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慰宗﹕與動物閒話家常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由作者提供

文﹕麥慰宗(動物傳心師)

Joan把她的「兒子」遞給我。「啜!啜啜啜!」久未見面,Jerry大刺刺地舐了我的唇。嘩!熱情太甚,我不斷扭頭,希望有一線生機躲開密集狂吻,小傢伙不斷在我懷中扭動身體,追著我的臉贈送口水,我大叫﹕「Jerry,Stop!Stop!」小子不理我,一雙笑眼傳來一句「好玩。」拿他沒法,求助於Joan,這位媽媽卻在陶醉,喃喃自語﹕「從來沒被一個男人目不轉睛地凝視半小時,一碰到Jerry的眼神,他就眉開眼笑,老公也不會這樣對我。」

以前住離島,我和Joan一家曾是鄰居,不時彼此探訪,後來我搬到島的高處,大家見面少了,幸好「人朋狗友」間中趁行山經過來串門子。那次他們來,印象深刻,因為我一邊跟Joan聚舊,一邊跟Jerry對答,又忙著轉述Jerry的話給他媽媽。當時想,我和Jerry像在分享只有我倆知道的悄悄話,現在回想,如果我們三方能夠一起聊天就好,Joan一定會驚訝她兒子很搞笑。

動物情深款款的眼神,人類怎能抗拒

甜絲絲後回過神來,Joan終於打救了滿面口水的我,説﹕「為什麼不把他放回地上!」是的,我忘了積克羅素㹴的特點,矮小,跳高能力有限。Jerry跺著腳,一時望媽媽,一時望我,希望重回剛才的寶座。他傳來短語﹕「抱我,抱我」,我笑著回應﹕「我不會中計的,不要你的口水。」待到媽媽終於令他安靜地伏在我跟前,這位重情的男子直直地望著我的眼,給我傳來「一幅黃色兜的圖像」。我問Joan,她説﹕「沒有呀,Jerry的飯兜綠色、水兜橙色。」

Jerry巴巴的看著我,那個「黃兜」再次浮現在我心上。媽媽忽然說﹕「他有一個黃兜,一年才用一次,因為上面寫著HAPPY BIRTHDAY。」這時Jerry興奮起來,繼續望我,「一塊堆滿白色奶油的蛋糕在我腦海閃過」。不會吧?狗狗怎吃奶油?我的左腦插進一句。我給Jerry傳過去一組動畫——「一塊赤裸裸的褐色蛋糕,奶油放在旁邊一個小小的心形圖案上,然後在上面打了一個大大的交叉!」

電光火石間Jerry傳來圖像——「他頭頂有塊平實的褐色蛋糕。」然後他雀躍地繞著茶几走來走去。他知道兩個人類正在就著茶几吃東西,他猜是奶油蛋糕,就算不給奶油也行,他也要吃。

Jerry想知道茶几上的秘密

Jerry與他的生日飯兜

我問Joan,Jerry生日通常吃什麼?Joan説鮮果奶油蛋糕,通常是芒果。我問﹕「奶油!狗狗可以吃嗎?」朋友説一年才一次,怕什麼?話音剛落,小傢伙雙眼發光,回敬我搞笑動畫——「他頭上的褐色蛋糕忽地堆滿亮晶晶的奶油」。我拋下一句﹕「小子你贏了。你媽不懂得這樣聊天多有趣。」Jerry笑起來,不斷竭力跳高,伸長沒法伸長的頸,希望探究茶几上的秘密。當我和Joan舉起茶杯的時候,他的亢奮到達頂點。不過牠的希望落空,我們根本沒有想過給他,因為我們在吃月餅,這種三高食物人類都應少吃,何況狗狗。

很多人找我傳心問動物生老病死或者想改善牠們的行為問題,我把Jerry的故事寫出來,希望大家知道傳心可以閒話家常。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