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楊百川:遊日記——香港建國 成敗在信仰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日本連疑似暴走族都很友善 (圖片來源:盧斯達)

遊日歸港,百感交集。九日之間,瞥見天堂。保存山川河色,同時發展城市經濟,固然不在話下,日本人的禮貌才是令我最難忘的。(謎之聲:你作客,待客有禮是理所當然呀!)不是這樣的,等我舉例說明一下。

  • 1. 在店舖購物,付款後,店員從收銀櫃檯走出來,到人客面前,把裝好貨品的袋子雙手奉上,鞠躬道謝,這是基本動作了。更甚者,有些店員會帶著袋子,把人客引領到店舖門口,才把袋子送上,鞠躬送客。最誇張的一次,是我離開店舖時,已過了店舖和商場的營業時間,這是商場九樓的商店,店員送客,把我帶到升降機大堂,待我入電梯後,她便鞠躬了,最後我只見到她的頭頂,因為她躬身直至電梯門完全關上,我心裏慚愧,因為時間所限,我沒有買到任何東西,卻仍受到如此禮待。
  • 2. 上述待客之道同時見於其他地方,例如商場升降機大堂控制秩序的服務員(在香港一般是實Q兼任),在電梯門關上時鞠躬。乘坐登山纜車(像海洋公園的,能容納二十多人)前往觀賞富士山的地點,操作員把車門關上,檢查安全裝置數處,纜車開動的一刻,他鞠躬了,直至纜車遠去,他才直起身子,安排下一批乘客等車。兩次我分別留意電梯內和纜車內乘客,竟然無一正視正在鞠躬的服務員,即他們的服務對象並不知道此禮數,服務員仍然一絲不苟地完成此動作。
  • 3. 網上流傳一段日本小孩過馬路的影片,由外國遊客的汽車鏡頭攝錄所得,去片不解釋:

[youtube id=”i-of5vNJrwA”]

對很多到過日本旅遊的港人來說,以上例子絕不陌生。來自商界的不陌生的要求,則是「你睇下日本人幾有禮貌?香港人要學下啦!」。可是,這些禮節只是表象,亂學一通只會徒具虛形,貌合神離。假如以我們慣常的功利主義分析,無人看見的鞠躬,不能取悅對方又有何用?長期做不符效益、無回饋的動作,自我滿足感低落,怎能維持下去?

真誠禮待 理性難解

要「解釋」日本人的禮貌行為,偏偏不能用理性,是怎麼一回事?這使我十分困惑,我們香港的教育,著重科學、理性,無往而不利。我們鄙視非理性的範疇,斥之為迷信、污穢、不科學。可是,日本人的禮貌行為就是那麼非理性。凡事強調絕對理性,以科學主義處世,使我們眼光狹隘,無法取經優秀文化。

謙卑之心 尊敬萬物

我看見日本人的尊敬。尊敬人客,所以有禮。尊敬食物,所以惜食。尊敬自己,以及自己的工作,乃至尊敬人生,所以日本人各有一些自豪的事,在外國人眼中是不可思議的。有位任職日資公司的朋友告訴我,她認識一位日本人客,經常須要出赴海外工幹,這位日本人對自己執拾行李的方式很自豪,大概是將篋分成若干部分,這部份擺恤衫,那部分放西褲,衫褲有既定的摺法,底褲和襪子墊在恤衫和西褲對摺之處,減少摺痕,整個程序一絲不苟,完成後異常滿足,還會和別人分享。相信有些人會覺得他「媽,好毒啊~」,那種尊敬和愛,其實和日本人凡事認真、竭盡所能,是一致的。

2008年的日本電影《禮儀師之奏鳴曲》,講述一位大提琴家處於事業樽頸,無法突破演奏音樂水準,適逢樂隊解散,礙於生計,他應徵協助死者出殯的工作,輾轉之間,從厭惡工作到感知使命,也令妻子朋友從抗拒到接受,主角體會生命和死亡,轉化為超越脫俗的演奏,令人動容。電影獲頒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日本人參悟生死,獲得國際認同。

素盞嗚尊 (圖片來源:維基

自我認同 源自信仰

事無大小,日本人不求他人讚賞,只求獲得自我肯定。這種極度自我榮耀的心態,由日本的文化土壤孕育而成。翻查維基百科《神道》條目,乃係從公元五世紀至今的日本宗教,「屬於泛靈多神信仰(精靈崇拜),視自然界各種動植物為神祇」,一千五百年之間,佛教從中國傳入,一直交流,因應天皇考慮佛門僧侶的農工技術,以及現實政治權力,天皇在不同時期支持或壓抑佛教傳播,但一直沒有摒棄神道。佛教又為求傳播於當地,不欲得失原有神道,惹來反抗,佛門僧侶提出「本地垂跡」之說,即承認神道原有膜拜的神為佛教菩薩的化身,情況大概與儒道佛三教合一相同。

簡言之,千年以來,日本天皇高舉神道治國,只有受外來文化刺激,令宗教體制更完備,總不摒棄。即使二戰投降後被盟軍要求日本政教分離,仍無礙民間的神道信仰承傳。我們在日劇和動漫中常見到日本地方節日舉行祭典,男男女女穿和服,打太鼓,就是神道宗教體系的風俗。很多日本遊戲都有神道傳說的神明和精靈,天照大神、大國主、迦具土、月讀⋯還有《鬼太郎》內的角色和《百變狸貓》扮妖怪巡遊,這些傳說通常載有道德教誨,下一代敬畏鬼神,即敬畏大自然和天道,教育事半功倍,好過上興趣班。大大小小的神社,多得好比7-11,日本人誠心參拜,滋養心靈,連香港人也常去打卡影相,在手水舍澆一勺子池水洗手和漱口,拜日本的神,卻蔑視本港拜神祭祖的傳統風俗。

香港文化?

香港自從七十年代普及教育,整個社會的新生代接受西方理性教育,排拒古舊傳統,視為迷信、反科學,而中式習俗無刻意承傳,各方事業漸漸失卻接班人,新興西方文化在各個領域佔據香港,四十年來,將傳統風俗連根拔起,所餘無幾矣。就以音樂為例,香港向來以中樂為骨幹,_七十年代顧家輝為首創作的流行曲都有濃厚中樂思維和色彩,但自從八十年代起,改編日本作品和新一代作曲人以西樂訓練為主,已從流行領域取締中樂,中式婚禮吹嗩吶乜嫌老套吧?風俗離散,除了身份迷離,直接影響教養後代,我等長輩雖然無讀過書,卻有鬼故神話,教仔動用觀音土地公,電影有《彊屍先生》、《開心鬼》,電視有《大頭綠衣鬥彊屍》和《大鬧廣昌隆》,我輩成長如斯,不失規矩方寸。現代父母自詡理性教育,凡事講道理,失去風俗框架,好多時父母前言不對後語,有理說不清,都唔知自己嗡乜!教仔可謂事倍功半。

建國之路 始於信仰

香港人假如香港終要建國,想有日本人的質素,不是照搬他們的神社在中環或大嶼山,而是選擇大部份香港人能接受的宗教信仰,樹立為主流宗教,滋養港人心靈。近代學術界高舉文化多元主義,無疑是自殺式襲擊,講得文化多元,不見得會提倡伊斯蘭風俗,只是中西並舉的代名詞,以不合港人體質的西方文化,打壓中華文化罷了,又或者將中西合璧視為香港文化的起點,切斷中華文化的經絡,砍掉重練,又無法與西方(即希臘、羅馬體系)接軌,不倫不類,一切都是文化虛無主義的幌子。

天后廟 (圖片來源:盧斯達)

中華文化,或華夏文化既有的宗教觀,以及香港通行的風俗傳統,還有我們的粵語,皆一脈相承。有文章指,粵語始於百越族,非華夏一分子,這些學術資料我不懂鑑辨真偽,縰是又如何?假如當年百越族見華夏文化強勢,選擇靠攏而共享信仰,與中原民族融和,粵語自然發展成為華人主要方言之一。必須強調,樹立信仰宗教雖然是選擇,華夏文化卻是唯一選擇,香港人只有選擇生存自主,抑或虛無附庸而亡。

後記:是次遊日,收穫豐富,想通了香港出路。本人認識日本文化不深,純粹拋磚引玉,盼有達人增潤修正。最後徵引維基《神道》一段文字:

平田篤胤是復古神道的集大成者。平田篤胤早年在朱子學者中山青莪門下學習漢學,批判太宰春台《辨道書》,著有《古道大意》,提出日本人都是神的後裔。他以中國自古革命不斷、亂臣賊子眾多為根據,論證日本輸入儒道以來也戰亂不斷。他在《赤縣太古傳》、《三五本紀考》中提出中國才是日本神祇渡海所經營的,三皇五帝是從日本渡海去的神。

日本人話三皇五帝本來是日本本土的神,創立中國,日本人、韓國人都爭相搶奪正朔,我們卻坐食山崩呢。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