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謝孟謙:筆記鬼事——中環道士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Vincent Diamante

道士作法玄奧巧妙,推演變化萬千——小可輕施掩眼法術,物轉星移;大可祈禳消災,驅令鬼卒。我在中環,遇過道士,雖不識其人,卻見面數次,經歷怪事幾件。

一次收工,去皇后街三聯打書釘,已晚,離開書店,去皇后大道中等巴士。候車之際頓覺若有所失,巴士駛至,便摸褲袋找銀包,囊中空空如也,驚慌跑去書店尋失物。趕至門口,瞥見有一人佇立,身穿深藍格子恤衫,下身普通淺藍牛仔褲,面配幼框眼鏡,頭髮稀少,係典型中年教書先生。此人垂下頭,雙眼在鏡片上方打量,與我相視。然後,他步近,捧上銀包示意歸還。

我急忙拿過失物,連聲道謝,中年男卻煞有介事,端望遠處,說:「前面有事,貧道告辭。」我循其目光眺望,不見有事,回頭,不見其踪影。

相隔數月,又遇其人。朝早返工,匆匆行經中環中心,水池旁空地見一人一狗。又是那人,服裝如舊,在池邊半跪,邊輕撫邊餵食黑犬。當時心想,此人好有善心,布施眾生,應是好人,便有些安慰。中午放飯,途經德輔道中恒生總行,忽然一架雙層巴士路邊急剎,車笛長鳴,但不見有人被撞倒。一黑犬擺尾而至,頭望巴士,竟倒地吐血,血色似墨,吠了幾聲後斷氣。黑狗旁,有個孕婦,當時正好要橫過馬路,卻無端抽筋,痛楚難忍,便無奈半臥在車道上。

可能那人朝早向黑狗施法,犬替人死。雖然殘忍,但好過大肚婆被撞,一屍兩命是也。每每想起此怪事,便越覺那人有法力,修道練仙,佯裝平凡人,是大隱於中環鬧市的道士。這地方貧富混雜,車水馬龍,既有天橋上的西裝代理人,也有舊街窄巷的赤膊庶民,可見盡人性種種,應是修行好道場。

又一中午,中環街市傳來腥味陣陣,是海風吹拂之味 – 原來是老婦人在街市白牆旁邊擺賣,條條馬友鹹魚皮黃肉厚,佐酒佳品是也。我打算幫襯,誰知有一灰衣食環署女官差趕至,趕我離開,又向婆婆大喝:「你做咩係度賣野?我地要告你阻街,鹹魚係證物,要全部沒收,你唔好行開!」女差轉身而去,想是找黨羽前來,充公阻街貨物。婆婆跪地痛哭,哀求:「放過我啦,無陰功啊,真係要醃好耐架,好慘啊,今次咩都無喇!」實在聞者心酸,不忍卒睹。

婆婆啼哭之間,一陣樹搖葉落,那道士出現。道士走到鹹魚前,從自己頭髮稀疏處拔一根毛,在手心上輕吹,變出一條麻繩。道士舞動麻繩,將地上鹹魚一一繫上,再輕輕一拋,鹹魚捆到街邊一顆榕樹上,隱沒於細葉之間。兩個食環署官差來到,只見婆婆痛哭,驚疑不見阻街鹹魚,後惶惶而去了。

此道士多行好事,幫我尋失物,又為人消災解劫,憐憫百姓生計勞苦,變法戲弄官差。這小事幾件,動機甚是明顯,但有次奇遇,我苦思良久,仍不明道士其意。

那夜,在辦公室超時工作,凌晨夜歸,見環球大廈入口台階空空,便坐下稍歇。睡意正濃,突然風雷大作,眼前驚現一群西裝男人,服裝統一,皆為黑呔白恤西褲皮鞋,個個面目模糊,人數逾百……頃刻,德輔道中一片黑海。然後,銅聲鈴響密集如雨,由置地廣場天橋傳來,天橋頂上是那道士起壇作法。道士今次身穿黃色道袍,頭戴綸巾 ,一手執桃木劍,念念有詞,引火燒符; 另一手撒豆落橋,豆着地俱幻成西裝男。

這應是撒豆成兵之術,更是經改良的「現代版」,因為鬼卒個個身穿烏黑西裝,不似舊時古裝衣著。漸漸聚鬼越多,連番鈴聲更引來兩軍裝巡警趕至。那兩警員神色驚恐,伸手摸槍,對鬼眾高呼:「你地涉嫌非法集會,現在要拘捕你們,請跟我們前去警署協助調查!」橋上道士見狀,舞動木劍,劍鋒向巡警一指,敕令西裝鬼卒圍聚警察,那兩差人見人多勢眾,只好抱頭叫救命。道士見官差窩囊,嘴角一戚暗笑,再引火燒符,命令鬼衆散去,悉數陷入路旁黑影之中。又,一響驚雷,怪風一吹,道士消失。

那兩巡警驚魂未定,見我在路旁,與鬼卒一樣身穿西裝,欲振餘威,想攞尾彩,便舉槍道:「先生,現在懷疑你非法集結,請你跟我地返警署。」我憤怒了,便厲聲回敬:「阿sir,我著西裝,係附近返工,呢度中環,點解打份工都算係非法集結啊?」警察定神思量,知我無罪可入,只好放人。

至今偶爾夢見鬼兵鬼卒,仍然心有餘悸。道士何故在中環驅兵,當中有何深意?鬼眾滿街遊蕩,身披西裝,又確係時尚。那夜,道士作法,撒豆成兵。那夜,中環鬧鬼,鬼眾集結。那夜,警察空手而回,無人入罪。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