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鈞泰:孔允明案非涉歧視 平機會曲解法律誤導公眾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Canadian Pacific

平等機會委員會在「歧視條例檢討」諮詢文件中認為,應將國籍、公民身份和居民身份納入《種族歧視條例》的涵蓋範圍,認為除了列明的例外情況外,所有基於國籍、公民身份和居民身份的差別待遇都應可被條例視為歧視,而且更援引去年年底終審法院的《孔允明案》(FACV 2/2013) 判詞作理據。然而,孔案的主要判詞早已強調其分析和判決與歧視無關,平機會引孔案解釋相關修訂的需要,明顯是有意誤導公眾。

居民身份與種族和種族歧視無關

目前《種族歧視條例》明確地將基於居民身份的差別待遇列於條例的應用範圍之外。條例第8(3)(b)(i)和(ii)條便指明任何基於某人「是否香港永久性居民」和「是否享有香港居留權,或擁有香港入境權」而作出的行為不屬於基於種族而作出的行為。平機會認為應廢除相關條文,不再將居民身份一概列為與種族和種族歧視無關。

平機會的建議修訂是除某些列明的例外情況外,基於居民身份的差別待遇都應可被視為基於種族而作出,而該些例外情況亦必須「有相稱和合理的目的」。平機會更在諮詢文件段2.86中援引孔案的終審法院判決作此建議修訂的理據,認為該判決「正好說明來自內地的新移民受到的不同待遇既缺乏相稱及合理的目的」。

終審法院裁決絕非基於歧視

然而,翻閱孔案的終審法院判決,由李義法官所撰的主要判詞段17-22已說明其分析乃基於《基本法》第三十六條和第一百四十五條所訂明的「依法享有社會福利的權利」,而不是任何針對歧視的憲法條文。雖然包致金法官的少數判詞有分析歧視的指控,但其分析從未被其餘四位法官接納,並非終審法院裁決的一部份,更加反映終審法院裁決絕非基於歧視。

李義法官的分析,所著重的是政府於二零零四年將申請綜援的居港年期要求由一年改為七年所構成的對《基本法》「依法享有社會福利的權利」的限制是否違憲。違憲與否視乎該限制能否通過「相稱性測試」(proportionality test),即政府須證明該限制 (1) 乃為了達成一個被認可的目標、(2) 與該被認可的目標有理性的聯繫和 (3) 不高於必要的程度。此相稱性測試正是平機會所言須「有相稱和合理的目的」的來源。

但綜援居港七年限制之所以違憲,純粹是因為其對「依法享有社會福利的權利」的限制與其目標不相稱,而絕不是因為此限制涉及差別待遇或歧視。平機會以此案作修訂《種族歧視條例》的理據,其荒謬的程度,就像是將零五年終審法院裁定警方非法拘捕法輪功成員、違反其集會自由的判決 ,說成是警方因歧視法輪功而違法一般。

孔案後仍有一年居港要求 更證平機會誤導

孔案的影響是綜援居港七年限制因違憲而無效,居港年期要求由七年變回一年。之所以是一年,是因為此要求在《基本法》實施前已經存在,更是終審法院於該案進行違憲審查的基礎。根據平機會的邏輯,如果七年的居港要求是基於居民身份的歧視,那麼一年的要求也肯定是性質相同的歧視。不過平機會在諮詢文件中指稱「法院又裁定,領取社會保障的權利的相稱時限為之前所定的,即申領前須已在香港居住滿一年」。

但事實其實是,一年的居港要求之所以合憲合法,絕不是因為它有相稱和合理的目的,而是因為它就是「依法享有社會福利權利」的權利內容本身──就綜援之言,根本從一開始就沒有無需任何居港年期即可申請的權利。整份終審法院的判詞從未有一句說過一年的居港要求是一個相稱時限,因為無需時限即可申請綜援從來不是《基本法》所保障的憲法權利,故一年的居港要求從一開始就不是一個對憲法權利的限制,根本無須通過「相稱性測試」。

由此證明,平機會的諮詢文件內容違反事實,曲解法院裁決,試圖誤導不熟悉法律的公眾。諮詢文件如此不尊重法律,足見平機會是次諮詢的公正性成疑。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