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光復我香江:香港之春 本土重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聲勢浩大的928運動已經不能再被稱為「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因為直至今天,中環始終無人佔據,抗爭的戰場,在昨晚佔中大會勸籲市民撤退後,奇蹟般地在港九各處遍地開花,大批市民自發動員,佔領銅鑼灣、旺角、灣仔等香港鬧市,不但一舉扭轉頹勢,同時也重創了港共公安部隊的戰略,幾個小時前還如虎似狼的公安部隊,在群眾採取城市游擊戰的牽制下,背負沉重的維穩裝備,疲於奔命,隊形和陣列逐漸崩潰,導致武力包圍驅散市民的圖謀,逆轉為市民採取以柔制剛的策略反包圍、反驅逐警察。到了今晨,港共公安部隊偃旗息鼓,換上談判專家和普通執勤的警員,不再採取任何武力驅散措施,聽任市民佔領港九,光復本土。

這場被陳雲博士稱為「香港之春」的大型社運,是香港史上第三次大規模群眾運動,之前的兩次分別為1925-26年的省港大罷工及1967年的左派暴動。但筆者強烈認為,絕對不能把香港之春,和前兩次運動相提並論。省港大罷工和六七暴動都是由外來政權煽動香港群眾對抗英治政府,以服務中國大陸的政治需要(省港大罷工由國民黨左派,即寧漢分裂前的共產黨員發動、六七暴動則由是中共在文革期間的親毛造反派策劃)。而是次前所未有的香港之春運動,則以香港市民為主體,為爭取香港的自主權,捍衛本土自由民主,拯救本地特別是年青一代的未來,而爆發的本土群眾抗爭鎮暴警察和六八九傀儡政權的自主自強運動。

促成香港之春的奇蹟,據筆者之淺見,以為有下:

第一,本土主義落地生根、萌芽開花。香港本土意識早已有之,惟自香港主權談判以降,港人受民主回歸主義和中華民族主義的誤導,棄守本土,走上了香港要民主、必先中國民主的歧路,蹉跎歲月,轉眼廿年,不但民主一事無成且大幅倒退,泛民陣營更有墮落者,異化為鼓吹盲目和理非非的投降主義,以及不問抗爭計策、但求出鏡籌款的左膠主義。上述歪風邪氣,重創港人對民主運動的信心,所幸近年來香港冒起一群本土志士,他們立足香港,務實進取,無懼他人抹黑污衊,決意要衝破舊式社運的僵化刻板模式,採取新式戰術和策略。這些嘗試在近年來北區驅逐水貨事件、林慧思事件、驅蝗行動、真愛聯唱紅打黑、廣東道六四萬人反共等等均有試練。

在學聯罷課最後一天晚上,新生代學運成員突擊重門深鎖的政總公民廣場,觸發全民抗爭,多個本土派團體應聲在外圍支援,特別是嚴守政總對外交通的咽喉——金鐘海富中心,這個咽喉一旦被警方控制,政總場內抗爭者的人流和物流補給線就會切斷,形成一個任由港共政權魚肉的孤島。在928夜晚,當學聯和佔中三子勸籲市民撤離後,本土派政團隨即呼籲市民移師銅鑼灣,避過港共公安隨時橫掃金鐘的鋒銳,保存力量,維持運動持續進行。

在幾乎同一時間,亦有網民和市民呼籲在對岸的九龍「開壇」,佔領旺角,大批香港市民眼見如虎似狼的港共公安,用火藥發射的催淚彈肆意攻擊雙手交叉、手無寸鐵的示威者,他們怒火和埋藏於心中的本土意識一下子被激發,不少參與佔領旺角的市民對記者表示不明白為何香港會變成戰場、為何本應除暴安良的香港警察會變成凶神惡煞的港共公安,這裡的一個個「為何」、一雙雙充滿怒火的眼睛,反映的是他們對香港這個生養他們的土地和家園愛得深沉,是的,是對本土的愛,不睜於香港陸沉,不睜於本土淪喪,是本土意識,吹響了香港之春運動遍地開花的號角。在策略方面,自發上街的市民採取本土派團體過往長期主張的游擊戰術,摒棄了坐以待斃、束手就擒的浪漫英雄主義,在港九各處同時開啟多條戰線,分散和削弱了港共公安部隊的鎮壓力量,出奇制勝地逆轉了原本危如累卵的局面。

第二、如虎似狼的港共公安鎮壓部隊,激怒了市民情緒。近年來,在曾偉雄領導下的香港警方,對各類示威活動的打壓日漸法西斯化,濫告和肆意使用過當武力已成常態,不過「有幸」品嚐的,原本只是一小部分活躍社運人士,市民大眾普遍對此並沒有強烈感受。但自928晚上六時開始,全副武裝的警方鎮暴火力隊,悍然在眾目睽睽及無任何警告的情況下,對手無寸鐵,沒有傷人、縱火、打砸的和平示威民眾,接連多番瘋狂發射火藥擊發的催淚彈,霎時間金鐘干若道中變成毒煙瀰漫的戰場,人群爭相走避,咳嗽號哭之聲不絕於耳。此外,鎮壓部隊更揮舞警棍,追打示威者,造成大批無辜市民慘遭皮肉之苦。及後市民更發現,在催淚彈之外,鎮壓部隊更配備已上彈藥的霰彈槍和自動步槍,這兩種武器既可發射橡膠子彈,亦可發射致命實彈。港共公安鎮壓部隊的兇煞姿態,恍如香港人刻骨銘心的六四之夜,只差血流成河、肝腦塗地了。

歷史上香港警察並非第一次大規模使用催淚彈,對上兩次分別為1989年油麻地騷亂和1967年左派暴動。但此兩次使用催淚彈,均是制止攻擊性暴徒搗亂,尤其是六七暴動,其時左派暴亂分子肆意在港九各區製造流血事件,放置大量炸彈,傷及無辜市民性命。凡此種種,香港市民特別是中年一輩,記憶尤深,故此警方高層所謂制止示威者衝擊、已經採取最低武力的謊言,在今次928事件再也不能蒙混過關,敷衍市民。

自七十年代末英治政府大力肅貪,改革警隊以降,香港警隊有著除暴安良、服務市民的光輝傳統。但928的鎮壓行為,警隊逆其道而行,為維護暴政而向廣大善良市民痛下毒手,恐怕已經一舉砸爛了香港警察過去得來不易的金漆招牌。

主權移交後香港警察的隱性公安化、法西斯化在928撕破了假面具,全面露出其猙獰爪牙,在現場的、在電視、網絡媒體看到這幕的市民無不義憤填膺。以筆者所見,一些平日高唱「我討厭政治」的朋友,也紛紛在Facebook貼出黃絲帶頭像,甚至呼籲朋友上街。香港民情突變,守土意識被激發,市民踴躍動員上街,坦白講,港共公安部隊的助力「功勞」不小。

第三,中共當局食言國際條約及基本法,錯判香港民情。國務院新聞辦在6月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宣稱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與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規定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背道而馳,激起香港社會強烈抨擊和反彈。及後,人大常委在八月尾審議特區政府的政改報告,為2017年行政長官普選定下極其苛嚴的限制,按照此框架,如果政改方案獲通過,香港將不會有自由普選,而候選人將繼續為北京嚴密操控。人大如此清晰地為政改「落閘」,用意是快刀斬亂麻,儘早平息香港的政改爭議,加之早前親中團體幫港出聲模仿佔中進行「公投」,號稱實名登記的反佔中市民有120萬之眾,大幅超越佔中公投人數。

實際上,由於香港沒有法定公投機制,故此不論是佔中的公投,還是反佔中的公投,一來沒有法律效力,其次投票結果的準確性根本毫無保障。若中共當局以幫港出聲的公投來審視香港民情,而不是多方面收集香港社會的真實意見,尤其是反對派的意見,那麼從當下香港的局勢看來,中共當局顯然是錯判了香港民情,過分低估了香港民眾對失卻香港自主權和自由普選的抵觸情緒。

第四,香港司法機構對法治的堅持,是保護市民大眾的有力後盾。自學生突擊公民廣場後,學運領袖黃之鋒旋即被警方拘捕,並控以多條罪名,不准保釋,扣押時間長達十幾個鐘頭,如同危害社會、殺人放火的重犯。為此黃之鋒家人向高等法院申請人身保護令(Habeas Corpus),這條源自英格蘭的普通法原則,有近千年歷史,是英格蘭法律體系重視個人權利,不容行政機關肆意剝奪人身自由的重要體現。香港法律師承英格蘭體系,英治政府在撤出香港前為維持香港未來的法治和司法獨立,做了大量重要的工作。法治精神的一大關鍵,就是限制政府權力,保障個人權利。高等法院法官在批准黃之鋒的人身保護令,下令警方立即釋放黃之鋒時表示,若警方能早些釋放黃,香港今天就不會這樣(大批市民示威)。平平淡淡的一句話,卻充分反映了香港司法人員依舊盡忠職守,忠誠於法律和法治精神的可敬作風,並未受白皮所講的「法官是治港者」、「必須愛國愛港」影響。

高院頒下黃之鋒人身保護令是意義重大,沒有法律對人權的保護,港共公安將會更加肆無忌憚的捉捕示威市民,再加以長時間關押。如此一來,香港就會頃刻變成人權法治糟劣的中國大陸,而香港的政治領袖乃至普通市民,隨時有變成李旺陽的危機。

香港市民奮勇齊心,已經打贏了一場光輝的街頭硬仗。在整個過程中,香港市民儘管抨棄了和理非非主義,但依舊堅守道德良知——沒有任何商店被打砸掠劫,沒有任何車輛被縱火焚毀,香港市民勇武抗爭之餘,依舊堅持不侵犯私有財產、不傷害無辜性命的現代公民社會精神,就連西方觀察家也拍手稱道(美國早前的反警察開槍示威,多個城市均演變成暴力騷亂,放火搶掠)。

當下香港之春運動,已經進入了新的階段,首先,香港市民要繼續維持公民抗爭力量,保持戰鬥意識決不鬆懈,準備長期作戰,保持民意壓力。其次,從社會整體角度出發,儘管香港之春運動目前有強大的民意支持,但抗爭者也不能忽視,長時間佔據市區要道,無可避免會對交通運輸,上班族和學生日常通勤造成不便。有鑑於此,抗爭者尤其是糾察人員必須持諒解和關懷的心,妥善處理有不滿情緒市民的矛盾,同時警惕別有用心的滋事分子,慎防被當權者利用挑撥,造成群眾鬥群眾的災難性局面。

最後,香港市民需要盡快推選組建本土政治聯盟,抓住今次難得凝聚的民心,深化市民對政改和香港其他問題的共識,例如,推動全民制憲,修改基本法自實施以來的種種漏洞,以妥善保障民主和本土利益。還有推動以公民提名作為唯一特首選舉提名方式和在2020年全面普選立法會。

政治聯盟需要有一個代表團體,以便在形勢有利的時機,和香港政府甚至北京當局的代表進行談判,惟談判必須以公平公開的形式進行,香港人再也不能容許任何密室談判(實質是投降)的事情發生了。

香港人在街頭的戰鬥已經勝利,但這個勝利若不能轉化為政治上的勝利,不但香港之春得來不易的成果會瞬間灰飛煙滅,而當權者各種打擊報復措施例如通過廿三條等恐怕恐怕會隨即而來,香港人的自由、權利將會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香港人今次可說是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筆者謹引用孫中山先生的一句話,與港九街頭堅守抗爭的志士們共勉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