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游:藝術與抗爭(二)——「無間道」的展演策略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九反佔中

前文說到藝術在社會運動中透過美學經驗和充滿反省的想像,把人們聯繫起來。所謂「想像」是天馬行空或標奇立異的噱頭還是甚麼?又如果透過想像力產生美感與反思?

「9反佔中」的實戰經驗

先說說我親身最近「9反佔中」的實戰經驗。七月底起我和朋友到的一些比比皆是的「反佔中」簽名街站高舉「我反佔中,因為佔中無錢派」、「我反佔中,因為唔駛用腦諗」、「我反佔中,因為唔駛用腦諗」、「我反佔中因為有食環警察照住」等標語。

我們全程微笑友善彬彬有禮,有幽默感的朋友當然會回心微笑,路過的或會給我們高舉姆指或點頭示好,而反佔中街站的工作人員一看到則呆了一呆不知如何反應,隨後才亮出趕客神情;有些則好奇的探問「你是反佔中的話為甚麼說這樣的理由?」

當然也有馬上自說自話惡言相向或是高聲捍衛自家立場;也有某街站人員不動聲息地報警說有「糾紛」求助,當警察問話時我們說大家都是「反佔中」的,非常和平和諧(事實上我們異常友善,面對挑釁或說我們是傻子,便笑著回敬一句「是的,我反佔中是傻子」,但往往街站人員閃縮得連對望或對話的機會也沒有)。

就如在街頭上演了一幕荒誕劇。圖片貼到網絡上當然引來瘋傳,而大家也爭相為「我反佔中,因為……」填充做句式練習,或甚至響應呼籲自備標語到街站行動然後傳來圖片分享。也是的,我也是「反佔中」啊,跟那大聯盟的「反佔中」不是同一陣線嗎?「佔中」和「反佔中」不是非黑即白的嗎?

反諷創造不尋常時空處境

諷刺是古今中外常見的文學手法,政治漫畫正是一例;而反諷也是藝術處理社會政治議題的常見策略。今年三月真心愛國愛黨聯盟在香港發起了「(真心)愛國愛黨大遊行」,以紅衛兵裝束帶同毛語錄和標語等上街向大陸遊行高呼「返祖國、用國貨」正是同出一轍。其實早在九七年回歸前夕(6月30日)也有一班藝文界朋友以大陸文青打扮拉著「爛尾民主,誰靠得住」紅底白字的簡體字標語上街巡遊慶回歸。諷刺以誇張幽默的手法突顯事件的悖謬,而反諷則要透過接收者透過思考分析以解讀當中暗藏的反面意思。藝術行動往往以攻其無備、出其不意的方式令人措手不及;而反諷則往往創造了一個不尋常的時空和處境,尤其在荒誕謬誤的問題上,提供了思考議題的另一角度,講求觀者的主動詮釋和批判思考。

「9反佔中」透過社交網站使行動訊息迅速廣傳,「我反佔中,因為……」也提供了出口,讓各位鍵盤戰士集體洩憤,或透過模仿句式自行思考俯拾皆是的謬誤。要打破社交網站物以類聚的慣性,便需要走到真實場景,或許更甚是深入虎穴。上週「817和平普選大遊行」,我再與友人帶著寫上「反佔中英雄不死」的仿銅像走進位於中環遮打道的獻花區。趁遊行隊伍未到達前把紀念像一放下,不少遊人便自然的拿著英雄花上前擺好姿勢合照,記者們也滿心好奇的按下快門,而主辦單位也當然事隔一陣才反應過來拉著警察請我們把反佔中英雄帶離現場。

化解無補於事的刻板對立

理由是阻塞遊行通道也好(遊行終點其實在匯豐總行)或是那人像不屬於大會物品也好,在旁合照的圍觀的眾目睽睽下,反佔中英雄就是要被請離獻英雄花的現場。在警察護送下,英雄像被安置到遠離獻花區的雪廠街,不少遊行客路過的也沒問甚麼,還是會繼續跟英雄合照甚至玩自拍,又或是隨手把垃圾丟到紀念像前原來想請大家獻花的一個紙皮箱裏去。

話說到此,你心目中或許都會猜猜(或是心裏有數)那英雄其實是何人。英雄到底是誰?這個重要嗎?在一場荒謬的大遊行裏,我們硬拼不過威逼利誘而來人海戰術,卻只能以一個無名的雕塑,成功干擾了(主辦者)敵我分明的秩序,以及擾亂了一些盲目參與的遊行客對「反佔中」的想像,甚至連某報章亦把紀念像置於翌日頭條(並寫著「有標語力撐反『佔中』人士是英雄」)。或許在混濁又極端分化的世代裏,要混進虎穴而不失自我,便得在「無間道」中亦步亦趨,自覺省思自身的處境。

「9反佔中」雖然只是小試牛刀或是亂打亂撞的小實驗,但「反諷」作為一種抗爭的展演策略,未嘗不是一種有待發展或探索的美學,至少能透過易地而處的想像,化解無補於事的刻板對立。而這種講求自覺反思的策略,亦是鼓吹群眾盲目擁護政權者最不敢挪用的招數。以人釘人的「無間道」戰術或許都容易變成單獨奮鬥的消耗戰,至於如何透過藝術連結凝聚更多力量,則又有待下文再說了。

9反佔中:https://www.facebook.com/on9AntiOC
(真心)愛國愛黨大遊行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25324937667182/
上街巡遊慶回歸

近日的仿文革反諷集會示威,令我們無法不記起1997年6月30日晚上進行的一次類似活動,當年也許我們來得太早,想不到十六、七年之後,更適合的處境出現了,夫復何言?「下午我們響應文思慧,在皇后像盛了一漁缸水,然後在裡面放滿死魚,不揨攪動,引…

Longtin Shum 發佈於 2014年3月12日星期三

某報章亦把紀念像置於翌日頭條
http://www.metrohk.com.hk/index.php?cmd=detail&id=239756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