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亞:Movie Friday——《永生情人》:有情飲血飽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10559554_10152579689537889_1724264419_o

 文:皮亞

《永生情人》:有情飲血飽
★★☆☆☆

美國獨立導演占渣木殊,是那種「就算唔知佢拍乜,都想睇下佢搞乜」的導演,他的電影魅力,是來自那份永遠從屬於主流,永遠用依自己方法製作的獨立精神。例如《天堂異客》找替他做音樂的John Lurie做埋主角,《不法之徒》索性再找另一個替他做音樂的Tom Waits跟John Lurie一齊做埋主角而且扮監躉,《三個藍月亮》在同一個晚上同一間酒店,發生三個不同的故事,《世界呢分鐘》以的士司機和乘客的相遇,串連五個不同國家城市的故事。他每部電影的調子都是冷冷的,教人忍俊不禁的,總會發掘到新穎又古怪的元素,而這些元素,很多時又會成為觀眾談論的話題,有人形容他的電影夠酷,有人又叫做怪,有不少人就是愛死又酷又怪。

愛他死就對了,《永生情人》搞吸血殭屍,占渣木殊要搞自己的「吸血新世紀」。戲中殭屍不似殭屍,不瞓棺材住大屋,雖然男女主角也是幾百年前的人,但把伯爵服收在櫃桶底,打扮時髦又有帶點punk,殭屍會看小說會戴黑超會擺甫士。更重要是,他們都是殭屍音樂人,喜歡聽歌打Band彈結他。占渣木殊保持著重音樂的本色,繼續no music no life,殭屍男直情是古董結他收藏家,聽歌要聽黑膠唱片,不玩ipod但用iphone,真是怪到無朋友。

不過,《永生情人》並不及他的近作如《當年相戀意中人》和《我係殺手年中無休》那樣成功,《永生情人》好像連占渣木殊也未知「想搞乜,女殭屍Tilda Swinton為了愛情,千里迢迢往找男殭屍,但往後劇情一直膠著,渾身無力,後來勉強多了一個殭屍妹妹出現,但志在搞事,多隻香爐多隻鬼而已。原片名Only Lover Left Alive大概就是主題吧,男女殭屍口渴快死無血飲,要向情侶埋手,一人咬一個,然後又有另一雙愛侶變殭屍,有情不是飲水飽,是飲血飽,是情人永生的血腥代價。當然,有真愛,得永生,是連殭屍也懂得的智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