吃人的菁英,跟他們的老友梁文道一樣,仍然幻想中共是會留空間給他們這些溫和派。

的確,做妓女又可以拿貞節牌坊的日子,的確有一段長時間,從97前後一直到2010年政改,這段日子,「公民社會」就是慣了吃兩家茶禮,一面做妥協者,一邊扮反對派,人人都以為自己是韋小寶。死士死士,叫得那麼廉價。沒有決心,卻早早就出來呼天地搶地,不羞恥嗎?

一個人老老實實說自己付不了代價,無法上前線抗爭,至少對人對自己都是真誠;反而這些名流菁英,卻是從無決心兼不肯付代價,又要搶佔道德高地自我榮耀;聲稱搞抗爭,大陸生意又放不下,時窮節乃現,最後還是生意最重要,進不是進、退不是退,這還不可笑嗎?香港就是這樣。只有姿態,除此之外,空無一物。

民主回歸最岩醒目仔口味

說到香港式smart-ass醒目仔,「民主回歸」也是香港式取巧的產物。又要民主又要回歸,天下間有那麼便宜的事?它本身當然是中共用來統戰「民主派」的工具,但是相信的人還真不少﹗為甚麼?

六七暴動之後的香港,搭上經濟快車,急速變成一個小康社會,一切事情,都來得很容易。一整代,就是政治溫室長出來的。他們所經歷的刻苦,是小時候訓過板間房,是經濟上的,而無一有關政治。到他們變成社會菁英之後,面對大變局,面對前途問題,他們沒有發揮社會菁英該有的影響力,不是移民走人、就是站在中共那邊向英國人抗議,說要「民主回歸」,害慘之後那一代,但他們繼續是舞台上永遠的主角,民主回歸,之後和平佔中。

試想想,這一代天之驕子,甚麼都很容易,他們可以相信民主回歸,當然也會相信自己巧言令色,中共就會給他們面子;更會相信自己可以不放棄大陸生意,而在香港搞抗爭。

以前「民主人士」站在中共那邊,他們的結局,在前面等著泛民、等著民主回歸派。還想吃幾家茶禮?中共唔係咁諗喎。香港被害成今天這個樣子,找些人陪葬,都是一代人愚昧的天理循環。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