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安尼:沙盤推演之商量維穩——唯搵雙梁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hoto by Daniel ChinHo Cheung

今日香港市民都上了兩課寶貴的法律課。先有特首梁振英在立法會的大會中表示,「一國兩制史無前例,不是接受過一般法律、或者接受過一般教育水平的人能夠理解」;然後有經民聯的九龍西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倡議「警隊吸納退休警員甚至由市民組成志願軍,來應付佔中,以解決到時警隊人手不足的問題」,觸發網民翻查香港法例第197章《基要服務團條例》。

「雙梁」從維護國務院發表的《白皮書》到反「佔中」,走的都是同一條「維穩」道路。

梁振英將香港人,尤其是泛民主派,形容為「不明白」、「不理解」《基本法》與《白皮書》的一群,如同創造一套「中國式邏輯」,只有當權者方可清楚明白,才能正確解讀。龍門如此一搬,從「一國兩制」到「五十年不變」到「自由」、「普選」等概念皆可重新演繹,特區政府之「依法治港」勢將無往而不利。梁振英「唯我獨尊」的心態表露無遺,指導市民「熟讀」相關文件,與其北京主子指導人民思想的做法一脈相承。

至於梁美芬在「七一」遊行之後、「佔中」之前提出成立「志願軍」的建議,則更有「以夷制夷」的味道。

「維穩」人力物力倍增

昔日民建聯等親中政黨擔當「爛頭卒」為政府護航的角色,近年已經漸由愛護香港力量、愛港之聲、幫港出聲等團體取代,「維園阿伯」攻訐「港英餘孽」的責任,亦由這班無形象包袱的「打手」肩負。這樣一來,尊貴的立法會議員固然可以「金盤洗手」兼自詡和平理性,同時為一眾來自五湖四海的「愛國」人士製造機會上位甚或謀生。過往建制網絡被指以「蛇齋餅粽」或「車馬費」招募遊行人士,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揚言要打「輿論戰」,亦令人聯想有關陣營聘請「五毛」左右網上輿論。隨著香港社會形勢急轉直下,「維穩」所需的人力物力勢將倍增。將一眾「有汗出、有糧出」的中堅份子納入正規軍,名正言順受君之祿,擔君之憂,此其時也。

更激烈的鎮壓可能暗裡進行

梁美芬在立法會倡議成立「志願軍」,不難令人聯想起早前絕食三日要求警方嚴正執法、並有幸與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合照的李偲嫣。李偲嫣去年被揭發受聘於梁美芬,薪水來源正是公帑。倘若「志願軍」構想成真,將可養活更多李偲嫣,在教育、家庭、政治等不同舞台左右大局。

此外,警隊在處理「七一」遊行未有大舉噴射胡椒噴霧,或是懼於各國傳媒廣泛報道而未敢造次。不過,「志願軍」一旦透過《基要服務團條例》成立,並獲警務處長授權,即可履行警員「除暴安良」的職責。此外,以其功能之廣泛(包括政府行政、監獄及羈留中心的行政、管理及控制、向公眾傳布資料等),用作更激烈的鎮壓行為或暗地裡混入人群收集情報皆無不可。

網上輿論憂慮日後參與遊行示威,被「愛字頭」制伏、押解上車,並非危言聳聽。即使當初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指出相關條文在上世紀五十年代訂立,長年未被引用,但現今特區政府正是「依法施政」(Rule by Law)而非奉行「法治」(Rule of Law),其施政理念與立法原意並無必然關係。按梁振英的心意照字面解讀法律、照辦煮碗,不足為奇。

越亂越能混水摸魚

香港的政治氣氛日趨嚴峻,政府對於市民各種訴求,如免費電視發牌、追究涉嫌囤地自肥的陳茂波、反東北發展以至普選,皆以強硬的態度應付,絕少以妥協、讓步的方法疏導民意。警民衝突日趨頻密,苦了警務人員與示威者,也助長雙方對立甚至仇視。警隊視示威者惡於悍匪,備受打壓的抗爭者自然將行動升級。民怨的累積,或者正中當權者之下懷。只有香港越來越亂,才有充份理由混水摸魚,向中央政府請求更多資源維穩、更多出面干預、以至更多時間解決越愈越烈的示威。將動亂的根源訴諸無色無味無臭的「外部勢力」,自可將其身不正、無法齊家、治港無方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中國過去幾年的維穩費用皆超越軍費,當中多少用於香港,我們無從得知。然而,總有靈活變通、觸覺敏銳的香港人捕捉商機,既為自己的陣營謀福祉,同時鞏固自己的權位。反正香港「借來的時間、借來的空間」未因主權移交而改變,誠實的蔣麗芸議員亦坦言「除咗老婆仔女,都冇咩唔賣得」。為維穩賣力,又有何不可?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