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智聰:Salad Kowloon 九龍沙律小樣卡帶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九龍沙律」Salad Kowloon是一支新崛起的香港Indie-Pop樂隊,迄今才只曾在今個夏天兩度正式公演,屬相當之新鮮出爐的名字。除了他們帶來那師承著80年代英倫獨立結他流行樂氣息的歌曲(聯想起是早年英國獨立廠牌Creation出品的聲音)之外,Salad Kowloon讓我對他們為之另眼相看,是這隊新簇簇的樂團早前還發表了其《Demo#1》之5曲Demo卡式帶,售50元。

我就是喜歡這種具有D.I.Y.自主精神的獨立樂隊,懂得為自己的作品留下整存紀實,而不是只要想著去參與甚麼樂隊比賽(更糟的是去參與甚麼歌唱比賽)以求一夜成名。

Salad Kowloon的《Demo#1》之計劃是只有限量出版100盒,每盒皆有獨立編號;面世了不夠一星期,到執筆之際已賣了約70盒。然後,會在海外開售非限量版。

Salad Kowloon 卡式帶 (圖片由作者提供)

製作一絲不苟的Demo

即使這是歌曲Demo卡式帶,但卻不代表Salad Kowloon只有來得粗製濫造,反之他們卻來得一絲不苟、豪不馬虎。歌曲是在另一獨立樂團The White Wave的錄音室灌錄(因他們正在自家錄製首張專輯而購買了一堆專業器材),由其鼓手劉浩知負責錄音與混音,有做簡單的Mastering製作;Salad Kowloon只花了3天左右時間錄音,然而劉浩知卻用上3多星期給他們做後期混音。另一方面,這盒《Demo#1》亦交由他們的朋友John Lau(樂隊「針對人類」的主唱)負責繪本與封面設計。

但《Demo#1》卻不是送進卡帶廠印製,而是手作仔地自家翻錄,用了大約4天時間把100盒卡帶翻錄了出來。

主唱Milton表示,Salad Kowloon原先的構思,就只在Band房拿一支Zoom錄音筆來即場收錄出其Demo,然後把其音檔燒錄成CD-R來到處派發,讓大家認識認識就好了。然後他們去認真地錄音,看到劉浩知在整個錄音過程從器材至錄音技巧都花了很多時間和資源,完成品的效果亦比他們預期中的高出很多。但是,卻覺得印製成CD派發,抑或把歌曲上傳到網上發表,都未夠吸引別人的注意。正當大家在苦惱時,Milton:說「咁整Cassette吖笨」,於是便衍生了這盒卡帶出來。

卡式帶是一種獨立態度

誠然,我那部曾經跟我做過無數訪問的Sony卡帶錄音Walkman早已死掉,而案頭上用來作接駁電腦、已有12年歷史的Kenwood微型音樂組合沒錯是有卡帶座,但在兩年前卻發現了已不能運作(那台微型音樂組合基本上我只有視之為擴音機——其CD座死得更早)。把Salad Kowloon的《Demo#1》卡帶弄到手,我也沒有卡式機可播放。幸而它有提供MP3下載碼,「復古」的出品,我們還是留在「現代」的聆聽方式。那盒Salad Kowloon的卡式帶,就只有視之為樂隊的一件Merchandise。

而今時今日,出版卡式帶,也可以視之為一種獨立音樂的態度。

獨立音樂界卡式帶 (圖片由作者提供)

更不要忘記,香港獨立音樂的革命,是始於自資出版卡式帶的方式。香港D.I.Y.獨立音樂的先鋒作品,如1984年黑鳥的《東方紅/給九七代》、1985年Beyond的《再見理想》,都是自資製作形式的卡式帶專輯。為甚麼是自資出版而非黑膠唱片(更莫論剛在外國面世的「高科技」產品CD)?因為卡帶的製作較便宜得多,而且要印製黑膠唱片還要多付昂貴的Metal Stamper製作費,不是業餘樂隊所能付擔。香港獨立音樂自資出版卡式帶的風氣,亦一直延伸到90年代初。

然而有別於所謂「黑膠復興」的現象,我想,如今有又誰希望回到笨拙地聽卡式帶的年代呢?出版卡式帶,只是一股態度。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