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南:鬼節當前寫番篇鬼話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Johnson Cameraface

文:崑南

今晚鬼咁精神,發現鬼節當前,講下鬼都會幾過癮。

細個怕黑,因爲住四層高,舊樓的木樓梯,踏上去發出怪聲,沿途無燈,聽埋好多鬼古,自然怕鬼了。長大了,讀聊齋,隻隻鬼多是靚女,又對文人癡心,於是想,就算有鬼,都可以風流一下先。

逐漸發現一個道理,一個人怕死纔會怕鬼,好簡單,遇上鬼,最多賠上條命,如果唔怕,話之佢係人或係鬼。但,殘酷的事實,許多時候,人比鬼還可怕,因爲人害人,往往令到你死左都唔知爲乜。

其實,我想寫鬼,不是講這些,而是從「鬼」這個字,我們可以感覺到廣東話的生命,是何等活潑,何等令人着迷。

鬼字可正可邪

個「鬼」字,一點也不簡單。「鬼」是百搭,是萬能 KEY. 妙在可邪可正,或有時正邪之間,無所適從。一聲「撞鬼牙?」(不是「撞鬼呀」),便在不同的場合,不同的高低聲,就出現不同的解說了。

這個人「鬼咁衰」,同:你真係「鬼咁衰嘅jet」,便大異其趣了。前者是衰梗,後者衰得嚟有欣賞價值。把兩個字倒轉,「衰鬼」,則因人而異,當普通人叫你「衰鬼」,同你的戀人叫你,感覺上便完全不同啦。

其他如鬼咁靓,鬼咁棧鬼,鬼咁抵死,鬼咁銷魂,鬼咁欲罷不能等等,這個「鬼」本是名詞, 但用法已變了形容詞,語聲上又會加些動詞的意味,真是出神入化,妙到巔毫。外省人一定會問:鬼咁靚,究竟靚成點。他們更不解的是,鬼通常是可怖之物,何來靚呢?鬼咁銷魂,鬼是銷魂的嗎?對于廣東人,是不需要答案的。既然鬼是無形之物,這個虛無,可以代入不同的名狀。

北方人不明白

所以,當人們以爲叫外國人爲「番鬼佬」(或只稱鬼佬 ),便定性爲貶詞,未必也。我地講番薯,番瓜,番笳,難道把這些東西低貶不成?番者外來之物。此佬,番而鬼,可見其中別有樂趣的地方。北方人把「見外」轉化爲「老外」,乜野幽默都無,更失去親切感。老友鬼鬼,我地稱呼外國人爲鬼佬,其實好有親切感的。 這方面,北方人死多次都唔會明。

曾認識一個人,他說白天走路,經常見到鬼,他們在街上就像我們一樣,在我們的身邊左穿又插,說得鬼咁認真。正如有人愛講左眼見到鬼一樣,鬼咁離奇。最真實還是我的一個朋友,他的確天天與鬼爲伍,因爲他身在外國,天天同鬼佬打交道也。

中共是鬼國

最近幾年,我們稱中共稱爲鬼國,這一點,意義是被釘死的,沒有任何岐義,所謂神州的確變成鬼域了,非常恐怖。我們與他們所走之路,是人鬼殊途,其實,就算做左鬼也不想番入去呢個鬼門關(世上有其他鬼門關也)。強國要滅祖宗滅文字,要廣東人失聲,一句話講完,廣東人甯願做鬼也不會放過他們。

寫到這裏,收到一個短訊:689休假中撞車垂危。

我頂,又係發噏風,鬼同你癫。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