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慰宗﹕不是原諒不原諒的問題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文﹕麥慰宗(動物傳心師)

兩年前找我跟倉鼠傳心的Judy,參加了八月舉行的工作坊。在我撰寫的《明明懂得》裡,小倉鼠明明了悟死亡和喪禮的意義令人驚歎,改變了Judy視動物為無知玩物的想法。後來問起倉鼠近況,Judy説牠很快隨父親腳步離世。怎會這樣?女孩説是她害死的。她説自從父親暴斃後她帶著明明到朋友的工作室暫住,那時擔心失業,身心疲累,每天回來倒頭便睡,忘了為明明添水,亦沒想到請朋友幫忙。有天Judy發現明明奄奄一息,連忙帶牠看獸醫,獸醫馬上為倉鼠注射皮下水,但已太遲。

工作坊有個環節學習跟離世動物溝通,由同學交換動物相片練習。阿樂(假名)今年五月跟我學過傳心,這是第二次參加。阿樂第一眼看明明的相片就直覺牠憂愁,傳心開始,阿樂講完第一句後小倉鼠的靈魂馬上捂著臉哭起來,那是Judy托阿樂求明明原諒。「牠一直哭,惟有安慰牠。」阿樂滙報。「接著問牠現在在哪裡?明明指指天上。我問牠是不是天堂,牠點頭。我問牠現在心情怎樣?牠説okay,並説本來跟Judy還有一段一起的日子。告別時明明托我囑咐Judy堅強地生活下去。」

這次練習阿樂很快聯絡到明明,不過沒弄清明明是不是原諒Judy,於是我請Judy跟明明傳心。有人擔心跟自己的動物朋友溝通可能會被先見和感情左右,但我覺得傳心者保持客觀抽離就可以。

問題是什麼?

一向遇到什麼事都左思右想,努力查書、問人、上網,旁徵博引,到最後仍沒法做決定的Judy,很快進入傳心狀態,原來她剛開完幾晚通宵,左腦累得動不起來,有機會給右腦顯身手。女孩在傳心時發覺明明在籠裡,籠內籠外神奇地飄著白雲。她想跟明明説話,但小倉鼠飛快地跑來跑去不理她。「我不斷問牠原不原諒我,牠鑽進小水管縮著頭,我覺得牠不想跟我説話,但我繼續重覆問。」Judy傳心後立即滙報。「忽然籠子不見了,雲也不見了,見到藍天,明明在地上轉圈。我感覺爸爸在附近,因為爸爸生前愛放明明到地上玩。我真的見到爸爸蹲在地上,沒有想過會見到他。不過爸爸和明明玩得很開心,兩個都沒理我。我仍然不停問『原不原諒我?」,但明明仍然不理我,問到我覺得自己討厭,跟住明明大叫『這不是原諒不原諒的問題』。」

傳心完畢,女孩失落,因為倉鼠沒直接回覆她。我覺得明明這話像禪偈,扑了Judy的頭殼一下,叫她想深一層。Judy嘟著嘴,説﹕「總之所有動物來到我身邊都會被我害死!」我阻止她,抱持這種想法根本沒有從中學習。我説﹕「你在咒樸樸(在明明走後Judy收養了一隻貓),也在咒自己。」為什麼要向宇宙發出惡念?

冰水與棍棒

阿樂對明明怎樣死一無所知,請Judy説説。這個版本竟然跟她以前説的不同!人啊人,好好學習動物的率真吧。在新版本裡小倉鼠當時已虛弱得睜不開眼,只能憑感覺辨別Judy所在位置。獸醫注射皮下水之前原來説了已經沒有甚麼可以做。離開診所後Judy沒有馬上帶瀕死的小倉鼠回去,爭分奪秒地跟牠共渡最後時刻,而是走進快餐店醫肚,吃完後還在店裡坐了好一會。説完這個版本Judy又像錄音機般不斷重覆那句咀咒。把事情的發生説成必然,不正視,不從錯誤中學習,我想這就是明明希望Judy參透的。説一句原諒不難,當事人對愛、關係與生命有多少啟悟呢?

阿樂對Judy的成長很感興趣,工作坊結束後問她的工作。Judy興奮地介紹她從事關乎引入日本一套社區生活模式的職業,只要每個人建立起社區歸屬感,自發關心身邊的人和事,就可以達成由下而上,自己來動手改善社區。阿樂感歎﹕「很理想啊。不好意思,請容許我這樣問,你自己有多關心身邊事物?你連一隻跟你相依為命的小動物也不關心,照顧不了……」阿樂的詰問像傾倒一桶冰水,Judy當下喃喃﹕「是的,我從來不理人,如果早點注意明明……爸爸也是,如果我注意點他,發現他有慢性病,可能……」Judy聰明又用功,只是一直想多過做,明明的當頭棒喝又響起。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