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未來之人,武裝起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Ernest Duffoo

今年七一遊行,人數比過去幾年多。愛追逐數字的傳媒一如以往,在高空拍一張人海的照片,加上一句「香港人的驕傲」製圖廣傳;台灣媒體會誇讚香港人有追求民主的心,香港人自己都會為壯觀的人海而突然覺得香港「覺醒了」、高呼「香港人很可愛」。

這種情緒的突然高漲,令人墮入香港已經改變的幻覺。出大汗、走遠路,體力的嚴重消耗,會令大腦產生多巴胺,令人情緒亢奮;在街上被警察封鎖,也令我們產生與警察對抗的假象。

心安理得「盡了責任」

六四集會、電子公投、七一遊行,是平日不太管政治的沉默大多數,突然變成一班自豪的公民。激烈的情緒猶如鐘擺,會急速冷卻。七一遊行走過了,體力耗盡,回家就覺得心安理得,覺得自己盡了責任。這是人之常情,但人一旦心安理得,情緒就有了出口,溜走了,香港在春秋二祭之後又變回那個政治冷感、經濟掛帥、吃喝玩樂的城市,是必然的。

因為我們太心安理得,電子公投一下,就要截圖貼上facebook,加一句「雖然我平時都不太管政治,但我今日都要發聲﹗」之後的生活何其安心、何其放心,也是可以想像。

忽然的政治熱衷,是不健康的,而六四和七一正是維持、加強這種忽然熱衷的發電機。因為這意味著政治與生活的始終分割。我們「參與政治」的時候,覺得很亢奮、很特別,這其實是幻覺。我們從來沒有「參與政治」,我們一直活在政治當中。

只在特定時刻「參與政治」

平日的各種組織、聯署,也許圍繞著新界東北、邊界問題、大陸供電、版權修訂、一簽多行、走私客數量、反對白皮書等等……這些一浪接一浪的事情,關注的人總是來來去去的那一個圈子。為甚麼?六四、七一那個龐大數量的參加者,終究與日常生活絕緣,他們熱衷於在某個特定時刻「參與政治」;參與過了,自然就離開,回到自己的小世界去。

時事和政治,在中國的陰影下,何其令人憂慮,所以大部份人本能地將這些事情過濾了。他們在對現實世界視而不見的狀態中,得到了健康的正能量。

然而真實世界充滿危險、焦慮、變幻無常、搖搖欲墜,我們拒絕這些情緒,就是拒絕了真實世界。因此,香港的「超大型和平請願」,以及泛民社會名流對「抗爭」的打壓,其實是一班夢遊人在拒絕清醒、在歇斯底里,拒絕香港已經變成如此。

蒙面者是「真實」的使者

在立法會外、在港島街頭,蒙面者被泛民、學聯、學民等組織批評,但蒙面者才是真實的使者。他們如實說法:過去的規則已經消失,一臉光榮的手拉手坐下,既無法感召誰人,也無法令警察面目無光——警察根本已經不計較這些形象,臉皮早已撕破。放不下身段的,從來不是港共,是我們。鎮壓機器變成豺狼的時候,我們仍然為自己的羔羊身段感到自豪。

羔羊的下場必定是被獻祭,不只無法爭取甚麼,悲情也無法撼動現實。下雨跪著「發聲」、在清場的時候喊「警察使用暴力可恥」,叫給誰聽?那班「大型群眾」已經回家,關上電腦,好夢正酣了﹗

持續的清醒和自省

也許你還未被看見,也許你還未嶄露頭角,但你們是直視現實的人,明白實情,因而孤奮、痛心、悲慟,但你們必須接受它們。既然你們無法再做只顧吃喝玩樂的港豬,就乾脆醒著、吵醒其他裝睡的人;反正黎明來不來,你們都要活著。活在現實,就是持續的清醒和自省,拒絕心安理得,同時又不要被幻滅吞噬。未來之人,武裝起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