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約轉載】羅安尼:8.17之後,天色已黃昏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星期日, family day 。「中港一家親」的精神,全面體現於「保普選,反佔中」遊行。綜合傳統電子傳媒、報章以及朋友在 Facebook 的親身見聞分享,警方統計到 11 萬由維園出發的遊行人士,夾雜不少華南地區鄉紳父老。「河水不犯井水」的規條包含「閉關自守」的意味,早已過時-- 1994 年華南水災,港人積極參與賑災,二十年後特區面臨「佔領中環」人禍,已經富強起來的炎黃子孫當然為善不甘後人,出錢出力走上街頭宣示對普選的堅持、對和平的熱愛。

的確有人真心支持共產黨

警方稱有 11萬人從維園出發,未必非虛。網民瘋傳萬人空巷的場面,大多攝於崇光到鵝頸橋以後,遊行人士半途而廢、在銅鑼灣後巷更衣退出,並不影響警方「點人頭」。 大家要對我們的警隊公平一點,數一二三這麼基本的又怎可能搞錯?至於周融報稱有19萬3千人參與,其實都只是虛數一個,志在向在上者交代,至少明早《文匯》、《大公》等報章引用的數字都比較亮麗,較諸「七一遊行」警方點算 98,600 人多出整整一倍,足以耀武揚威。至於當中多少由同鄉會號召、幾多因為公司老闆「吹雞」出席,大家心知肚明。然後餘下的數萬人,其實大家要接受一個事實:香港的確有極端保守、真心支持共產黨在港依法施政的人們。

「反佔中」簽名活動有 146 萬人參與,最終卻只有 11 至 19 萬人參與遊行,比例約莫一成半,跟「佔中公投」的 80 萬人參與、 (民陣稱) 51 萬人遊行相去甚遠。但無論你相信何方數字,香港人口大足足 700 萬有多,尚有 600 萬人未曾身體力行上街表態。這點至關重要,亦與香港人在《主場新聞》結業時的反應同出一轍。。

先說回《主場》。香港人對這個網媒受落,在於有一間「網上新聞超級市場」讓大家將新聞一網打盡,毋須區家麟、 CK 等 Blogger 逐個追看 (其實 Google Reader 同 Flipboard 等 app 一樣做到……) ,讀畢順手 Click Like 甚至在 Facebook Share ,既方便又快捷,更賺取到「關心時政」的道德光環同虛榮心,出席朋友聚會自爆有份 follow 《主場新聞》自我感覺高人一等,比較用兩蚊買支旗更超值實惠。

同樣地,沒有參與「七一」遊行的香港人,或者真心反對「佔中」,或者真心支持普選特首。要他們簽名表態,可以。要他們星期日犧牲半晝上街遊行,好難。以「討厭政治」、「經濟動物」自居的人們,反「佔中」破壞經濟其實合理,但要用腳表態,已經超出不少人的 comfort zone 。幸好周融 and Friends 早有準備,呼朋喚友 top down 召集,否則三條行車線加兩條電車線空空如也,如何向人交待?

給香港人投票過下手癮

話說回頭,明明中國大陸沒有普選,為甚麼同鄉會、商會等可以打正旗號在香港撐普選、擁護香港人有權一人一票選特首?更奇妙的是,我們熟悉的民建聯主席譚耀宗、工聯會元老鄭耀棠等,明明在 2007 、 2012 年香港人爭取雙普選之時,千方百計要拖延進程,重申要循序漸進、不可操之過急,為甚麼來到 2014 年,他們較我們更著急,甚至要加重語氣,明言「阻礙普選等同千古罪人」、「促成普選會『千芳百世』留名」? (註:多謝鄭耀棠創造新詞彙,在千方百計、留名千古、留芳百世以外,創出「千芳百世」一詞,大家日後作文應用起來隨時有分加)

唯一合理的解釋,是中央已經做好準備,在萬無一失的情況之下讓香港人「過下手癮」。先說一點香港風俗:「魚旦妹」,你聽過了沒有?舊日香港有些妙齡少女為了「搵外快」,在「魚旦檔」 (當然是指色情架步而非潮汕魚旦粉麵店) 內讓恩客摸摸摷摷,是為「過下手癮」。只是,不能「打真軍」,畢竟「魚旦檔」不是「炮房」,「魚旦妹」亦不一定提供性服務。 (多謝維基百科提供資訊,作為一個中佬,我並非識途老馬)

既然中央要讓香港人「過下手癮」、點到即止,「一人一票選特首」自然只可以照字面解釋。不錯,合資格選民都會手握一票,但是大家可以選擇的,極可能事先有專人為大家選擇,有了「品質認證」,確保不會危害國家安全。例如, 2017 年特首選舉,盛傳出選門檻是獲得提名委員會過半數贊成票,能夠過關的可能包括梁振英、譚惠珠同梁愛詩。成為候選人之後,誰還會交足政綱、誰會不為以甚,大家都無從置喙。在「一人一票選特首」的天空下,香港人就只可以從這三個候選人當中選擇。放棄投票,還可能被指不盡公民義務。

玩爛抗爭 用盡民主民氣

「佔中 VS 反佔中」一戰為香港帶來劃時代改變,將十多年以來香港民間抗衡官府的一切方式「玩膠」、「玩爛」,打泥漿摔角令正反雙方面目模糊,將「公投」、「遊行」甚至「跑步」背後滑稽的一面表露無遺,更將政治動員最講究的「人數」變得可有可無。泛民動員 50 萬人反政府,建制派隨便找個自甘作醜人的代言人來招募百幾萬人簽名反制,再用十幾萬人遊行,配合警方口徑,連遊行人數都取得勝利,以佐證政府的「主流民意」、同時騎劫「沉默的大多數」。當今天連西方傳媒都報道 「Thousands gather in pro-government rally」 ,國際社會對香港的理解亦今非昔比,「民主抗共」的時代,即將步入漫長的黑暗時期。

2003 年的「七一遊行」見盡香港公民社會的光輝,殊不知「夕陽無限好,卻是近黃昏」。當陳方安生、李柱銘等一代 Blue-blooded民主派元老都老態畢呈,政治能量所餘無幾,而黎智英旗下的壹傳媒在多年飽受杯葛之下更因為政治獻金而遭受窮追猛打,香港人大概意識到有些事情本來就徒勞無功,「功成不必在我」只可聊以自慰,做好心理準備仰中央之鼻息,才是當務之急。

P.S. 「 817 」一役,佔中三子一如所料未有參與。如果他們斗膽深入虎穴、反客為主,雖然有機會被擲雞蛋 (其實我不明白和平遊行何以有雞蛋在身,莫非準備完事後馬上回家下煮?) ,但肯定盡顯政治智慧,讓世人清楚看見識人真心想佔中,誰的「佔中」只是口號、只屬談判籌碼。俱往矣,陳戴朱三子大勢已去,即使不日佔中,亦難望有人支援。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