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安尼:走向指導經濟之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Thomas Hawk

 

先問一個問題:《基本法》的「五十年不變」所指為何?答案是,根據《基本法》第五條,「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不錯,至少《基本法》沒有說「馬照跑,舞照跳」到2047。

下一個問題:社會主義制度同資本主義制度有甚麼分別?要解釋這兩個名詞應該可以寫好幾篇論文,亦非本文能力範圍之內。簡而言之,社會主義的指導式經濟,由上而下決定資源如何分配,發展方向為何;資本主義奉行自由市場經濟,由下而上,即是市場供求決定資源分配及行業發展。

再舉個實例:1950年代末,中國政府推行「大躍進」,要求全民土法大煉鋼,訂明生產量目標。換而言之,政府將人力資源投入煉鋼,要各地方政府「跑數」。由上而下的好處,是如果領導人全知全能,即可引領全國人民朝正確方向走,實踐「超英趕美」的夢想。不過,如果領導人判斷錯誤……後果可想而知。

梁式大躍進

如果你相信香港「五十年不變」,你大概以為香港不會出現「大躍進」的局面。不過,根據多個傳媒引述政府消息報道(《大公報》、《852郵報》、《now新聞》),政府提出更改今年內部資源分配的機制,以往由各部門各自提交計劃予高層爭取經費,往後就變成特首擬訂施政報告政策之後,方邀請有關部門入標領款。未被邀請的,就唯有靠本身既有的經費推行新政策。

重點顯而易見:以施政報告為起點,呼召部門「攤大手板」領取經費。政府消息稱,這個改變並非要架空部門,只為減省工作流程,反正「不少施政報告的政策都由部門構思」。政府的意思,就是盡量令這個「Bottom-Up」變「Top-Down」的安排顯得越平常、越等閒就越好。

但心水清的你,不難明白梁特首上任之後,先將《施政報告》發表時間由每年十月改為每年一月,變相令緊隨其後、由財政司司長主理的《財政預算案》變成《施政報告》的附庸。《施政報告》縱然的確有部門構思的成份,實際上亦不過按梁特首的意志或需要而編撰。論減省工作流程,對於一個政府或者一間企業而言,Streamlining的重要性實在難以打入三甲,一些重要的原則與價值觀,亦少有因為此讓步。一句到尾,政府為這個轉變的解釋,根本站不住腳。

長官意志決定資源

當政府資源分配方式,由過往一眾政務主任(AO)反覆討論政策並得出合情合理的方案並呈交高層審批;改為按長官意志自行決定、「落柯打」叫下屬依樣畫葫蘆之時,設想你是AO,你會情願自己跟隨主旋律起舞然後獲邀入標,抑或堅持己見結果未獲新的資源做新project而只可以調動現有經費?健吾口中的「新馬房文化」,其來有自。

梁特首近日將「反佔中簽名運動」定性為「反暴力、反犯法行為」而認定官員參與簽名是「應有態度」,令大眾對於公務員「政治中立」的形象有新一重認識。一波未平,資源分配改為由上而下,「為政治服務」從以往不可見光的潛規則,堂而皇之登堂入室。

用光外匯儲備絕非難事

政府以要求各部門由2016/17年度開始削減1%開支為煙幕,掩護這個從根本上改變政府理財及分配資源的決定。大家或者更關心公務員會否凍薪,更甚於一些原則的問題。此時此刻,我想起傳媒大亨何柱國妙論梁振英連主業戴德梁行都可以經營失敗而清盤,擔心由梁振英「打骰」治港可會「一舖清袋」。香港走向梁特指導經濟之路,再參照曾焯文列出的大白象工程清單,前朝遺留的一大筆外匯儲備,要用得一乾二淨絕非難事。

至於錢往何處去、誰人從中得益,有常識有邏輯的你,應該不難猜到。整件事的重要性,隨時較「佔中/反佔中」有過之而無不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