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大澂:拆穿「打大鱷」謊言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GraphicReality

我不厭其煩連續多篇文章拆解金融管理局神化自己的惡行,也真的是迫不得已。因為長久以來,主流傳媒一直都避重就輕,不會或不懂挑戰1997年主權移交後,金融管理局不以港人利益為依歸的離地立場。上次分析了98年港府及金融管理局入市力保聯繫匯率,絕非為港人而只是為高官仕途97後港府的面子而入;今次就嘗試一下,拆穿金融管理局,特別是前任總裁任志剛「引以為傲」的「打大鱷」謊言。

港美經濟一熱一冷

1997年亞洲金融大崩壞,泰國印尼相繼出事,資金由亞洲流出,使亞洲多國貨幣兌美元均有大幅貶值之壓力,當然港元也包括在內。而香港境內的房地產泡沫亦同時升到尾聲隨時爆破,炒樓一夜賺幾十萬的瘋狂時代不再,換來的,是一夜輸身家的後泡沫慘痛現實。

股市方面,恆生指數於1994年創出歷史新高,經過兩年多的調整,於1996年10月升穿1994年的高位,然後一年間由約12,000點,大升30%至97年8月的16,800點的泡沫新高。香港樓房股票的價格在派對過後調整,實是自然不過。

美元指數在亞洲金融大崩壞期間,由1997年頭的89水平,升至1998年頭的100,足可見資金流到美國避險。

香港炒股炒樓的泡沫經濟爆破,但港元卻定價掛鈎美元,且美國經濟仍然在上升階段,美元指數一年內急速升值10%,港美兩地經濟一熱一冷,個個搶美元棄港元,這就是聯繫匯率受到脫鈎壓力的根本原因!

巨型基金沽空港元無肉食

港元果真要脫鈎貶值,那用港元計價的港股,除了自身因素要調整外,還會因為匯率變動而再下調。如果我是負責任的外資基金經理,眼見港元兌美元有機會貶值10%以上,那港股理論上亦最少要下調10%。因此我當時也會立即沽貨離場,一來把港元換成美元,可避免匯率及股價上的雙重損失。二來用美元投資於仍在上升階段的美國股市。如此正常的避險套利市場行為,當年的任志剛曾蔭權,卻將其轉化成「大鱷攻擊香港人」的Spin exercise

無可否認,當時掌握到這些基礎因素的基金,自然亦會想辦法從中取利,包括沽空期指港股及港元,但如非港元當年硬要與美元掛鈎,使港元面對巨大的貶值壓力,根本就不會造就機會畀基金從中取利。而且,沽空股票及期指等,如上次所講,金額不能大,又限制多多,而沽空的市場,對國際巨型基金來說太微不足道了,因此沽空港股及期指,決非港股大跌的主因。

香港史上最大的都市傳說

理解到當年的亞洲經濟情況及國際資金流向,大家就會明白當年所謂的「打大鱷」,其實只是任志剛曾蔭權等人,製造出來的「稻草人」,轉移港人視線。加上十幾年來主流傳媒洗腦式的宣傳,令港人信以為真當年有「大鱷」要造市推倒香港,由此認同當年港府及金融管理局要動用1,000多億入市「救港」,這個真是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最大及最可惡的謊言!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