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泛民要等中國變 政改應該「袋住先」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Leung Ching Yau Alex

承平日子過久了,社會趨於矯飾,人習慣虛偽。在香港,無論是土共還是民主派,都是搞中國政治、離地政治,是虛假政治。愛國民主派推銷民主回歸的泡影,遠以專事保釣六四等中國政治儀式而不事香港,以為事大即是政治;近以蔡耀昌等人為首,刺破香港公民權限,污衊香港人歧視大陸人,向大陸人大派福利;愛國民主派加上《蘋果日報》,封殺本土小民聲音有之、屈人歧視有之,推動中港融合,比土共更積極!

愛國民主派橫行,先是幫中共散播民主回歸的幻象,後是幫大陸人侵漁香港人利益,但香港人不是茫無反應,就是疑中留情,例如口裡說不,身體很誠實,繼續去六四晚會輸送人頭和捐款。難道這些香港人心裡難道不認同離地政治?他們難道不認同中國政治就是香港政治?

愛國民主派的底牌

愛國民主派政棍以及愛國民主派選民,實際上在想甚麼?一句話說得完。今年3月7日,親泛民保守學者鄭宇碩就在D100說到:

「佔中只是一個象徵式抗爭,不能改變沒民主的現實,最終只能等中國變。」

要等中國變,這就是愛國民主派(政棍加選民)心底的想法。所謂中國變,就是中國政治出現大變,不論是中共放權,還是暴力革命,中國出現民主政府,香港就自然有民主。

先不要說中國有民主,就會給香港民主,從來都是香港人一廂情願。在歷史上,本國的民主發展,與海外的殖民事業,往往是同步發展。中國民主了,就等於香港有民主,其實是屍變復活的「民主回歸論」(以為中共開明派上台香港就有運行),又撒下一個彌天大謊!

最大的問題在這裡:如果愛國民主派真的相信這一套,那麼事實上香港人在甚麼都是沒用的,一切要等中國變。那麼香港實際上是大政昏沉,無事可為,大家不用那麼忙,又選舉又搞佔中沙龍,有甚麼用?最終還是要等中國變!那麼,泛民主派聽到人大落閘之後,又呼天搶地個甚麼?我現在呼籲他們「袋住先」,因為袋住先也沒關係,最終還是要等中國變。到時變了,香港就自然會有民主,不是嗎?

既然是如此,泛民可以全部收工,因為香港事實上無政可為,故亦不須為政者。要抗爭,只能在中國搞,一切要等中國變,不是嗎?

「港豬」比泛民誠實

虛偽令人嘔心。只是香港人慣了,久而不聞其臭。泛民長期宣揚「中國沒民主,香港也沒民主」,吳志森那類人還用來嘲諷論敵的,說得像真理一樣。但他們卻繼續混跡於香港政壇,做議員、搞遊行、上報紙、絕食飲雞湯……不是說要等中國變?不是說本土香港是虛妄嗎?那今日泛民在做甚麼?他們做的事不就是從第一日開始就是鳩做?

他們在香港做的事,不會令中國變,有客觀事實支持。他們常說,為了中國一些維權人士,六四晚會是很有意義的。那麼中國這些年來對香港是好了,還是壞了?普遍大陸人是對香港好了,還是壞了?民主派活動了三十年,中國的政治,是好了還是壞了?答案很清楚,沒用,打算以香港輻射中國,根本是抽空中國本身的政治經濟發展而妄想的一廂情願。

承認吧。泛民不相信在香港為政可以拯救香港,所以他們會嘲笑本土派、批評所有意圖抗爭的人。因為他們早已認命,但身體很誠實,明明認定一切無用,卻戀棧權位錢財,繼續去宜揚一堆自己都知道無謂的民主中國理論。這就是知行不一,這就是虛偽。

相信一切要等中國變,沒問題的,就等吧,去吃喝玩樂賺錢屌西,不要從政,不要毒害民智、阻礙抗爭,只為證明自己做議員只為每年搞六四七一春秋二祭去輻射大陸是有作用的。夠了。討厭政治的港豬都比泛民高尚,因為他們言行一致。既然對政治心死,就不要扮有得搞,有得做,自欺欺人。

當你們明白泛民這種表裡不一,你就明白為甚麼泛民總是投出核彈,卻一路退縮。佔中?沒用,一切是要等中國變。所以戴耀廷從核彈論到今日「承諾會將行動對社會影響減到最低」,龍門後退了幾多次,多到大家數不清了。因為一切要等中國變,大家搞佔中沙龍,都是為了人前人後證明自己有良心、有風骨,但不用真的做甚麼,因為一切要等中國變。是的,所以想都不用想,政改?袋住先吧,反正都是要等中國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