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專欄:中港愛美麗】長沙灣途中地鐵車廂內的時裝評論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Niall Kennedy

文:陳雲

我的時裝評論,某些大陸女人的短裙衣裝與短期行為。

昨日,二〇一四年八月六日,夏曆甲午年七月初十日,我在西鐵有奇遇。一女子相貌不俗,穿灰色A字皺摺短裙,下擺翹起,如幼年跳舞小姑娘,透明鬆身長袖米色薄紗恤衫,袖口緊窄,呈現中空燈籠,孔明燈未升空的形狀。

她站住的時候,看來還端莊,只是衣裝顯得過火和過時,反正outdatedly overdone,即是overdone in an outdated manner,是大陸女人的常態。我由於當日返回大學圖書館借書,背負甚重,便行自動樓梯,該女子行側邊的樓梯。好戲來了。她這麼高跟鞋踮足一走,婀娜多姿,上身的孔明燈充氣了,下身的短裙迎風而起,底褲高不可見。上了樓梯,在平路走,身邊的白髮老太婆說:「真是有礙觀瞻!」老人家吐出一句優雅粵語,令我香港城邦生輝。

他身邊的老公就不大好,說「剛才好像是無下裝,無上裝我才喜歡看。」老太婆不搭理他。

在美孚地鐵轉車出九龍,豈料那短裙女子也同在車廂,但她忽然走向另一邊背向我。我以為她剛才受了我的注目,忽然知所避忌。豈料定神一看,原來她遇到勁敵!我右手邊是一個黑長裙,裙身中間是鏤空的大陸女人,裙上身緊貼,下身放鬆,中間長而收緊,令身材高挑,而且裙面是反光的膠質,這是密縫的黑絲綢的質地,價值不菲。但拜託,這是晚禮服啊!她身邊呢,是一位身穿碎花裙子,頭戴船型草帽的大陸女子。這是六十年代去郊遊野餐的裝束,不適合由葵涌去長沙灣一段地鐵的metro ride。她們該是在荃灣、葵涌一帶住賓館的大陸遊客吧,黃昏出城玩去。

短裙女子見了兩個勁敵,當然要躲閃,然而她使出渾身解數,就是頻頻回眸,而且兩手握住車廂中間的不銹鋼柱子,傾側腰身,我好奇看了,這就出事!她竟然雙手扶住鋼柱,搖擺腰臀,以克制的風格,跳起mini pole dance來。

某些大陸女人就是這副德性,好像怕嫁不出的樣子,無時無刻不顯露本錢,有好東西就巴不得要掏出來。短裙少女遇上短期行為,就是如此。我香港城邦女子,切記要莊敬自強,不要跟隨大陸女人,與她們一般見識。

須知道,鬥賤,是沒有底線和標準的。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