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大澂:再談權力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Jonas K.

講到政府愈大,權力愈大,所得的經濟利益必愈來愈多,現乘美國就有一例。早前美國政府控告多間銀行,罪名包括用美元幫古巴等美國正制裁的國家做銀行轉賬及誤導銷售等,罰了一眾銀行近190億美元。你估下這筆巨款美國政府如何處置?原來190億美元當中,大部份收歸美國財政部,用作支付美國政府的開支,不過是什麼開支,連路透社都查不出來。

除了財政部取得大部份罰金外,原來一眾曾經協助調查的州政府部門,都能分得罰金。而由於法例並無規定罰金的專門用途,這就引來濫用又或政府部門互相爭奪罰金的鬧劇。

自五月,美國政府罰了瑞信(Credit Suisse)26億、法國巴黎銀行(BNP)89億,花旗集團70億,扣除財政部所得,原來律政部亦可由花旗集團的罰金中抽取600萬美元的管理費。而紐約州更可因為控告BNP時特別出力,分得50億美元。其中曼克頓(Manhattan)的檢控官表明罰金會用於添置監測網絡的鏡頭、非法槍械的研究及「擴展辦公室」。

講到「擴展辦公室」,香港人應該會立即想起前金融管理局總裁任志剛花億計香港人的血汗錢,購買全海景的IFC辨公室吧。工作環境寬敞裝修精美又有海景,肯定是提高香港金融管理效率的最佳方法。我認為這個方法,是剛出新書的任志剛,任職金管局總裁以來,留給香港人最有價值的治港良方。

從文中的路透社新聞可見,政府收到錢,不少畀政府部門以各種名義浪費掉,而非主要花在民眾身上。亦有學者指出,這種無限制利用罰金的漏洞,其實是助長了濫權的情況。例如2009年時紐約市市長彭博就懷疑當時的曼克頓檢控官擁有秘密戶口接收罰金。而且政府機構接收一次過收的巨額罰金,還好容易洗腳唔抹腳,將特殊收入當經常收入用,支出亂開,種下政府資不抵債的禍根。

講到尾,政府中人點樣為公家出心出力,私心還是少不免,而這其實是人之常情。小政府大市場,規限政府規模,同時盡量不干預民眾的經濟活動,正正就是針對人性及人類歷史而對症下藥的管治良方,避免政府規模過大演化成不民主政府,與民為敵。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