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鈞泰:圖借外國例子混淆視聽 僭建「居民身份歧視」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Jon Wiley

平等機會委員會在「歧視條例檢討」諮詢中建議修改《種族歧視條例》,令基於「國籍、公民身份和香港居民身份或相關身份」的差別待遇可被定為種族歧視,相關建議修訂被指欲進一步保障在港大陸人的利益,打壓香港人。

平機會分別援引了英國、澳洲和紐西蘭的種族歧視法,嘗試證明這些差別待遇在其他普通法國家亦會被視為歧視,以為相關建議修訂提供法理基礎。然而,平機會提及的三國法律其實並無禁止任何基於居民身份的歧視,而所謂「公民身份」實質上只是國籍的伸延,不一定是規管公民與非公民之間的差別待遇。以此三國法律為例解釋修訂的需要,平機會實有以字詞混淆視聽、誤導公眾之嫌。

英澳紐三國法律保障範圍不一
平機會搬龍門欲取最小公倍數

平機會建議一次過大幅度增加《種族歧視條例》的保障範圍,將國籍、公民身份和居民身份一併列為保障特徵,指香港現時的做法落伍,「與多個其他司法管轄區 (如英國和澳洲) 的立場截然不同」。但事實上,澳洲的《1975年種族歧視法案》並沒有將國籍列為「種族」定義的一部份;英國的《2010年平等法案》有將國籍納入種族的定義之中,但沒有包括公民身份。

平機會提及的三個國家之中,只有紐西蘭的《1993年人權法案》把「國籍或公民身份」(nationality or citizenship) 定為保障特徵。雖然澳洲在種族以外另將移民列為保障特徵,但此做法未見於其餘兩國。由此可見,上述三國對國籍和公民身份等特徵是否應受種族歧視法保障,立場都不盡相同,平機會指香港未有保障國籍和公民身份是跟它們的立場「截然不同」,未免有所誇大。

更甚者,平機會還曲解了澳洲尚未實施的《2012年人權及反歧視草案》,指它「把基於國籍或公民身份歧視的保障擴大至僱傭範疇」。翻查該草案原文,相關條文的效果其實完全相反,是將對國籍或公民身份歧視的禁止局限於工作或工作相關範疇[ref]第22(3)條:「Discrimination on the ground of [(d) nationality or citizenship]… is only unlawful if the discrimination is connected with work and work-related areas …」[/ref],而絕非平機會所指的「擴大」。

事實上,如果平機會的建議修訂被通過的話,屆時香港《種族歧視條例》的保障範圍將會比英、澳、紐三國都更闊。平機會指香港現時的做法跟他國截然不同,暗示其建議修訂只是令香港跟他國在種族歧視法上睇齊,未免誤導。

「公民身份」僅國籍伸延
居民身份歧視毫無依據

平機會欲將居民身份列為保障範圍,使「居民身份歧視」變成非法,以保障大陸新移民。居民身份和公民身份僅一字之差,由於香港法例並無「香港公民」而只有「香港永久性居民」的概念,不少人或會以為「居民身份歧視」只是「公民身份歧視」在香港的應用,但外國將公民身份列為歧視保障特徵,其實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一些國家的種族歧視法將種族的定義擴展至包含「國籍或公民身份」,規管的是基於一個人屬某國籍或為某國公民而作出的差別待遇。「公民身份」只是國籍的伸延,以涵括一些國家可能在其法律上不視其某部份國民為公民的情況。將國籍或公民身份列為歧視保障特徵,要求的是平等對待不同國籍人士或各國公民,而不是限制本國公民和非本國公民之間的差別待遇。

但列居民身份為保障特徵卻不同。平機會所建議加入的居民身份歧視,針對的正是香港永久性居民和非香港永久性居民之間的差別待遇,若是在外國,這等於限制公民較之於非公民所能享有的權利,可謂匪夷所思。將此視為歧視跟外國法例列公民身份為保障特徵性質完全不同,是為保障大陸人和新移民度身訂造的嶄新「歧視」。平機會不清楚解釋兩者的差別,卻說外國也有禁止針對公民身份的歧視,明顯是混淆視聽。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