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簇擁著房祖名和柯震東的看客

Share This:
  •  
  • 12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youtube截圖

房祖名和柯震東在大陸抽大麻被拘捕,兩岸三地沸沸揚揚,是一齣專制中國演了二千年的荒誕劇。房祖名有個阿爸叫成龍,自以為朝中有人,以為在大陸行走,有後台就能順風順水。這只是局外人對中國的想像。周永康何嘗不是權傾朝野?和坤不也風流了大半生?在大陸抽大麻,可以一直沒事,也可以突然出事。就像叫雞、賭錢,出事與否,就看大勢;大勢時常變,要嚴打的時候就嚴打,你是成龍的兒子也沒用。

朝廷的事情很迂迴。聽說成龍所謂的朝中有人,不過是與江派熟;看新聞,還說成龍想打電話給習近平。這聽來真是很有黑色幽默。當成龍有些江派的皇親國戚,福兮禍所倚,這是你的靠山,也是你的催命符。宰你的兒子,是要演給你的靠山看,殺雞儆猴,中國人的政治總是充滿象徵和前戲——入肉之前,總會有很多無辜的人要犧牲。

抽大麻當然不是十惡不赦。比起煙和酒,大麻一點也不恐怖。比大麻恐怖的是中世紀式公審。沒有甚麼無罪推定的人道處理。未判罪,就要上電視,寫悔過書,自我批判一番,作犯罪告白乞求全世界的原諒。「醜事」的內容以及那個哭腫臉的窩囊模樣,給兩岸三地的人全看見了,你的名譽形象都掃地了,以後如何出來混?

成龍自以為向朝廷交心,就可以站穩陣腳,一世安全;二世祖以為有個朝中有人的阿爹就可以在大陸如入無人之境,他們全都錯了,在大陸,永遠沒有死錯人。無得上訴,無得追究。古往今來想到中國發財的鬼佬,最後都失望而回的。中國是個叢林,身處其中的都是動物,動物都有要死的一天,要被其他動物吞下肚,分解成養份。他們憑甚麼以為自己就那麼特別,可以一直做獵食者?就憑你擦鞋歌頌共產黨?在中國成千上萬過億的擦鞋仔面前,你成龍又算是甚麼特別貨色?

但出事的是兩個天真二世祖,這的確是一個悲劇。更大的悲劇是旁觀著犯人的看客。

公開行刑,古今中外都有。「人道地行刑」,只是一二百年歷史的事情。在人類社會中,不人道才是常態。公開行刑,既有道德教化、威攝人民的作用,又是人民大眾一種另類娛樂。

袁祟煥死的時候,是公開行刑,凌遲處死,據說那些看戲的人還走去執他的肉來食;歐洲也有很多公開行刑。死刑犯的身世和故事,會被文學家寫成誇張的故事,印成小書,在行刑的時候販賣給觀眾。一個死刑犯被處死,就變成一個小型嘉年華,大家在一陣浮燥和吱吱喳喳中渡過了一個神奇的下午。我們現在看世界盃,以前的人就看斬頭凌遲。節目要有娛樂性、震攝力,令我們忘記注視更可怕的東西根本不在刑場裡。

魯迅怎樣變成魯迅?據說是他看到一些照片,是日俄戰爭前後,中國東北有日本人處決「俄奸」。中國人圍觀做看客,臉上卻沒有甚麼反應,令魯迅感到很震撼,於是萌生從文之念。或者我們看著房祖名柯震東也是如此麻木。我們看著他們,實尤如看著自己。但這種公開行刑並沒有引起我們太多焦慮。看著他們,我們不會聯想到自己。這一刻我們是事不關己的看客,手裡的花生還很脆很香。

在動物世界,這些事也經常發生。非洲大草原的獵豹會追趕一群羚羊,只要抓住一隻,其他就覺得安全了,大伙就會停下來,在遠遠的地方看著獵豹生吞活剝自己的同類。那些時候的羚羊,心裡應該也是安然而幸福的。


Share This:
  •  
  • 12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