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報道】回顧《種族歧視條例》立法歷史 證平機會欲裝港人彈弓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inmediahk

文:何鈞泰(實習記者)

平等機會委員會由上月開始至十月七日就「歧視條例檢討」諮詢公眾,當中包括研究將國籍、公民身份和香港居民身份納入《種族歧視條例》的保障範圍。由於相關修訂疑特別為保障大陸人免受香港人抨擊而設,故引起大量香港市民不滿。本報翻查該條例的立法相關文件,發現當日政府為立法作諮詢時,曾特別強調新移民將不會特別受到相關立法的保障,以釋除市民對立法的疑慮。如今平機會試圖修訂《種族歧視條例》以保護新移民,明顯有違當初立法時市民與政府之間的共識。

主權移前初次諮詢 逾八成人反對立法

隨《性別歧視條例》和《殘疾歧視條例》於一九九五年實施,為進一步消除歧視,香港政府於一九九七年二月發表了《平等機會:關於種族歧視的研究》諮詢文件,首次就種族歧視立法進行公眾諮詢,但在所得回應當中有超過八成人反對立法,當中以本地商會的反對最為強烈。基於是次諮詢結果,政府同年決定暫時不就種族歧視立法。

值得注意的是,當日的諮詢文件傾向立法應保障新移民。該文件指出,關注種族議題的國際組織多認為種族歧視應包括「對一文化體系內任何可被識別的小眾的歧視,即使被歧視者與主流群體的族裔相同」(discrimination against identifiable minorities within a particular culture, even those of the same ethnic stock as the host community),而從中國來港的新移民屬於此類小眾群體,且間中面對不公平待遇,故應研究他們是否遭受種族歧視,並就此諮詢公眾意見。

結果是回應者對此持強烈反對態度,有人認為大陸人受到的所謂「種族歧視」,多是由於他們自身的反社會行徑和拒絕融入社區所致,亦有人覺得以法例保障這些不檢討自己行為的所謂小眾乃極度荒謬的舉措。是故有理由相信,九七年的諮詢之所以換來超過八成的反對意見,以致政府最後決定擱置立法,跟其試圖保障新移民有很大關係。

主權移交後決定立法 一百八十度轉變

二零零四年九月民政事務局發表《立法禁止種族歧視》諮詢文件,告知公眾政府已在原則上決定就禁止種族歧視向立法會提交條例草案,並指該局在過去兩、三年間作重新諮詢後,認為社會各界對立法的態度較以前開放,亦有調查顯示過半市民支持立法,為立法鋪路。

對於新移民,這次政府的立場卻與九七年時完全相反,認為「他們受到的歧視待遇並非基於種族,而是一種社會歧視,因此不屬條例草案擬涵蓋的範圍」。到底是因為汲取了九七年的教訓,還是因為主權移交後的政治原因才出現此立場轉變,實在無從得知;但對比兩份諮詢文件,確有充份理由相信諮詢的結果之所以短短幾年間從逾八成反對變成過半數支持,成功為《種族歧視條例》立法奠下民意基礎,新移民被剔出涵蓋範圍是關鍵因素。

破壞立法共識 形同出爾反爾

從上述歷史可見,《種族歧視條例》之所以成功立法,很大程度上是建基於新移民不會成為受保護對象此一市民與政府之間的共識。如今平機會以檢討保障範圍為名,欲納新移民為相關保護對象,無疑是試圖利用經已立法的既定事實,借修訂之名強迫香港人接受他們在昔日立法諮詢時最強烈反對的一環,手段極不光采,幾近卑劣。不提出另立法例的建議而藉修訂既有法例以禁制香港人,更有濫用程序之嫌。如此行徑,皆顯示平機會蔑視香港人的利益和意願,與民為敵。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