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程水:無主權城市種族歧視法的笑話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厚多士」阿姐(圖:Youtube截圖

香港於2008年終於通過種族歧視法,現在平等機會委員會欲將「種族」定義擴大至包括國籍和居民身份等範疇,彷彿接軌世界,實質貶壓香港。

國際法對人權保障以國家為基礎

反對種族歧視是國際社會最重視的普世價值,(只) 因為種族歧視會導致戰爭。當然,在相信人類生而平等的現代社會裡,單因先天的膚色、世系、族裔等因素而作出差別待遇,絕對不能接受 (不過當這因素換成同樣先天的性別之後會有很多人能接受)。但國籍不是這麼一回事。雖然在民族國的處境下國籍跟世系和出生地有密切的關係,但國籍由始至終都是一個法律問題,是人為制訂的法律所造成的結果,背後體現國家主權。

國際人權組織卻不太會理會此差別,因為它們大多以「受害者識別」的方式理解問題。即使國籍嚴格來說並非先天,它們也會認為因為國籍某程度上反映族裔和世系,故基於國籍所作的差別待遇只是換了個名目的種族歧視。

須知道現時國際法對人權的保障仍然是以國家為基礎,消除歧視的主要責任仍然落於國家之上。因此聯合國的人權條約組織,其對各國人權狀況的監督和改善建議,往往假定了受監督的締約國有管理其國內事務的主權。而如果一個國家內的個別地區有違反人權的情況,這些組織的一般理解會是代表該國的整個政權須為該個別地區的情況負責,因為它既是主權所在,亦是國家責任的承擔者。

被歧視者來自持有香港主權的國度

然而包括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在內的這些國際組織,也許受蔡耀昌、何喜華、施麗珊之流的報告影響,面對香港的新移民問題時往往選擇性失憶。它們總是將問題理解成像是其他國家出現的對個別地區或國外移民的歧視一般,卻不會注意香港並未持有自身主權,而那些所謂被歧視者實質來自持有香港主權的國度。

可能因為歷史上從未有殖民者所遣的殖民會比殖民地居民的生活環境更差之例,這些國際組織無法或拒絕理解所謂的新移民根本是一場大國對小城市的劣等殖民。所謂的國籍歧視,一般而言都假定了有責任禁止歧視的政府同時擁有制訂國籍法的權力,因為這往往是一般國家的正常情況;但現時欲禁止國籍歧視的香港,國籍由中國決定。

國際社會不解為外來者打壓市民

更可笑的是,因為國際社會從未設想一個有自治權力的地區政府會為了外來者主動打壓自己的市民,所以它們根本無法想像佔社會大多數的本地居民才是被歧視的受害者。但香港卻正因為並未持有自己的主權,其政府會為了迎合持其主權的中國而為了那十三億人口在香港的疆域內帶頭歧視香港本地居民,在教育、入境、旅遊等政策上全面優待中國人,打壓本土利益。

故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應該從未想過,其對各國種族歧視問題的一貫政策和態度,來到香港會變成港共政權進一步打壓香港人的藉口。不去批評持有主權的中國未有停止中港之間引起種族問題的移民制度, 卻怪沒有主權的香港的《種族歧視條例》未能保障中國移民,何其荒謬。

成為中國殖民香港的同謀

訂立種族歧視法的國際責任,建基於一主權國有權管理其內部事務,不受其他國家干涉,而在「主權在民」的理念下更假定了一個國家不會為優待非公民而主動歧視它自己的公民。但這一切假設皆無法適用於香港的新移民問題上。不黯此結構性差異而強求香港像其他國家一般保障移民,只會成為中國殖民香港的同謀。

香港的少數族裔當然應該受種族歧視法的保障,因為上述假設仍大致適用;但中國和香港之間的一切問題皆涉及主權,在香港未成為擁有主權的國家之前,一切國際責任,在中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