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慰宗﹕動物離世哪裡去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文﹕麥慰宗(動物傳心師)

有些人相信有個地方叫「彩虹橋」,那裡沒傷痛、疾病、壞人和爭鬥,動物生命終結後靈魂會去那裡無憂無慮地生活,等待與主人團聚。從事動物傳心多年,接觸過的離世動物從未跟我提及這地名,即使一再詢問,牠們也説未聽過,不過倒有動物描述去到大草坪或很多色彩的境地終日嬉戲。牠們的人類朋友通常回應﹕「無所謂,名字不重要,總之牠們現在沒病沒痛,開開心心就好。」

近年離世動物在我的傳心個案中愈來愈多,有些動物告訴我牠們離開人間後去了更高次元,但不是天堂和地獄,有些説去了外星,其中不少聲言有任務在身。死,人類從來不懂,宗教、哲學、科學界各有見解,如果我們夠開放,離世動物的描述或可給我們一些頭緒,認識死後世界。

在《本土新聞》撰寫經典個案後我陸續聯絡以前找我傳心的人類和動物朋友,上次寫的Joan和Jerry,自我搬家後一年多沒聯絡,撰寫《與動物閒話家常》前我曾用短訊聯絡Joan,徵求她和狗狗Jerry同意和借相。以下是我跟Joan在手機的部份對話,期間要即時傳心。Joan告訴我Jerry一年前走了,享年十一歲半,我立時見到影像,Jerry仍徘徊在Joan身旁。

這家居照難得見Jerry坐定定。(圖片由Joan提供)

我﹕「佢而家仲喺你左邊,feel到嗎?」
Joan﹕「你意思係佢靈魂?」
我﹕「係」
Joan﹕「我feel唔到喎,佢唔係已經被菩薩接走咗咩?」
我﹕「曾經有人搵我ac(動物傳心簡稱)佢隻狗,死咗十年。」
Joan﹕「吓?仲聯絡到?」
我﹕「原來隻狗有部份spirit仲喺佢身邊」
我﹕「因為那人在狗走後經歷好多,狗狗話要留低一部份自己看顧佢」
Joan﹕「咁我都相信Jerry仍然掛住我甚至守護我,就如我一樣。麻煩你幫我同阿仔講叫佢唔使擔心我吖」

正想把Joan的話傳給Jerry,小傢伙已收到,並立即回話。

我﹕「佢知我哋講梗佢」
Joan﹕「係?好興奮!」
我﹕「Jerry話你放唔低佢」
我﹕「佢後腳直立想跳高,失敗」
Joan﹕「當然,家陣喊緊…」

離世動物陪伴人類渡過傷痛

Joan仍想念狗狗,相信這一哭更多是來自於深愛的逝者捎來問候。

我﹕「你放低佢啦,佢比你豁達」
Joan﹕「其實呢所有道理都明白」
Joan﹕「只係佢太貼心太可愛,好難唔懷念佢」
我﹕「我見佢有時想跳起kiss你手掌,佢話媽咪講嘢郁手郁腳冇時停,佢又跳唔高。」
我﹕「我話佢而家好輕盈,咪記住以前重身」
我﹕「佢嗰截短尾即刻郁郁貢」
Joan﹕「舊年年底有一段時間真係一個人時諗起佢就流淚,家陣好咗D」
我﹕「你會有隻貓。」
Joan﹕「吓?」
我﹕「Jerry話唔係佢轉世」
Joan﹕「我仲打算養狗喎」
我﹕「Jerry話會有隻好高竇好cool的靚貓,佢話媽咪要經歷下貓」
Joan﹕「點解呢?」
我﹕「有我仲唔心足咩,佢話」
Joan﹕「咁即係呷醋只准我養一隻狗…」
我﹕「Jerry唔係呷醋,佢好正經咁話媽咪會有隻富貴貓。佢畀咗隻貓個樣我,真係好富貴」
Joan﹕「乜色呢?」
我﹕「銀灰」
我﹕「底色白,有D銀灰毛毛」
Joan﹕「好靚喎」
我﹕「似波斯,係混種」
我﹕「吓!新鮮toro,畀我食好D。我見隻貓食梗toro,真係好富貴」
我﹕「Jerry話唔好心掛掛隻貓,至少兩年後至出現,到時要來就來」
Joan﹕「其實呢一兩年內都冇打算養貓狗」
我﹕「咁兩年後剛好,到時至算」

Joan﹕「咁你幫我問下阿仔幾時投胎?仲係做狗?」
我﹕「佢未知,佢話而家喺4次元,好開心同委員會…」
Joan﹕「佢一切安好?」
我﹕「等等」
我﹕「我見到一群長袍白鬚的老者」
我﹕「組成的委員會開會」
我﹕「Jerry幫佢地統籌靈性事務」
我﹕「佢本來係動物天使」
我﹕「Nonstop呀佢」
我﹕「猛錫我,我又要大嗌stop」
Joan﹕「嘩嘩嘩!老公好堅呀!佢本來打算唸14日經兩個cycle,但唸完第七日後佢就話感應到菩薩已經接走Jerry,唔係再輪迴,而係去咗上界」

病發後一個月Joan帶Jerry去沙灘,一星期後Jerry走了。(圖片由Joan提供)

傳心師協助確定人類對動物的發現

我﹕「你老公學乜㗎?」
Joan﹕「老公只係自己在家睇佛經同唸佛經,冇特別跟師傅」
Joan﹕「我都覺得阿仔本身係天使下凡,專程落來教我更了解自己」
Joan﹕「主人知道自己竉物死得安樂,係好好的心靈良藥」
我﹕「你老公好有feel」
Joan﹕「係,佢與佛有緣」
Joan﹕「Jerry走前日日都去老公書房的地藏菩薩前撒一泡尿」
Joan﹕「我哋初頭好奇怪,因為佢一向唔會在屋內撒尿,後來先明佢要認路返屋企」

這時Jerry把走之前和現在的心情傳給我。

我﹕「之前佢唔忿要走,佢而家安然」
Joan﹕「老公話唸佛期間一直感應到Jerry在旁和在屋內走動」
Joan﹕「老公話唸經時感應到阿仔喺左邊,於是叫阿仔去佢右邊,直情搬埋個墊去右邊,拍下,叫佢坐低,但feel到Jerry一路都喺左邊」
Joan﹕「我一路話感應唔到阿仔。到最後一晚(第七日唸經)我同老公都坐在菩薩面前,我話﹕你就好啦感應到阿仔,老公叫我個心靜D,之後我忽然feel到腳瓜畀野掃咗一下,之後再一下」

結束對話後Joan傳來回憶錄,記下初遇Jerry的經過。2002年,小夫妻在離島租屋建立自己天地後,因丈夫經常工作至夜深,太太想到養狗解悶。起初他們非常理性地考量,屬意養比高獵犬,後來陰差陽錯,與Jerry一見鍾情,之後成為二人的心肝寶貝。這段有趣過去,作為三口之家的舊鄰居,我是現在才知道。認識他們的時候,Jerry跟他的媽咪一樣,都是非常熱情的一對,他們説話快而多,動作又大。回想起來,Joan覺得遇上Jerry是上天註定。

Joan給我她寫的另一篇,描述去年六月Jerry病倒到七月離世,全家的難忘體會。我知道Joan用書寫療傷,這是個很好的方法。她那充滿感情的筆觸我讀來又喊又笑,共鳴在於有誰沒經歷過離別?人與人的,人與動物,人與群體,人與過去的。我們愛動物,動物愛我們,懂得愛,有情義,不要再説動物低等過人,別再抬科學家出來爭論動物有沒有靈魂,人類肯定自己有靈魂嗎?作為動物傳心師,動物不止一次透過我告訴人類,死亡不是終結,不是永別,動物無畏死亡,重病的牠們往往死撐到最後一分鐘,盡量配合治療,是為了不想人類朋友難過。

作者電郵﹕makpercy@gmail.com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