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小確幸的偏安台灣 將被姑息主義滅亡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余英時是少數不為中國服務、敢說真話的學者。最近他有一篇專訪,裡面說台灣人「台灣人根本就沒碰到過真正的共產黨,不知道那是什麼樣子」,讀得我心有戚戚焉。

六七月的時候,我去台灣玩。其間跟當地獨派朋友聊天,說到這些台灣街道不多見香港會有的大堆頭中國客、走私賊、中國大媽,也沒有隨處都是的金鋪藥房。

台灣開放自由行的程度比香港小得多,而且台灣又大,大陸人也未識得「深度遊」,所以大陸人在台灣社會的影響並不明顯。台灣對大陸的警戒心,比起香港少得多。縱使兩黨政治昏沉,但市面上、表面上仍是和樂安然,小清新得很。台灣朋友說:

「有人說台灣最好的風景是人,我不知道這對不對。台灣人就像未完全發育的青少年。台灣人或者比較熱情,對人好,但善良同時是昧於時局。」

對大陸針對台灣的政治舉措,其實台灣人都沒有想得太多。像服貿變成生死存亡的抗爭,也有很多人認為是小題大造,認為抗爭者以陰謀論看待大陸。

余英時說

「現在有許多人講歪理說,已經沒有共產黨啦,他們已經變了。這根本是一個鐵的事實擺在那裡,共產黨唯一的特色就是把所有的資源都要抓在一黨手上,絕不能放棄。從前是要抓政治權力,但政治權力沒用,民窮財盡,他搞不起來。現在就是抓市場,但又不是真市場,而是黨控制的市場,這根本不是我們所說的自由市場。

還有一個東西大家沒有注意,為什麼蘇聯垮掉這麼快,中共沒垮?因為華僑起的作用最大,中國華僑有多少錢都進去,還有台灣的、香港的、新加坡的錢,都去了,所以他就能維持住。我記得六四完了以後,外國人都不到中國去了,只有一個朋友一次去,說到火車站碰到的都是台灣人。台灣人趁這機會,我給你各種好條件,你要土地我給你土地,你要工廠我給你設工廠,等到他情況變化說沒收就沒收。換句話說,現在成功,到底將來怎麼樣,還是非常難說的,等到你的利益和他起了衝突之後,他馬上叫你掃地出門……」

台灣人看最近陸生參選淡江大學學生會,也是如此單純。或以人權教條護航到底,或因陸生「積極參與社運」的紀錄、社運名人之推薦而不當一回事,極少連同整個大陸要吞併台灣的現實去考慮。

台灣社會界上下,似乎充斥著小確幸式的偏安麻痺。大陸人對台灣人的影響,並未伸延到可見的生活空間,威脅好像很遙遠。台灣人掉以輕心的情況,好似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人被民主回歸論迷惑,幻想共產黨已經改變了,認為中國正在變好,將來收回香港後,不會動刀槍。

蔣介石掉失江山,敗於共產黨的滲透、統戰、間術。在關鍵時候,發現手下的人會掉轉槍頭。蔣介石之後的台灣,有了民主自由,但泛人權主義化,以為自己是西方國際社會一員,對外戒心全沒有了、應付中共的那一套經驗失去了。香港老一輩人會說「香港通街都是共產黨,在外面要小心說話」,這是真的。但香港已經進化到連共諜都會包容。越進步的,越容易著道。所謂國民黨左派,被統戰的,何嘗不是國民黨內的進步人士?

香港的民間左翼網媒獨立媒體,還繼續任由被揭穿是共諜的高級五毛袁海昌[ref]袁海昌事件,見此文壹週刊報道[/ref]用做文宣平台。美其名是不要「因人而廢言」,其實就是姑息,取消是非對錯。抽空現實脈絡來講,「不要因人廢言」,和「包容、大愛、普世價值」這類詞語一樣,都是講出來絕對無得輸的理想,但現實從想就不是只有理想。不談現實,只講空泛價值,尤如發出訊號,在漫天黑暗中引來獵食者。

中共在國內講國情特殊,在國外講普世價值。用普世價值、公平正義來掩護移民,去掩護各類人員滲入各個界別。台灣不是也有新移民組成的中華生產黨嗎?香港就更厲害,整個泛民主派都是親中的、左傾的,主張縱容大陸人、向大陸人大派福利的。他們還厲害到派人去聯合國告狀,說香港人歧視新移民,以刑法檢控香港人呢。

烏克蘭是怎樣失失國土的?就是國家面臨混亂和危機的時候,突然有一堆「親俄份子」說要公投、要自決,要「回歸祖國」。照如今發展,台灣也會如此。有一天,會有一大堆披著「台灣人」外衣的中國人,突然組織起來、奪取政權,然後要求台灣回歸中國,與中共裡應外合,進行和平演變。無聲無色,一個江山毀滅,就是今日那些高談人權、自由的人害的。因為普世人權的花紙之下,包著不知所謂的姑息主義。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