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幽默」的保羅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聖公會大主教又同時是中國共產黨政協的鄺保羅一段嘲笑七一示威者的錄音流出坊間,惹起強烈爭議。 香港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出來解話,謂大主教講道的時候幽默諧趣,是風格如此,希望大眾體諒云云;李力持也撲出來叫好,謂大主教講話有智慧,字字珠璣。

社會空轉而有空轉政治

香港天主教和基督教,信眾遍布公民社會,動輒是中產、知識份子,有多少高調反駁大主教,有多少暗裡認同?大主教講道之時,教眾受落,笑作一團,我很理解認同鄺保羅的人,而「公民社會」卻不明白。

鄺保羅說,社會動不動就要人表態,不斷作政治動員,叫人發聲,實在何其令人煩厭。尤其是那些甚麼肉麻當有趣的《問誰還未發聲》,販賣小童,羊群心理,loop完又loop,泛民中人感動又感動,真是很空洞。不停叫人發聲發聲發聲,發聲之後呢?就算是飽食無憂米、不問世事的政治BB班港人,也懂得問這些問題,所以這些論調,他們是有共鳴的。

這些發聲和表態,的確是很廉價。 但是這空洞的訴諸情感的表態政治,歸根究底是因為中共對港政策失敗,香港社會因為「中國政治」而內耗空轉,自治不能。半生未臨一亂的香港人,不知所措,又不能接受勇武抗爭,唯有不斷表態、不斷發聲。這些現象,越是位高權重的人,越是不抱同情的理解;生活越好的人,就越抱緊一種不問前因後果的反智主義:總之依家好嘈囉,總之你唔好成日叫我發聲囉。

嬉笑怒罵的藝術,講究對像

幽默、尖酸,嬉笑怒罵,如果大主教那種也算,也是九流的。無論說話還是寫作, 尖酸刻薄的對象,都只能是強者,或者自己。前者是對強者、施虐者的另類批判,後者是令人變得可親的自嘲。鄺保羅強烈嘲笑的,卻是火夏長天上街曝曬的普通人、無權者、被警察粗暴抬走的年輕學生。大主教的酸腐,是鞭撻受害者,向弱者抽刃,才令人如此厭惡。

忌憚強權 是假幽默

鄺大主教說過普選不是萬靈丹,本身也是政協。你們要懂得他們的生活就是逸居而無教。如果大主教真是幽默,他也許會取笑有指習近平年輕時像都敏俊。如果大主教有取笑過國家和黨,請你們錄下來,證明大主教百無禁忌,只是性格幽默好笑,好還他一個清白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