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謝孟謙:筆記鬼事——麥花臣球場拾荒鬼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Tuncay

其實旺角,好多神怪事。

週末下午消閒,我一介庶民,無錢消費,只好到處打躉呆坐,而麥花臣球場是個好地方。走去看台,帶一張報紙,在上面靜躺,可以仰視對面貴樓泛藍玻璃冷峻,又可以側看球賽,稱奇一班七旬老翁白髮皓首,仍然腳法細膩,左盤右扭,勁過陳韋拿矣。

「佢地由細踢到大,細路你攤係度咁軟皮蛇,肯定腳法水皮啦!」有個老伯好不客氣,素未謀面,卻要戲言相欺。轉頭望,台上數級之遙,有個老伯,臥姿和我相近,正一大懶蟲。瞥見老伯好多膠袋 – 身旁幾包大袋烏黑,腰間繫住幾塊橘紅。皮黃骨瘦,蒼顏潦倒,應該是拾荒老人。

「挑,你咪又係攤係度,夠薑同我落場踢!」這不是勇武宣戰,而是內心虛怯,但所謂拳怕少壯,估計老伯不會貿然出戰,故此作出恐嚇。哪知道,老伯身後藏有啤酒空罐,猛然拋出飛向我 – 我當然順勢奮起,心口控定,用力將罐射向老伯。定神一看,竟不見拾荒伯踪影,空罐落到無人處……想是老伯敏捷,如場上耆英,識閃身術。我繼續無聊,繼續安坐看台。

禮拜日麥花臣總會有比賽,那個下午,是五人足球對壘。剛好吹雞開波,前鋒勇猛,推波直落底線,拉弓射門。然後,有些奇怪,天色變黑,球場上十個身影動作放慢,再停頓。認真細看,此十個身影服裝如一,都是赤腳,都是老人。又,陰風陣陣,心知不妙,十個身影舉頭望我,樣貌正是那個拾荒阿伯。不知何時,十個球員個個腳下有波,瞬間射我 — 來勢洶洶走避不及,只好雙手抱頭硬食。

硬食波餅後,即刻奪路而去,徬徨見到球場側有觀音廟,臨急遁入求神明庇蔭。正殿無人,主奉神像臉黑,堂內幽幽,殘燭星火似熄似滅。驚魂未定,忽聞偏室有人聲,一老翁緩緩而至,模樣又是與拾荒老人一樣,但和顏悅色,不甚驚嚇,還有份安詳感。

「後生仔咁驚情,咩事啊?」
「哇, 頭先係球場賴野,好得人驚!」

「你唔使驚,係敝廟守護神明,不過因為近十年街坊香火少,遊客來到參拜又只求官場發偏財,或者求錢包小三,搞到神明聽厭,走到球場去咯。」老伯話,若果對神明不敬,自會受到教訓,叫我多來上香,又云只要心地善良,神明一般小懲大誡,無需擔心。

或者神明正氣,見盡陸客淫欲橫流而憂傷,所以出走廟宇,遊蕩球場。其實,我都怕西洋菜街老麥人多普通話多,才走去麥花臣。我求其用廿蚊買炷香,點香三拜,暗求神仙放過我,再留下五蚊香油。步出廟宇,見到麥花臣球賽結束,看台觀眾寥落,再不見拾荒老伯其人。

(編按:歡迎大家投稿各類小說或故事創作)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