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古斌@飄流製作:我們的行動力是怎樣失去的?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youtube截圖

狗狗事件令全城憤怒。在一段新發放的影片中[ref]影片連結[/ref],我們看見職員如何hea做,而曾伸手救援的巿民,在職員警誡下,猶豫不決。大家不要少看這些細節,見微知著。任何大病都有病癥(symptom),大病初期是看不到的,看到是病癥,病癥卻不是大病本身,這是醫學的常識。例如咳嗽流鼻水是病癥,真正原因可能是傷風感冒,也可能是瘟疫。那麼,狗狗事件有些人看成小事一樁,有智慧者,卻亦可以透視都巿人的「病情」。

大家不要少看這些細節,見微知著。任何大病都有病癥(symptom),大病初期是看不到的,看到是病癥,病癥卻不是大病本身,這是醫學的常識。例如咳嗽流鼻水是病癥,真正原因可能是傷風感冒,也可能是瘟疫。那麼,狗狗事件有些人看成小事一樁,有智慧者,卻亦可以透視都巿人的「病情」。

回到狗狗事件,職員為甚麼 ​「hea」​做?​「​hea」做會解決問題嗎?​「​hea」做不會解決問題,但可以避免更大的「麻煩」。例如不小心被狗咬傷,或者乘客被狗咬傷,向港鐵投訴,自己就要孭鑊。

官僚主義,本意是採取科學理性,把工序細分,撇除個人因素造成的效果參差,令大家按照一套有效的程序辦事。一般而言,在官僚主義下,就會衍生其他平衡的方法,制衡它的刻板。例如,本來你漏了證件,不容你進場,但職員會故意壓低聲線說:「你進來就是了,但不要告訴別人,下不違例!」

職員​「​hea」做不難理解,但為甚麼巿民也會那麼聽話呢?事實上,只要巿民肯試,職員「隻眼開、隻眼閉」,問題一樣會解決。是甚麼令巿民失去行動力?

留意職員的話只是,「會咬傷你的」,「站回黃線後」,「我們會處理」。這三句話,就是典型的行動終止機制(action stopper)。首先,是考慮自己的風險,會咬傷你的,不要亂碰,後果自負。第二,是製造距離。站回黃線後,你就會更遠離現場,失去了要行動的即發性,即衝動,人無衝動,就失去行動力。第三,是專業主義。我們總幻想一些自己不處理的事,有人去處理,當職員承諾會處理,巿民就會產生一種想法:我沒有資格處理。

香港人失去行動力,離不開這三個原因:這有危險!我守規矩就算了!自會有人處理!

唸過管理學的人會認識「梅菲定律」(Murphy’s Law)。甚麼是梅菲定律?它的標準格式是:「會壞的,就一定壞。」例如,「三文治掉到地上,一定是塗了牛油的一面著地。」「不帶傘子出街,那天就會下雨。」「打風,一定係夜晚來、朝早走。」這些講法,背後就是梅菲定律。

筆者上司亦常說:「看到有問題,你不處理,問題就會爆出來。」

套用到狗狗事件。職員​「​hea做」,狗狗有被撞的危險,相信這是巿民的直覺。根據梅菲定律,「狗狗會被撞死,就一定會被撞死!」若果我們能好好把握這想法,就會馬上超越界限,這「超限」,包括踩出黃線,踩出專業主義禁止你做的幫忙,踩出自己的面子、虛怯。

僥倖心有時候是work的,條件是有人超常的呵護你,在殖民時代,政府維持高效率,就有大量的正面界外效應(俗稱「著數」),結果許多人坐著也不愁吃。當效率下降,著數就消失,仍心存僥倖,就如呆等兔子撞樹。

梅菲定律,必須配合主體意志,它對一個卸責的人是沒用的。若我們問題只是心存僥倖,責任還肯付,就要用它來戒除僥倖。主體意志,只看到該做的事,然後就去做了,他就是自己的主人,無視那些「為他好」的設限。

作者簡介:文化評論人,作家,飄流製作博客,網誌:
https://www.facebook.com/diaspora.hk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