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亞:Movie Friday——《愛之放題》:是夢想還是夢魘?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文:皮亞

愛之放題
★★★☆☆

日文原名「愛之渦」,比香港中文名保守一點,貼題一點,但「愛之放題」也不算意淫,愛有很多種,不過戲內沒有「只愛不做」的角色,而且九成都是「只做不愛」,所以少寫了一個「做」字在前,只是看起來優雅,並不貼題。

與其再討論《愛之放題》是色情還是情色,不如再想深一層,想一想這種「亂交派對」是夢想還是夢魘。日本真的存在「亂交派對」嗎?世事無其不有,何況在日本?就算在香港,也有數個形式近似的私人Sex Club存在──不過不要問為什麼上網查不到。

色情行業,會不會是人類社會其中一種最早出現的行業呢?可以肯定的是,色情行業由來已久,原因最簡單不過,有求自有供。性慾望是與生俱來,可以透過宗教、道德、禮教去壓抑,無法完全消除。但問題又要回到起點──為什麼要消除性慾望呢?

日本算是少見「禮待」色情的亞洲國家,AV工業及文化制度健全,有規有矩,戲內的「亂交派對」,無論是主辦者或是參加者,都以禮相待,互相尊重。戲中學生妹初次參加,問主辦者可以拒絕男人嗎?主辦者說絕對可以。但他反問,既然要拒絕,又何必參加呢?來參加的人,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恨做恨到癲」。

影片導演三浦大輔把他的舞台劇搬上大銀幕,手法和節奏也很舞台劇,一場接一場,特別喜歡用真實時間來表現參加者的腼覥,和派對的冷場狀況。不過,假如以日本色情行業的標準衡量,《愛之放題》又「太斯文」了,一個對一個,男女入房前還要問現場有沒有人反對,當是搞笑還可以,過份美化又不必。

影片的做愛場面,算點到即止。其中看到的,是男女衝破圍牆,釋放慾望。女學生、女教師、女售貨員、男工業技工、男營業員、失業男孩,全部變成做愛機器,有人甚至找到勵志的一刻。但影片好看的地方,是派對完了,服務員把窗簾拉開,陽光照醒了各人,人人從極樂世界打回原形,呆立當場,沒精打彩,樣子比起派對開始前更垂頭喪氣。所謂「愛之渦」,就是說這些——一旦踏入縱慾的旋渦,雖然滿足了性幻想,但換來的是人生另一場夢魘。

《愛之放題》的諷刺是明顯的,是可憐的。既然講明「只做不愛」,男人又何必「諗多咗」,以為女人會愛上自己呢?這又是另一場夢想變夢魘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