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約轉載】古斌@飄流製作:抗爭後執垃圾,何解感動?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有沒有聽過,有人會歌頌,在六四晚會後齊齊執垃圾的人?

有沒深究,為甚麼遊行和集會後,有一些人那麼介意一地垃圾?

集會後執垃圾的,不只香港,外地也有聽聞。不知何解,看著那些默默執拾的照片,總有人感動得想落淚。

深究其中的想法吧。

看著執垃圾的照片,大家感動,是因為那種有一種高尚的美德。這麼簡單的執垃圾行為,就展示了香港人多麼愛香港。那情況就像大家跑去海灘執膠粒,又或者在搖滾大會和球賽後留下清理場地。

再進一步,其實在集會遊行後執垃圾的美德,和示威者抱著防暴警察擁吻一樣,裡面就是滲出絲絲感動,和《霎時感動》的體裁不同,但感動的心跳反應一樣。為甚麼擁抱警察那麼感動?那裡說的是:「其實我不是你的敵人!」奇怪嗎?明明示威就是與政府作對,但我們偏要否定這個敵對,並在這否定的瞬間感動落淚。

因希特拉和刺客相擁而感動?

有人會說,不,我反對的只是政府,不是警察。好,那麼擁抱一個軍官感動嗎?如果,二戰有一幕是一個刺客擁抱希特拉,不是更加倍感動嗎?我相信,沒有人會因為警察和示威者和解感動,卻不因希特拉和刺客相擁的照片感動。

我們若說這是文化消費,仍是要抽出,究竟有甚麼好消費呢?箇中的感動是甚麼?

告訴大家,當中的感動,就是出於一份疲倦。

你會留意,香港一直有人愛說「香港已死」,很喜歡把profile pic換成一片漆黑,喊叫The City is Dying。他們其實是咒香港快點死。那就像撒嬌的孩子,老是砌不成想要的城堡,撒野把積木打翻,抱怨說:都唔好玩!

這是一份嬌寵。香港人把他們的一份嬌寵,悄悄地流露在那張漆黑的profile pic,和The City is Dying的叫嚷中。

至於要擁抱警察,不正是對抗爭的根本否定嗎?不正是想說:「我根本不想做抗爭者!你以為我好想和你為敵咩?」

這麼說來,他們同時否定了兩件事,一是你做警察的專業,二是他對政治的委身。就像撒嬌的孩子,當上集團董事,有一天說:「你估我好想做董事咩?你估我好想交業績呀?」信我,創建事業的老豆,一定會一巴掌摑到佢趴街。

抗爭的高貴在堅決的拒絕

回到在六四集會執垃圾的感動。那不也是要宣告:我不過來參加搖滾樂會而已,我不過是個好巿民,和到海灘執膠粒的巿民是同一種好人,不要誤會我是壞人,我絕不是想社會亂的壞人。「你看!我懂執垃圾的。」

我敢打賭,若有人被處斬,同一群人一定樂於幻想,被處決的政治犯會慰問劊子手累不累,著他給個布袋,讓自己預先雙手打開袋子,好讓頭被斬下時直掉進去,免得劊子手太累。或者,若有人這樣做,他們會落淚。他們為何經常落淚,因為一直想落淚,他們為自己成為革命分子感到疲憊,覺得毫無光彩,巴不得其實這一天,是約了劊子手歎早茶。

這種倦意一直在人稱「左膠」的那群人身上,所以,連李旺陽被自殺,也只想起巴不得他只是在看風景,不認為他作為抗爭者的抗爭是高貴的。而這高貴,就在堅決的拒絕裡,它折射出來的,同時也是謀殺者的邪惡,對這種邪惡應產生恨意,而不是預先擁抱,放棄光榮志業的真正達成。

其實,這些愛上看集會後執垃圾的人很累,他們不如去睡睡,別老是抱怨人家裝睡。因為,真正被叫醒的人,是被志業叫醒,被光榮叫喚,被正義叫喚,並為此矢志不移,寧死不屈。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