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元生:人心回歸工程底下的普教中陰謀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Breno Peck

先來一錘定音:身份認同的喪失由母語喪失開始。 自九七主權移交之後,中共多番警示:「香港人心尚未回歸」。共產黨政治用語別有用心,人心尚未回歸,後面的潛台詞是:人心最終要回歸。觀乎近日香港局勢,香港人心未回歸,猶為強烈明顯。人心回歸,不是換一面旗幟,一夜之間完成,必須作長期的文化教育及相關的滲透工作,既是暗地裡的陰謀詭計,我們亦只能從浮出檯面的破壞成果,來推斷港共政權長期以來的包藏禍心。自第一屆特首董建華開始,就展開了至今長達十七年的殖民教育人心回歸工程。

中文及格率超越英文的背後陰謀

首先,從剛剛新鮮熱辣出爐的中學文憑試DSE的放榜成績說起,某報的標題是「英文及格率超越中文」。既然是標題,當然是標出特別之處,因為如果換了是「中文及格率超越英文」,就變得平平無奇,甚至是理所當然,不會選用作為標題。的而且確,在中學會考年代,「中文及格率超越英文」是常態,相反的「英文及格率超越中文」更是絕無僅有。何以大致水平類近的香港中學生,一過渡到中學文憑試DSE,其中文的成會績驟變得如此反常?

問題不在學生,而在考試題目與難度的設計。曾引起社會熱話的作文題目「必要的沉默」已明顯是故意刁難考生,實際的成果是中文及格率偏低,而在新學制底下,考生中文科必須合格才有資格升讀大學,所以自從中學文憑試DSE開考以來,中文科被視為死亡之卷,更連帶讓坊間的補習社發了一筆意外之財,曾有補習社發言人表示,報讀中文科補習班的學生,近年有大幅度的提升。 因此新學制與中學文憑試的設計,都明顯地導向一種已有初步成果的謀陰論:香港學生的中文水平不濟,必須持續推行普教中以作補救。

最衰都係黃洋達 樣樣都係謀陰論

時事評論員黃洋達曾在其網台節目中講過:「香港政治評論都是神秘學,因為全部都是謀陰論。」的而且確,做成這種政評陰謀論的主要原因是香港是一個開明專制的社會:沒有足夠民意認受的政權,但有充份言論自由的空間。在這種現況底下,港共政權要做到中共指令的人心回歸,亦只能先從教育上下其手,進行各種陰謀詭計,至於強推普教中,用中共的八股來說更是「重中之重」了。

陰謀特點之一,就是當你一覺醒來,才發現自己早已置身在陰謀圈套裡面。數月之前播出的一集「鏗鏘集」,探討普教中的內容,披露出來驚人的官方數據,原來現今有四成中學採用普教中,至於小學更高達七成,而且有愈來愈多的趨勢。「鏗鏘集」在無線電視台播出,讓幾百萬香港人看到,方才如夢初醒,意識到普教中問題的嚴重性!

普教中在短短幾年間入侵校園,惡劣形勢,一面而倒,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教局以金錢資助的方式,利誘學校加入普教中的行列,校方貪財,理應譴責。另一方面,受到學校瞞騙的愚昧家長,也責無旁貸。強推普教中,學校有一套慣常的技倆,首先學校會以標籤效應製造假象,方法是成績較好的學生才有資格選擇普教中的班級。

回顧歷史,同樣的推銷手法,早見於當年董建華剛剛上台,就急急強推母語教學,以成績高低來分出中中及英中。兩相對照,不能不讓人懷疑,十年失敗的母語教學,原來是為了緊接下來強推普教中鋪路,是人心回歸工程的先導計劃! 回說學校強推普教中的手法,在家長會上,校方通常會說普教中之後,學生的中文水平會較粵語授課更好,對於這一點,我打算作學理上反駁,因為陳雲等語文專家已有定論,此處不贅。我們只須從中共的八股中文,以及大量在港自由行的野蠻言行裡面,已有足夠理據反駁講普通話者中文較好的謬誤了。 至於家長的愚昧,除了讓子女在學校接受普教中以外,還會在外面花錢報讀普教中補習班,近年這種標榜普教中的補習班愈開愈多,而且多在中產地區,因為在這些中產家長心目中,學好普通話方便搵食,是其核心價值之一。在商言商,有此市場,正因為有此等愚昧的家長。

家的喪失由原聲喪失開始

推普在中共行之既久,當中帶來母語喪失,導致身份認同的危機,以及日常失語等問題,在文學作品與作家眼中最為敏感。例如大陸作家于堅的小說  〈原聲〉 裡,寫一個從雲南鄉間到城裡讀大學的年青人,因為說母語,在學校裡被禁止發言,他活在一個連電影配音,聽起來外國人也是講標準普通話的世界裡,最後他忘記了自己的鄉音。以「好處」著想,他發現說英語比普通話更有用,於是他狂攻英語,故事結束於他飛到美國去了。「家的喪失,是從原聲的喪失開始的」小說中這一句警語,讓我聯想到香港愈來愈多的「離地中產」。

還有大陸小說家韓少功的盛名之作《馬橋詞典》,在 〈後記〉 裡,韓少功痛陳在普通話霸權底下,日常失語的經歷。「人是有語言能力的生物,但人說話其實很難」。在1988年,他移居到海南島,問到當地人各式各樣他從未見過的海魚名稱,對方只能回答:魚、海魚、大魚。因為陳述各種魚類的海南島方言,在普通話裡面都沒有,至少是被簡化了。

韓少功:《馬橋詞典》

以粵語為例,不知何故,香港人特別愛吃雞翼,所謂食不厭精,連帶雞翼也細分為雞鎚、雞中翼、雞翼尖等部份,但在普通話中通通只有一個說法:雞翅﹙雞翼﹚。 當一個地道的香港人要用普通話說出他慣常認知的雞翼不同部份,除了失語,就只能如馬奎斯小說《百年孤寂》裡的描述:「那是一個嶄新的天地,許多事物,還沒有命名,你必須用手去指認。」

港人不出聲 政府食住上

最近當師生正忙於學校內外的考試之際,教局竟然於七月三日公佈最新招聘政策,以普通話為母語者將會獲得優先聘用為中文教師。首先,不以香港本地人優先,已是一個不義的政權所為,但是教局如此離譜的招聘指令,將致香港本地中文教師飯碗不保,竟然並未引起強烈的爭議與反抗! 從人心回歸工程底下的普教中陰謀到其被揭破出台的種種問題,無論是教育工作者以至社會上的反抗聲音,都實在是太少、太薄弱,不足以力挽狂瀾,扭轉大局。

請回想一下,遠至港共政權強推二十三條立法與國民教育,唯有社會上強烈的反抗,才收得惡法擱置的成效。近至聖公會主教鄺保羅的沉默歪理公然宣道,引來社會上各方的口誅筆伐,縱然是封閉的宗教組織,也不得不派代表出來解畫回應。主權移交以來,目前是港共政權連同中共外圍組織對港人打壓最嚴苛的時期,逼迫港人臣伏,強要人心回歸,只有多數的發聲以及強而有力的抗爭,才是港人自保自救的唯一出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