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nthai:老中青聯合抗爭 跨世代安守本份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自八月三十一日「啟動」佔中、即日九點散水以來,一連串不合作運動相繼展開,由各大學商討罷課,到開大會集體剃頭,琳琅滿目,情何以堪。近日戴耀廷再被揭曾建議學生以不穿校服抗議代替罷課,其假冒佔領運動之名搞傳統泛民式溫和協商的那種「又要威,又要戴頭盔」性格,又再一次表露無遺。

戴耀廷的顧盼苟且,看起來與學生們的敢於罷課恰成對比;但事實是,從數月前的預演佔中發展至今時今日的罷課,這些學生所做的,其實已漸漸變得跟早已走樣變質的佔中運動相去不遠。

在佔中三子的無能、退縮,加之以泛民政黨的綑綁式參與下,佔中運動淪為掛羊頭賣狗肉的又一終極究極普選聯盟,早已不是甚麼值得再三提及的事。其變質者,一在竊用「佔領」之名,背叛市民大眾因全球佔領運動而對佔中所生之預期,二在空談理論,大講商議式民主和「法治層次」,以最離地的方式合理化自己的行動(和不行動)。再者,上月戴耀廷公然指佔中會盡量選對經濟衝擊最少的日子,更明確顯示他已完全喪失佔領的初衷。欺世盜名之徒,仍竊據領導之位,佔中自然無法成事。

不敢挑戰秩序的抗爭

但一直以來都比這些離地中老年走得更前的學生,不知是否在泛民聯席會議上與佔中三子和政黨共事得太多,似乎亦不知不覺間染上怯於挑戰社會共識的陋習。單是從籌備、預演佔中轉向組織罷課,本身已是一種倒退。佔中的目標群眾是全港市民,罷課卻只有學生能真正參與,因自身的學生身份而轉向為學生而設的抗爭方式,何其名正言順,符合年青的世代身份,變相自絕於領導跨界別、跨世代的全港性抗爭運動。

如此「配合」長輩們的佔中部署,連公開挑戰敗事有餘的他們也不敢,呼應年青人(只)是「未來領袖」的大論述,結果只是空有基進之名卻被世代身份角色統攝而已矣。

那不知所謂的「罷課不罷學」口號,當中安守學生本份的心態更是明顯。學生的本份是上課,所以連罷課抗爭期間也要繼續學習,對此還要很自豪地大肆宣揚,以各教授的校外講課作賣點,完全反映了組織者潛意識中「學生故意不上學就有原罪」的主流思維。如果我們聽到罷工工人特意強調自己在罷工期間會繼續鍛煉工作技能,以保持生產力,大概會不禁訕笑,笑他們始終撇不了奴性,這奴性卻正是那群學生領袖有意無意地呼籲大家可引以自豪者,其無知,或被文化權力結構統攝之深,如何不教人心寒。

繼續做好學生

雖然罷課只有學生能參與,但學生領袖如能組織參與者在罷課期間進行各種佔領活動,將不合作運動從校園帶回市面,也未嘗不能成為迫使那些泛民離地中老年加快佔中的動力,甚或取代他們領導佔中的契機,但現在罷課所做的卻只是很合作地繼續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體現的正是學生領袖們對於自己學生身份的結構性服從。老一輩的怕失敗怕死,繼續多年來泛民的路徑依賴,和理非非,學生們則自縛於年青,明日之星甘於等明日到來,簡直是各安其份,怪不得天下太平,和平真好,和諧萬歲。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