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爭奪記憶——「重光」「抗日」之爭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Canadian Pacific

香港政府自今年起,將設官方儀式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9月3日)及「悼念南京大屠殺死難者」(12月13日)兩個紀念日。殖民主義在槍炮以外,就是控制歷史詮釋。

《1984》的名言之一:「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過去香港有重光紀念日(9月1日),紀念日本投降,英國重新接管香港,是為香港光復之日,英政素以官方形式紀念。香港主權移交中國之後,香港政府不再紀念重光紀念日,取消重光日公眾假期,如今新設紀念中國抗日戰爭和南京大屠殺的官式紀念,有甚麼意義?

香港故事和中國故事

中共此舉是要將香港剝離太平洋戰爭,將其強行塞入中國抗日戰爭的大歷史版圖。香港在二次世界大戰的位置,與「抗戰」是兩條平行線,而非重疊。香港是英國在東南亞的其中一個殖民地。日本攻打香港,是攻打英國,而非中國。香港淪陷,是太平洋戰爭的其中一章;是英國失去新加坡、馬來西亞等東南亞殖民地的其中一個事件。

南京大屠殺和中國大陸範圍的抗日戰爭,是東北戰場的伸延。即使站在「香港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的歷史立場,香港在二戰的遭遇,跟中國也是兩個故事。一邊是民國vs日本,一邊是英國vs日本。

而且,當時是誰在香港抵抗日本人?蔣介石的民國政府沒有派兵來支援香港,香港抗日和中國抗日,怎能混為一談?鎮守香港,為港捐驅者,乃英兵、加拿大兵以及華藉英兵。理論上跟中國有關係的「東江遊擊隊」,並無參與主要戰鬥,而是從事敵後騷擾、游擊戰和營救俘虜。

所以,在香港發生的戰事,乃是英國對抗日本,其本質乃是英國與日本的戰鬥,太平洋戰爭的其中一場戰役。

要不要祖國支援你們……

香港被中國殖民,中共及港府屬於離地境外政權,篡改香港歷史,是要塑造統治根據。歷史書寫,不可能離開意識形態。《春秋》一字褒貶,彰顯了孔子的是非觀;香港棄「重光」而取「抗日」,則隱見香港的主體被轉移到中國,務求使香港人溶入十三億斯民斯土的Big picture。

中共的香港歷史重寫工程,一直沒有中斷。以前英國人說,香港在英國人來到之前,是一片光秃岩石(barren rock);中共針鋒相對,力證當時香港已非常發達。比事實更重要的,是詮釋。今日英國人走了,中國也要將香港的歷史用自己的角度詮釋。

03年沙士明明是大陸傳入,香港人仰馬翻、愁雲慘霧,中共卻說是因為「祖國全力支援」,所以香港逃出生天;97年,香港靠自己「擊退」國際炒家,中共又說是中央出手幫助,香港才能渡過難關。香港人自己反而不知道有這麼一段「歷史」。有時在網上遇到大陸網民,他們卻說得像真有那麼一回事。這就是大陸官民眼中的香港歷史。

類似的事情,陸續有來。習近平拋出來的「中國夢」,是一個正在膨脹的民族主義巨靈,與普京追憶蘇聯帝國一樣,為歷史「翻案」,乃是重建帝國的預備工作。

歷史界的名言: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香港的過去,為了今日的中國而服務。要抵抗極權,先要有一個「自己」。自己從哪裡來?從歷史裡來、從記憶裡來。記憶和歷史,總是現實政治之外另一條熊熊燃燒的戰線。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