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智聰:黃津珏——自由定價專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黃津珏,我們稱他作阿珏(Ahkok),是我甚欣賞的一位本地獨立音樂家(其實有沒有加上「獨立」這個標籤之需要呢?)、藝術家,活化/保育工廈的社運人士。我認識到阿珏,是始終他作為樂隊Pusshi Ta-chi的結他手,從工廈表演場地到社運場合,當年看過不少他們的演出;也看過阿珏為抗爭民謠歌手黃衍仁伴奏;然後他加入了經過重整旗鼓的後搖滾樂隊Fragile。

在這個9月,阿珏出版了他的首張個人專輯《物極》,唱片不是以一般形式發售,而是帶來自由定價售賣計劃。專輯限量發行300張,每張皆有獨立編號。蓋著一個簡約而精緻的唱片封套,當中收錄了4首無題結他演奏曲目,由接近16分鐘至3分多鐘不等,奏出靜謐、緩慢、疏離、空靈的默想狀態,緩緩的結他聲,氛圍營造,噪音音牆,古樸Acoustic,都如空氣般流動。阿珏視之為他的聲音作品,而多於所謂的音樂。

這張《物極》的CD專輯,就是一盤子的放在寄賣地點,旁邊放了一個木製錢箱,售賣過程全程自助、自取自付,付款豐儉由人。甚至在其中一個寄賣地點White Noise Records,還可以作以物易物,但這個便不能自助了,要找店長辦理——我真的很好奇大家到底會拿甚麼東西來跟阿珏交換呢。

圖片由袁智聰提供

自由定價售賣的意義,是在於你覺得這件作品值幾多錢便付幾多錢,定價多少,全是出於個人對賣家/創作人的支持。

要是別的音樂單位將其唱片專輯以自由定價形式發售,我也許會懷疑是有多少出於噱頭或甚麼企劃來。但這個方式採用於阿珏的作品上,卻有不會叫人感覺詫異,因為我們都理解到他不想其唱片成為一件商品,與商業背道而馳。

圖片由袁智聰提供

可能你會問:不想唱片成為商品,那為甚麼不乾脆給人免費下載嗎?然而我相信阿珏想留下來的並不獨是一堆數碼音檔,而是一張完整的實體唱片。在《物極》裡並不獨只有他的聲音作品,還有他的文字,白雙全的畫與預言詩,履行了實體唱片的意義——在聲音以外還有圖像與文字的整存紀實。

自由定價,也可以看到自家作品在人們心目中的價值,不是按一下「Like」便代表支持。

免費,也不一定好事。看看愛爾蘭搖滾班霸U2讓其5年來的最新專輯《Songs of Innocence》讓iTunes用戶免費下載,問題是專輯卻會硬銷地自動傳到大家的音樂資料庫,並同步下載到手機及平板電腦,樂迷不能選擇要與不要,而初時又不能剷除,故出來的效果固然適得其反、強差人意。當然,定會有「U2粉」視之為偉大與尚高的音樂理念、前無古人的創舉,然而自視為搖滾救世主的Bono卻也許不知道他們從沒有真正嬴得全世界,地球上仍有很多人不喜歡U2,甚至有不少曾經是U2樂迷的人後來也厭惡起他們,這是不爭的事實。所以對於此舉,大家都顯得嗤之以鼻,甚至令到U2在美國成為人們討厭的樂隊,蘋果馬上推出一個簡易移除程式。人們被強佔儲存空間固然是一個問題,更甚是大家覺得遭「冒犯」了——為甚麼要監我聽U2呢?一下子,U2變成了霸權的名字。

重點是,坊間都沒有太多人談論U2的新作《Songs of Innocence》呢。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