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譚凱邦:三跑乃關乎香港航空主權的大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由作者提供

文:譚凱邦

當大家都對香港空域了解更多,漸漸認識大陸空牆,及其對香港機場效率的重大影響,機管局及民航處就不能再欺騙大家。讓我繼續說明更多。

上一篇文章解釋了大陸空牆如何影響飛機升空,今篇說說如何影響降落。若大家有看飛機座背電子地圖的習慣(不是每一間航空公司都有這服務),或在乘飛機回港時從窗邊往下望,或許有個感覺是飛機明明已到達香港上空,但總是兜來兜去,待10至20分鐘才能降落。

為何降落前總是兜圈

這大致有兩個原因,第一是關乎降落方向:若當天風向適合由機場西面降落,那麼由台灣來港的飛機(即由東面進入香港領空),自然要兜往大嶼山西部才能降落。

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和大陸空牆有關:以8月5日晚上一班北京來港的客機來說(附圖),在離開中國領空時候,仍然需要維持16.700呎的高度(15,700呎空牆及1000呎飛行高度層)。若以此高度直接往機場,因為下降角度太大,後果就是墜機。為了飛行安全,飛機離開中國領空後,需要向南飛,然後兜圈調頭,緩緩下降,才可排隊降落。

浪費燃油及飛行時間延長,這是必然。有航空業人士更向筆者指出,來自大陸空牆的飛機及其他飛機,由於下降角度不同及排隊高度不同,較難有序地排隊,會影響降落安排及效率,但筆者暫未能證實此說法,大家可作討論。

欠航道而非跑道

大陸空牆對飛機降落最大影響,是限制飛機只能由香港南部飛往機場。正如我上一篇文章所述,五組由香港北部向機場降落的航道不能使用。所以,香港是不夠航道,而並非跑道。

香港和鄰近的機場距離太近,空域有很多重疊的地方,使香港境內很多航道不能使用。若要使現時兩條跑道發揮效率,或是第三條跑道達到機管局的預測,唯一方法是解除空牆,並由一個珠三角的統一中心(CONTROL CENTRE)管理整個區域五個機場(香港、深圳、廣州、澳門及珠海)的航班升降。

但大家要小心,若真是有這個CONTROL CENTRE,你猜會在香港還是大陸?是香港話事還是大陸話事?所以,是否興建第三條跑道,其實是關乎香港航空主導權的大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