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當每一個人都是媒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Desiree Catani

七一晚上,輾轉反側。佔領現場,有我的學生,有我的老師,有我的朋友,也有我的被訪者,很多我認識的人和面孔。這夜,我很累,卻睡不著。

半夜三更,還有兩個朋友,在不同的Whatsapp群組,一個是教會的「朋友」,另一個是家長組織的朋友,說收到這樣的一個簡訊:

轉自黃潔蓮校長(沙田呂明才小學):

我有参加遊行。由維園行到崇光,差不多一個半小時。原來主辨單位帶頭開路的大貨車,行得非常非常緩慢,更多次停下不動。明顯是刻意的,動機不明。但這樣引致遊行隊伍多次停下不能前進,遊行人仕不知阻塞的原因,多次鼓燥。

張超雄在遊行隊伍之中,他用大聲公無中生有地指控有愛港力的人仕刻意將車輛停在隊伍前面造成阻塞,並大聲批評警方處理不當。有一男一女學民思潮人仕,更用大聲公誣蔑警方刻意阻礙遊行前進,並呼籲遊行人仕衝破警方封鎖線。

本來一心想盡一份力量,参與遊行,向專制説不。想不到一些核心組織者有這様的操守去顛倒是非。失望之餘,去到崇光便離隊。

截圖由健吾提供

原文照錄,就連「鼓燥」的「燥」字也不改,擺在你面前。

沒有留意的小節

閱畢簡訊後,我第一個反應是:小學校長寫簡訊,一定會很小心吧?會這麼容易就寫錯字的嗎?另外,我的朋友說他由下午二時三十分進入維園,至晚上九時半才到達終點。沿途看到很多人,雖然緩慢前進,但也沉著氣,等、行、等、行,怎會一小時三十分鐘就可以從維園走到祟光?而崇光不是早已被警方封路,指遊行人士不得加入的嗎?為什麼會這樣?

可笑的是,很多轉發的人,沒有留意這些小節,就散播開去了。我又真的沉不住氣,於是,請同事們問過究竟,究竟這家沙田呂明才小學的校長,是不是真的發出這樣的簡訊。

一查之下,原來沙田呂明才小學,有兩家:一家在沙田圍,一家在第一城。沙田圍那一家,叫浸信會沙田圍呂明才小學,校長是薛鳳鳴,聽說是區內非常有名的小學,很多家長都爭相報讀的;另外一家,在第一城的,叫浸信會呂明才小學,校長就叫黃潔蓮,據聞這家小學有推動國民教育科,而且學校的網頁的首頁,就有前中國國家女子體操隊隊長程菲小姐訪校的照片。

不假思索的廣傳

我懷疑的細節,如下:

首先,我的同事們聯絡到學校一方,問黃校長有沒有發出過這樣的簡訊。黃潔蓮校長透過她的助理回應說沒有,並不會接受我們採訪。然後,我在節目中詢問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問他有沒有指「愛港力」用車堵路,他說沒有。

而七月一日的傍晚時份,民陣的發言人楊政賢表示,這次他們的領頭車比較慢,是因為在大隊前面,已有很多市民在封路的地方等候大隊。而類似的說法,亦得到歌手何韻詩與及大愛同盟的義工朋友引證。

至於學民思潮的「一男一女學民思潮人仕,更用大聲公誣蔑警方刻意阻礙遊行前進」一句,我不認為是「誣蔑」。因為根據之前的遊行經驗,警方曾經根據現場情況,嘗試開放東西行六條行車線。

好了,經過一番印證,黃校長聲稱自己沒有發過簡訊。而簡訊中指斥的三點,兩點是抹黑、一點不能證實。但為什麼這些教會、家長群組,會不假思索地廣傳這些短訊呢?

截圖由健吾提供

比瘟疫還要快的信息

英國社會學家 David Gauntlett這些年來,研究媒體社會學及新媒體的狀況。有說,每一個人都是媒體,現在資訊平台多了,一則信息可以傳遞得比瘟疫還要快。好些市民,對傳統媒體誤報、誤傳,會口誅筆伐。政府也有法例監察傳媒,不能侵犯個人隱私、不得發佈不雅物品、不得誹謗無中生有等等。

回看這些簡訊流傳,是不是對民陣、張超雄的抹黑?是不是因為「找不到源頭」,隨便安插一個教會小學的校長的名義,就等如可以逍遙自在,隨便散播謠言呢?教會朋友,不打妄語是美德;家長朋友,你也會教小朋友不能隨便誣諂別人,對嗎?

而廣傳簡訊之前,大家有沒有想過,其實這簡訊,是否真的?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