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獅子山局仝人:盲點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學民衝進公民廣場,掀起罷課後新一輪不合作運動。立法會道學聯大台隨即號召民眾,「重奪公民廣場,營救學生」。及至凌晨,大會轉變策略留守。本文將分享筆者對罷課後示威的觀察。

首先,遑論「重奪」,大台從未有在叫口號外率眾發難闖入「營救」,台上既為運動發起人,理應承擔相稱重責,卒未有事成為重的氣魄,實不可輕言「奪」。所謂眾志成城,學生成功號召市民,人數與眾憤倶在,「重奪廣場」非天方夜譚,但大台三番四次走漏機會,使前線抗爭者氣急敗壞,進退失據。

未幾,便衣攻上大台,再有發言人被捕,台下頓時群龍無首,軍裝從中信大廈榕樹位置進逼,示威區逐寸失陷。防暴警持盾而出,以胡椒噴霧相向,步步進逼,抗爭前線若不放棄台上「舉高雙手」指示,前排抵擋棍盾,後排以雨遮掩護,兩排戰線輪流更替,絕不能自保。既已收復僅有失地,示威者欲築鐵馬重立防線,台上卻多番叫咪阻止。諷刺的是,大台今早卻呼籲示威者堅守他們反對架設的各防線,為大台爭取時間。由此可見,台上若苛求現場每事貫徹其意志,領導運動必獨力難支,白白令示威者受傷,磨蝕鬥志。但只要人人參與,榫茆分工,鐵定可減少無謂犧牲。

示威者築起鐵馬,分守立法會道末段,阻延警察從龍和道、龍匯道、立會側門及中信進入,隔斷防線再清場。上述各路要有效聯防,需互相默契,準確判斷守備所需人數、警察動向、進退時機。唯大台距邊防遠,鞭長莫及,卻分派糾察指揮,反令邊防無所適從,未為上策。就此而論,大台善於須協調各路,應派員協助之間傳訊,不宜身兼發起和領導兩角。

既無重奪之勢,你我當下身處現場,務須重新思考。於公民廣場綁手綁腳,坐困愁城,等待警察用武清場;還是適時撤退,回馬槍殺這食人的秩序一個措手不及?無重奪、無留守、鐵欄也不能一攀再攀。怎樣才可真正守護學生,經此一役,相信老師心知肚明。困獸鬥消耗民氣、體力、耐性。增援再多也未敵擐甲揮戈,卻幫狗吃食,甘當爪牙的機器動員。

身處此戰場,我們就只有一問:要怎樣撤?要再次坐下來,手牽手等待被瓦解,新戲舊劇本,抑或尋找新戰場?金鐘站一磚一瓦,由你我父輩築成,實在是一個好地方。我們就只有一問:要怎樣撤?故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難知如陰,動如雷震。不准政府按劇本辦事,出其不意;拒絕不知就裏的人在台上亂叫一通,不合作,白蠟明經;謝絕拖棚歹戲,阿附待斃,不成功絕不成仁;大摑政府及旗下的港鐵一巴,重奪已消耗的心肝脾肺腎,享用完善的鐵路服務返家,為下次做好準備。

慶父不死,慶父根本係不死身。

「冇重奪,冇留守,金鐘站見!」

獅子山局仝人敬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