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亞:Movie Friday——《生命中的美好缺憾》:賺到即時的眼淚


文:皮亞

生命中的美好缺憾
★★★☆☆

美國作家John Green近期紅到發紫,都拜網絡所賜,他日日在社交網站更新狀況,在YouTube上載教育影片,「努力經營」,終於人人關注。今天當作家,還可以像香港作家李碧華一樣,永遠保持私人生活神秘嗎?還是要學王迪詩,以PS執過的靚相做招牌,吹噓上流社會下流生活,自己寸嘴都未夠,要四圍找人鬥嘴先夠喉?講多無謂,看書最實際。

年初看John Green的第一部小說《Looking for Alaska》,講少年離家入讀寄宿學校,認識了不少奇怪的同學,又愛上寸嘴女孩Alaska,更一同睡了。關於少男少女心態和經歷,John Green算是寫得活潑佻皮,但少感性哀愁。這種觀感,帶到去《The Fault in Our Stars》(即《生命中的美好缺憾》),仍然一樣。小說在2012年初推出,立即就被荷李活製片買下電影版權。

為什麼John Green這部小說那麼快就被製片睇中,而不是其他小說,如獲書獎的《Looking for Alaska》呢?該是《生命中的美好缺憾》描寫的,是絕症愛情故事。作家有人氣,作品有絕症,夠話題,又催淚。

偉大定任性?

不是「心地唔好」,但又不能否認,偉大的愛情故事,多數都有情人「無法」終成眷屬,莎劇《羅密歐與茱麗葉》如是,還有受歡迎的電影《鐵達尼號》也是。《生命中的美好缺憾》的宿命更是由一開始就出現,兩個患絕症的年輕男女,偏向虎山行,竟然選擇相愛。當然,只有同病才會相憐,是同是天涯淪落人在談戀愛吧。影片未必看到偉大愛情,反而看到是任性。

《生命中的美好缺憾》的絕症男女,性格都帶點任性,想做就要做。任性是浪漫的,對於患絕症的人來說,想做就要做更是天經地義,此時不做還待何時?不過,戲中女孩的任性,看來比較「無謂」,她堅決不顧病情,要從美國飛到荷蘭,找素未謀面的作家,問他小說內同樣有絕症的角色,在小說完結之後,生命是怎樣?

小說完結後,角色還會有生命嗎?女孩對虛構的世界存在憶想、空想和狂想,雖然她在戲中啼淚連連,但我就覺莫名其妙。人在臨終前,最想做的是什麼?不同人會有不同選擇,但選擇要跟小說作家見面,好像就較難叫人理解。對於作者John Green來說,虛構了一個如此珍重作家的角色,相信最高興的是他。

影片角色的遭遇,或許是感動的,但又不能否認,故事的愛情觀,較為幼嫩,對白很多,有意思的很少。男女演員的性格也是長不大,特別是男主角,經常叻唔切。影片能賺到一點即時的眼淚,但就未能對愛情、生命、死亡有更多更深刻的覺悟。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