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Frames:趁我們還有自由 《舞自由》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舞自由》劇照

以真人真事為題的伊朗片《舞自由》,拍攝地點卻是英國與摩洛哥,演員操的也是英語。製作方似乎希望把影片的訊息帶到國外觀眾,也可以想像在他們心目中,此片在祖國是幾無出頭之日。如此安排,不難感受到作為伊朗國民對改變政府強權的無力與決心。

香港有幸比美國還要早大半年上映,趕及在佔中多事之秋看到,不無激動。戲名改得恰切:「舞」字語帶相關,發聲時卻變成「無」自由。在剛看完已拍爛的《舞出真我》(Step Up)系列不久進場,沒想到此類型片種還能帶給我們青春無悔之外的訊息。

故事背景與我城何其相似——虛假的普選、言論被滅聲、異見者被捕、自由的空間被步步擠壓。熱愛跳舞的伊朗青年Afshin生不逢時,國內除了宗教舞蹈之外,其餘的舞蹈都被打成非法罪行。

像加諸女性的頭巾一樣,所有人只能在道德警察監視的陰影下生活。由鄉郊小鎮到首都德克蘭升讀大學,Afshin走進孕育未來梀樑的搖籃,也開始踏入風暴中心。

故事的開展穩打穩紥:Afshin認識了幾位志同道合的好友,把他帶到自由的「平行世界」,翻牆觀看YouTube裏久違的芭蕾舞,以及Michael Jackson的Moonwalk,但Afshin仍嫌不足,結社練舞甚至堅持公開表演——雖然是在渺無人煙的沙漠,正是英文戲名的”Desert Dancer”的意思,也把情節推至高峰。

影片巧妙地把政治融入藝術,達到「舞中有戲,戲中有舞」的境界。政治與個人生活密不可分,說「我討厭政治」只顯得天真與無知。藝術在強權治下也難逃一劫,早前北京獨立電影節被查封就是一例。香港能否逃出這牢籠,還是慢慢變成下一個「舞自由」的世界,則尚待市民自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