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鈞泰:《基本法》帶頭國籍歧視 歧視條例檢討為虎作倀


圖片來源:psychosteria

平等機會委員會上月開始的「歧視條例檢討」諮詢中,對《種族歧視條例》的建議修訂包括加入國籍歧視,令基於國籍而作出的差別待遇可被視為種族歧視而違法,表面上是與西方國家的種族歧視法接軌,實際上卻會因《基本法》本身已歧視非中國籍而令中國籍和非中國籍之間的不平等變得更嚴重。

現時的《種族歧視條例》第8(3)(d)指明任何基於一個人的國籍、公民身分或居民身分而作出的行為不屬於基於其種族而作出,故因國籍而有差別待遇不屬於種族歧視。平機會覺得此「一刀切」的豁免過於廣泛,應該廢除,改為只保留個別具體的例外情況,例如因居民身份的法律和出入境法例而造成的差別待遇,能獲得豁免,不被視為歧視;除此以外,任何基於國籍而作出的差別待遇都可以被視為種族歧視。

《基本法》嚴重歧視非中國籍 在港出生亦無居港權

不少人以為任何人只要在香港出生便即享有居港權,其實不然,因為此原則原來只適用於中國籍人士。《基本法》第二十四條規定非中國籍人士只在兩個情況下可以擁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資格:(1) 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並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2) 前者在香港所生而又未滿二十一歲的子女。對非中國籍人士來說,要取得居港權,單是於香港出生絕不足夠。

去年高等法院上訴庭所處理的一宗與外傭居港權相關的司法覆核案件 (Gutierrez Joseph James v Commissioner of Registration, CACV 22/2012) 便是最好的例子。

案中申請人是一位外傭在港所生的十歲兒子 (由其母親所表申訴),外傭居港權案失敗後該母親只欲替非中國籍但在港出生的兒子爭取居港權,但申請仍被駁回。雖然該兒子在香港出生、長大,正在香港就讀小學,積極參與社區的體育活動,朋友全都在香港,但因出生以來一直以訪客簽證留港,便只因曾離港十數天而被裁定無法滿足「連續七年」的要求,更因生活上須依賴無法保證能長期留港的外傭母親照顧,而被裁定無法證明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比照那些全都非香港出生卻每日都有能來港「家庭團聚」的單程證兒童,更見《基本法》的不公義。

廢除豁免國籍差別待遇 變相只容許歧視非中國籍

《基本法》是香港憲法,凌駕一般條文法。因此,無論《種族歧視條例》如何修訂,也無法影響《基本法》的內容和有效性。當《基本法》本身就存在著國籍歧視時,修訂《種族歧視條例》將國籍歧視定為違法,等於令《基本法》的國籍歧視變成唯一合法的國籍歧視,而這歧視完全只針對非中國籍,變相進一步鞏固中國籍與非中國籍之間的不平等地位。以反國籍歧視之名加劇對非中國籍的歧視,就是是次修訂的客觀效果。

擬納移民身份入保障範圍 亦有間接歧視之嫌

除加入國籍歧視之外,平機會亦建議將基於移民身份而出現的差別待遇列為種族歧視,似是欲為新移民再添另一層保障。在這方面,平機會援引澳洲的種族歧視法作例子,指該法有訂明保障移民到澳洲的人。然而,澳洲 (或其他國家) 跟香港最大的不同,是其移民制度對本國國籍以外的不同國籍移民申請人並無差別待遇,而香港的移民制度卻是一面倒地優待中國籍申請人。

不但單程證申請者完全無需資產審查,更有只開放予大陸人的「輸入內地人才計劃」,都證明中國籍非香港居民在移民申請上有明顯的制度優勢,本身就是一種針對非中國籍人士的制度性歧視。因此,將移民身份納入《種族歧視條例》保障範圍,最大得益者肯定是中國籍申請人,變相間接進一步強代對非中國籍人士的歧視。

在《基本法》明顯有國籍歧視的情況下,平機會欲修訂無法改變《基本法》的《種族歧視條例》以禁止國籍歧視,只會諷刺地進一步優待中國籍和加劇針對非中國籍的制度性歧視。平機會不可能不熟知《基本法》,故意視而不見,根本說不過去。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