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離地歪論 苦害香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12

圖片來源:Richard John Pozon

離地中產歪論,苦害香港。見有個自稱80後會計師開了個叫「辭職去南極」的page,寫了一篇混文,又是講自由行,講香港沒資格批評自由行,因為香港人也不是那麼文明,香港人的公德也不好,謂:

「如果正在閱讀這篇文的你有去過日本和新加坡,你就會感受到,所有市民都有修養的話,就算有多少遊客都壞不了他們的秩序。」

哈哈哈,到今日仍然拿日本新加坡來講香港?這種三毫子一啖的廉價「國際視野」還是省點吧!香港豆點地方,據旅遊事務署數字,香港在2013年接待遊客5400多萬人次,大陸自由行有4070萬人次,佔75%。[ref]旅遊事務署 – 旅遊業表現[/ref]你跟我講文明教養?這四千萬盡是斌斌有禮的君子又如何?香港的物理空間不也是同樣要容納這幾千萬人?香港的街道、商店、公共資源不也同樣要被幾千萬人佔用?

這個人嘲諷香港人,說自己在新加坡地鐵進食,即有途人勸阻,便說香港人只懂拍片「又要威又要怕事」,而不是上前規勸。

這個離地會計師不知人間何世,麻煩自己留意一下:香港地鐵許多鬧大的衝突,都是因為大陸人違規,而本地人勸阻不果,反被大陸人鬧個狗血淋頭。厚多士阿姐[ref]厚多士事件 – 香港網絡大典[/ref]就是最新例子。她縱容兒子飲食,有個中年女人好意勸阻,厚多士阿姐就發起癲來。

為甚麼要拍片?拍片就是怕事?有幾多拍片人正是衝突的主角,你知不知道?拍片就是為了留下證據,報警都有憑藉,而且廣傳影片就是為了證明大陸遊客劣行的普遍性,證明香港人不是無理取鬧。不然又有人會說,只是香港人抹黑同胞,然後至死強辯大陸客「品行不端」,不過是「都市傳說」。

會計師似是而非的論調,就是這些年來流毒千里的左傾路線,沒有誰比誰更高尚,你們香港人自己的公民質素也不是很高,有甚麼資格去說大陸人?我們香港人就是有這個資格!指正厚多士母子的阿嬸,可能是個爛賭婆,但難道因為她爛賭,她就沒資格維護地鐵內不應飲食的風俗?

香港公民質素不好,是香港人家內事,如何提升是香港的問題,與大陸客在香港撒野根本沒有關係。這篇混文,我是見林輝心照不宣非常同意地轉發,才能一開眼界。膚淺加上離地(或者再加立心不良),就變成妖言惑眾!這種僞西人在說:如果你不是聖人,你就沒資格拒絕大陸客劣行;如果你自認是個良好公民,你也只可以苦口婆心去感化,然後邪風劣俗繼續橫行。

這種極端相對主義的論調,看似是以文化修養為論,但實際上是以理殺人,將道德標準推到極端,令人人變成仆街,抹除是非標準,便沒有誰比誰高尚。

這種文路,在香港的教育階層特別流行,因為讀書讀得多,是真會壞腦。他們挖空心思,只為瓦解香港人的主權觀念,令香港人變成奴隸,令他們變成軟弱依從的家嫂,令他們忘記自己是香港的主人。

香港人是香港的主人,我們當然有資格去維護香港,這不需要我們是完美無瑕的聖人!我們不是孔孟,也可以行仁義之道!邱吉爾又煙又酒,也可以跟宣稱奉行素食主義、愛護動物、克苦自律的希特拉對抗!

明刀明槍的親共宣傳,不及包著憐憫和自省花紙的「公知」式歪論。堡壘從內部瓦解;主權瓦解,由觀念開始。中共為甚麼要中國人自我批判?因為要將你的自我形象貶到至低,你就失卻是非界限,失去批判邪惡的著力點!極端相對主義的「左膠」愛言民主、環保、反對資本霸權,但其實他們在瓦解香港、瓦解一個社會,最終他們宣稱的敵人——極權、資本霸權,由是長驅長進,收割一個支離破碎、心志散的病弱民族。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1. Nick Parker

    老朽自命向來是堂主文章的擁躉,不欲跟你抬槓。「辭職去南極」我之前聞所未聞,因著你的介紹便特意看了,看後卻與之深有同感,並不覺得他/她所說的有絲毫不對,也絕非你所指的「離地中產歪論,苦害香港」。不明你何以這大反應。

    縱觀其整篇文章,「辭職去南極」並無講過「香港沒資格批評自由行,因為香港人也不是那麼文明,香港人的公德也不好」這句說話、也不見得有這個意思。他只是引用三兩例子,道出香港人自己的不文明普遍存在、許多時與大陸人不遑多讓「有得揮」、甚或有時更有過之而無不及的、鐵一般的事實,並著香港人在佔領道德高地唾罵大陸人不文明的同時,也莫忘自省自救而已。換句話說,也套用堂主的說法:他不過建議香港人這個「香港的主人」在不滿「大陸客在香港撒野」的同時,也得理會一下「香港公民質素不好」這樁「香港人家內事」而已。

    「辭職去南極」一文道出了香港人普遍虛偽冷漠狡獪無耻的一面。這不止不討好,更証明了簡直是討打,然而真珠都冇咁真,再唔啱聽都係咁話者。

    堂主許是反應過敏上綱太急?要說到「歪論瓦解香港使極權霸權長驅長進」的話,則某些「本土派」只識自詡港人優秀、華夏遺民、搭地鐵都曉縮脚予人行,卻惘顧港人其實不堪的事實,不也許更會「苦害了香港」乎?

  2. Nick Parker

    還有一語欲奉勸堂主:中產何辜?因何針對中產?這予本土大業何益?離地中產、逢中產必離地這種真正荒謬悖論,是陳雲根一系的牙慧,戕害不假思索的愚者至深殊不可取。堂主是智慧之人,不宜拾而從之。

  3. Nick Parker

    若如你說「堡壘從內部瓦解;主權瓦解,由觀念開始」,則觀念打一開始便須得王道正確含糊不得。欠缺自省、自高自大的「本土意識覺醒」只是虛幻一場,吸引的只是義和拳式的烏合之衆,終究不能壯大遑論有所成。中共著其國人自我批判固沒安著好心,不等於你我從此就不須再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這些都本是常識吧?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