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我手寫我口 香港會失守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DJ Anderson

網上報刊粵民時報本年六月創刋,編輯後台背景不詳,全部文章用俚俗粵語粵字寫成。主張中文、粵文區隔,以為華夏正統非關大體,只要我手寫我口,用粵語虛詞俗寫代替白話助詞代詞,即可保育發揚粵文,抵抗中共普通話殖民。殊不知此舉低貶粵語為次文化、次階級語言,難登大雅之堂,而喪失華夏泉源,勢必令香港荏弱不堪,任由境外勢力魚肉。

況且粵民時報文字,除以粵語虛字俗寫代白話助詞代詞,更因襲共產中文惡性西化句式,甚至部分粗鄙詞彙。香港中文的發展正路係文白粵交融,繼往開來,成為華夏雅言。

粵民時報第一篇文章,梅小戈的《梅氏邏輯:本土化 書面語》,開宗明義,主張中文、粵文區隔,粵人我手寫我口。其認為華夏正統非關大體,反而粵人如今被迫寫的白語文書面語,除正、殘體字之別外,大抵與北人書面語「相差無幾」。普通話於是乎易借「漢字表意唔表音」之功能,將粵語消滅。

言文不一是常態

然而,華夏三千年來,言文從不一致,否則當今一般唐人,無可能重大概睇得明史記老莊,唐詩宋詞。反觀現代英國普通國民,連讀四百年前的莎翁英文都困難重重。我手寫我ロ,不加雕琢,後果必然粗野無文。英文雖係表音文字,但彭定康作文寫書,一定用皇室英文(Royal English),而不會用倫敦土語(Cockney English)。

五四運動打倒孔家店,廢除文言文,提出我手寫我ロ,掉棄文化根基,開文革先河,早已鑄成大錯。香港幸得英人堅持中港區隔,保存國學雅言,粵語古風,已是華夏文化最後一站,絕不可妄言全面「我手寫我口」,重蹈覆轍!

粵語入文,如果不理語境場合,一味我手寫我口,通篇胡亂自造的怪字、別字、同音字(如,o賴、嚡十十、long嚟、比人鬧,雞脾;正寫哀、舐屎窟、輆澀澀、狼戾。俾人鬧、雞髀),再加上共產中文的惡性西化句式、甚至匪語土話,完全不見經典,未經文書鍛煉,則粵文與三千年華夏文明脫鈎,淪為次文化、次階級語言,停留在戲謔文字的階段(如香港五、六十年代的三及第文學),永遠難登大雅之堂!

讀音變化太快 文化源流斷絕

另一方面,這種表音俗字,只有香港及部份廣東省的人睇得明,其他地區之唐人不會睇得明。而由於中文讀音變化快過字形變化好多倍,即使一百年後的香港人亦未必睇得明。情況正如台灣閩南話的自造字,香港人睇到一頭霧水。香港中文,若踏上爾條邪路,就會變成自閉土語,無法以華夏傳統,大雅天下。

而今就以梅氏文章中一段為例:

喺一個多語言,而呢啲語言之間又唔可以穩態並存嘅社會,作為一個新生人(細路或者外來客),佢面對一個語言抉擇嘅時候,邊個語言最多人用、邊個語言得到官方支持,噉佢就會選擇邊一種語言。

所以喺廣東,即使唔公開咁、強硬噉「推普廢粵」,用番溫水煮青蛙嘅辦法,你一樣係死,因為你同佢冇文字嘅區隔,你寫嘅書面語,同佢寫嘅書面語,竟然係相差無幾嘅,咁呢個時候,佔據優勢地位嘅煲冬瓜,就可以藉著漢字嘅表意功能,將你粵語「融合」喺佢嘅勢力之下。

玆試譯為中共現代漢語:

在一個多語言,而那些語言之間又不可以穩態並存的社會,作為一個新生的人(小孩子或者外來的人),他面對一個語言抉擇的時候,哪個語言最多人使用、哪個語言得到官方支持,那麼他就會選擇哪個一種語言。所以在廣東,即便不唔公開地、強硬地「推普廢粵」,只是使用溫水煮青蛙的辦法,你一樣是死定的,因為你跟他沒有文字的區隔,你寫的書面語,跟他寫的書面語,竟然是相差無幾的……

比較以上兩段文字,可見梅氏所謂粵文,大抵只不過將共產中文的虛字換做粵語虛詞俗寫(始嘅、啲、哋、喺);而句式惡性歐化,累贅囉唆,則與共產中文無異。

例如名詞前加冗長屬性副句(如「一個多語言,而呢啲語言之間又唔可以穩態並存」嘅社會)、濫用弱動詞(如「作為」)、濫用代名詞(如「佢」)、濫用代名動詞(verb to be;係)等等。

以下示範文、白、粵交融的香港通用中文:

在多語社會,如果各種語言未能平等共存,新人(嬰兒或新移民)來到,要抉擇語言時,見到何種語言至多人用、何種語言得到官方支持,就會選擇該種語言。所以在廣東,即使不公開強硬「推普廢粵」,用溫水煮青蛙之法,你一樣無命,事關你同北人並無文字區隔,你寫的書面中文,同北人寫的,竟然相差無幾。

粵文不只是單單用口語寫字

比較梅氏原文同中共現代漢語版,可見有人以為用嘅、咗、喺、唔、佢代替的、了、在、不、他,就等於發揚粵文。殊不知文言文有章法,白話文佳作有章法,唐滌生的粵劇文字都有章法,絕非換下虛詞助詞,或我手寫我口那般簡單。雅順中文的章法大抵係四六成句,鏗鏘對偶,層層遞進。(參陳雲《中文解毒》;曾焯文《本土粵文》第七集

梅氏謂如今吾人「寫嘅書面語,同佢(北人)寫嘅書面語……相差無幾」。但從以上一段文字可見香港通用中文同共產中文相去甚遠。例如「事關」係粵語亦係古文;「所以在廣東」係白話文;「之法」係文言、「無命」係文言,但其中的「無」,粵語可白讀「武」,俗寫冇。

這種文體繼承了香港戰後的白話文,帶有古風,例如金庸的武俠小說、亦舒的愛情小說、陶傑的散文政論,陳雲(二零一三)稱之為「通用中文」。

其實,根據本人及香港諸位粵文本字專家的研究,粵文本係文言嫡傳,字字可追溯四書五經,唐詩宋詞。粵文、中文原來一家。例如粵文的「畀」最早見於《詩經.小雅.巷伯》:「取彼譖人,投畀豺虎」。故此,保育發展粵文的正道乃係上接文言經典,橫通白話佳作,文白粵交融,方能修成正果,榮登大雅之堂,甚至變成漢文正宗。 例外情況係小說劇本、攪笑小品的日常生活對白,可酌量採用俗語。

粵民時報本月又登了《粵人粵文:兩廣粵語係咪蝗語》,作者係Cantonese Chan,點名批判陳雲先生及本人的香港華夏正統論。陳粵人結論係:

「冇話邊個比邊個正統,尤其家陣啲韃子殺到,兩廣祗不過比香港靠北邊少少啫,如果仲喺度掛住爭正統,就好一陣南明嘅味道。」

然而,香港粵語及通用中文地位正統,乃係針對中共蠻夷而言,而非兩廣粵民。曹操抹書間韓遂,知古鑒今,各位小心中計。

香港語文不等於別字、粗口以及匪語

斷絕了華夏三千年文明的活水源頭,粵文前途灰暗,死路一條。中共蠻夷專門破壞華夏文化,九七後殘酷殖民香港,同時美帝亦對香港虎視眈眈,試問本土如失漢唐道統,嫡系身份,又如何能夠抵抗外侮?

以下再舉粵民時報另一段文字為例,說明我手寫我口的所謂粵文,有別於文白粵交融的通用中文:

羅馬呢個城市,既冇商業,亦幾乎冇工業。個人如果想發達,除咗劫掠之外,係冇其他嘅辦法。就係因為劫掠,羅馬人受到咗一種訓練,佢哋喺劫掠嘅時候,所遵守嘅紀律,幾乎同我哋今時今日喺韃靼仔身上見到嘅一樣。戰利品係公有嘅,喺士兵之中進行分配;乜嘢都唔會損失……(西書啟示錄:羅馬嘅戰爭

曾焯文通用中文版:

羅馬爾個城市,既無商業,亦幾乎無工業。如欲發達,除劫掠之外,別無他法。正因要劫掠,羅馬人受到嚴格訓練,劫掠時所遵守的紀律,幾乎同今時今日的韃靼人一樣。戰利品公有,公平分畀士兵;絕無流失…

比較之下,可見文白粵交融的通用中文簡潔雅順。「別無他法」係文言;「受到嚴格訓練」係白話亦係粵文;「如欲發達」係文言亦係粵語。個人大富粵人曰「發達」,北人曰「發財」。

然而粵語之「發達」早見於歷朝經典,例如:唐朝蕭穎士 《蓬池禊飲序》:禊,逸禮也, 鄭風有之,蓋取諸勾萌發達,陽景敷煦。

【元】 高文秀 《襄陽會》第二折:「 劉備孤窮,未知何日發達。」《儒林外史》第三回:「本道看你的文字,火候到了,即在此科,一定發達。」《水滸傳》第四四回:「石秀道:小人只會使些槍棒,別無甚本事,如何能夠發達快樂?」

另一方面,《羅馬嘅戰爭》一文濫用屬格虛字(如「羅馬嘅戰爭」的嘅字根本多餘)、量詞(如「一種」訓練)、加諸動詞前的弱動詞(如「進行」分配)等等。

粵民時報其他文章亦用了好多別字、粗口同匪語。別字方面,例如「執政官「先至」可以舉辦凱旋儀式」(西書啟示錄:羅馬嘅戰爭)。 「先至」係古文「先始」的音變,古代先、始通用。《莊子》:砍燦輿曰:「日中始可以語汝?」

《隋唐通典》:「俾士寡而農工商眾,始可以省吏員,始可以安黎庶矣。」《韓詩》曰:「三月之時,可預取耒、耜修繕之。至於四月,始可以舉足而耕也。」《紅樓夢》:「鳳姐雖恨秋桐,且喜借他先可發脫二姐。」

粗口方面,《開卷有益之柏拉圖簡史》無端端用穢語,侮辱西方哲學宗師柏拉圖的娘親:「為乜鳩柏拉圖個老母會嫁俾叔仔呢?」十分低俗不雅,靠此種文字文體振興香港粵文,真係「死得」。

匪語方面,例如:「柏拉圖個相貌都同蘇格拉底成為反差」,通用中文作:「柏拉圖相貌都同蘇格拉底迥異」。又如:《走馬觀花:八一七遊行潛伏記》學中共,有光明正大的中文數目字不用,而用阿拉伯數目字:「14點58分」。再如:「所謂嘅兩文三語,根本就漠視咗粵文嘅存在」《粵人粵文:兩廣粵語係咪蝗語》,濫用「存在」主義。

最後,粵民時報的背景亦十分模糊,其報並無說明編輯室內有何人,社長為誰,寫字樓在何方等等。但《梅氏邏輯:本土化 書面語》用了「撈頭」一詞,此乃廣東省粵人用來形容入境北人的名詞,香港人絕不會用。而上述之Cantonese Chan(陳粵人)據聞係大陸粵獨份子。

報中之「大粵電視台圖像」囊括廣州同香港兩城地標。不過,《八一七遊行潛伏記》一文作者潛入周融反佔中行列,熟悉港情,又似係港人。故有人估計粵民時報乃係粵獨同港獨孤立派的合作計劃。

放棄文化源頭 香港語言變成土著語言

總之,粵文以至香港中文隔絕華夏雅言,即成低俗土語;香港掉失漢唐正朔,則無從抗拒中共、美帝殖民。

香港中文唯一生路,係承接歷朝文言經典,匯通古今白話名著,發展為文白粵交融的通用中文,大雅天下。香港近年本土意識興起,矢志解殖歸華,搏命反普教中,境外勢力見了,自然忌憚,於是指使打手,空群出擊,搶奪本土派話語權,詆毀華夏道統,妄圖局限香港粵文粵語,低貶為部族文化、土著方言,只餘三幾廿年歷史,正如大牌檔、車仔麵、雞蛋仔之類。

有關打手包括左膠、港獨孤立派、粵獨份子等等。香港同胞,務請打醒十二分精神為荷。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1. 我是九龍仔,也是香港仔

    終於曾焯文親手撕開本土的假面具,露出文化戀屍廦(雅稱”文化沙文主義者”)的真面目了!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