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ke Li:「默默無聲」?《聖經》以外「不平則鳴」的耶穌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TempusVolat

鄺保羅大主教政/協指耶穌是愛好和平非暴力,斷經取義引用《以賽亞書》53 章被宰殺的羔羊,預表耶穌被釘是「默默無聲」;又在聖公會刊物《教聲》拋出玄之又玄的「無聲即有聲」,試圖平息事件,並指擔任政協只是「讓他有機會在另一層面發聲」。然而觀乎鄺政協諸種言論,到底他為誰發聲,可謂路人皆見。各方有識之士已據《聖經》的教導指斥鄺政協對耶穌言行的故意曲解,在此不重複。而我會在本文逐一細數在正典以外的耶穌在面對不義時鮮為人知的事蹟,到底是「默默無聲」還是「不平則鳴」。

耶穌童年並無「尊師重道」

基於「福音書」中的耶穌十二歲已能在聖殿講道,早期基督徒對耶穌童年存有相當的想像空間,在社群間流傳著不少年幼耶穌事蹟。早於公元八世紀成書的《多馬耶穌童年福音》﹐記載了一個今人無法理解的童年耶穌,他能實行各種千奇百怪的奇蹟,並會咒詛開罪他的人,就連約瑟也要叮囑馬利亞儘量避免他人走近耶穌,「因為所有得罪他的人都必死無疑」。

童年時期的耶穌並無尊師重道可言,他是一個討厭上學和私人家教的問題兒童。一名家教老師欲教導耶穌希臘文字母的順序,耶穌好像看穿此人資歷存疑,便直斥他:「假冒為善的人啊,你連第一個字母 Alpha 的本質都不明白,怎能教人第二個字母 Beta 呢?」接著就反過來教導該教師字母 Alpha 的奧義。及後多名老師都被他揶揄得顏面難存、奪門而去甚至有死於非命。

第二世紀的正統派《使徒書信》(Epistula Apostolorum) 特地指出這字母事件是真有其事。這個童年耶穌每次表態,都比今天所有政客都要暴力。

拒絕「羊群效應」的洗禮?

到了耶穌三十之齡,雅各要求耶穌一起往施洗約翰那裡領受赦罪洗禮,耶穌語帶諷刺,對自己是否必須領受這「羊群效應」的洗禮提出質疑:「我到底犯了什麼罪使我得要領洗呢?除非是我剛剛說的這句話,恰巧就犯了無知的罪吧。」這記載於公元 150 年的《拿撒勒福音》。

《奧克西林庫斯古本》中一段名為《希臘文福音碎片 840》的零碎段落,記載耶穌與眾門徒到了聖殿洗淨處徘徊。一位名叫利未的大祭司前來指責耶穌,指他們在還未洗淨前就走來走去,觀看聖物,把這裡玷污了,更指只有已沐浴更衣的人才可前來觀看聖物。耶穌即時反問大祭司:「你亦同是身處於聖殿中,敢問你是潔淨的嗎?」大祭司回答說:「我是潔淨的,全賴我已在大衛之池中洗淨。我從梯間進入大衛的池並從中出來,之後我穿上白色的潔淨衣裳,再來觀看這些聖物。」如此潔淨的大衛之池,就好比鄺政協被中共的街頭打手讚譽為的牧者中的「清流」。

耶穌繼而憤然回答:「可悲的是如此有眼無珠的人。你是在這豬狗日以繼夜被掉進之流水中沐浴的。每當你在此沐浴,洗刷你的表皮,那亦是娼妓們卸下為著男性慾望而塗的妝油之處。此池中滿了蠍子和一切不義。至於我和我門徒,你所說未曾淨身的,我們已在那來自神的國度的永活之水裡洗淨。」

犯法與否看行動動機

在《路加福音》 6:1-4,耶穌於安息日從麥地讓門徒掐了麥穗作食,更進入聖殿,將只有祭司可吃的陳設餅分給大家。同日祂更在會堂裡替人治病(《路加福音》 6:6-11),「在安息日作工」當然成為法利賽人話柄。然而在《畢撒康塔畢根古本》的古抄本中,有一句緊接著此故事的經文,稱為《路加福音 6:5 D》碎片,被公認為《路加福音》失傳的部份:

「同日耶穌見一人在安息日工作,祂對那人說:『倘若你知道你為何而作,你就是有福的;倘若你不知道,你就是蒙咒詛且成了違反律法者。』」故此,一個行動是否犯法並不在於條文,而是行動的動機本身,「你知道你為何而作,你就是有福的」。

《拿撒勒福音》記載耶穌領洗前對宗教行為是否「羊群心理」的質疑,同樣出現在耶穌早期語錄《多馬福音》:門徒要求耶穌說一起禱告和禁食,耶穌驚訝地反問:「難道我犯了什麼罪?或是那裡犯了錯嗎?只是當新郎離開了聖婚新房,那時才叫他們禱告和禁食吧。」新郎離開了聖婚新房是指出現了分別心。

耶穌在《多馬福音》中就持守宗教行為上有其特殊標準。當門徒問耶穌:「你要我們禁食嗎?我們該如何禱告?我們又該如何捐獻?我們當守哪種飲食戒律呢?」祂回答說:「不要自欺欺人,和不要作連自己也憎惡的事,那是因為萬物都要在日光下展現出來。沒有隱藏的事不被揭示,沒有什麼掩飾的事不被公諸於世。」

真正的黃金律就是單靠每個人自己良心判斷,如此誠實無瑕勝過遵守摩西頒佈的外在律法。

耶穌繼而以破格的「禁食只會招來自罪;禱告只會讓你被定罪;捐獻只會受惡靈侵擾」去指出動機不良的禁食(李偲嫣在這一項表現得淋漓盡致)、立心不良的禱告(求主使用颱風阻撓 Pink Dot 舉行的whatsapp代禱訊息)、來歷不明的捐獻(那些成為「以勒基金」及「和諧事業基金」的維穩費),都是對信仰百害而無一利。祂更認為割禮是多此一舉,倘若割禮是有益,造物主就會讓人們出生前把陽皮自行割掉。

為社會基層發聲

耶穌在《多馬福音》中就持守宗教行為提出了最崇高的標準:「倘若你不為世界禁食,你便找不著天國;倘若你不守安息日為安息日,你便不能見父。」教父文獻保存的《給科羅拉的信》,便逐一闡明各種儀式儀表的真義:「救主想我們接受割禮,不是在於我們的肉身陽皮而是我們屬靈的心;祂要我們守安息日,這是祂希望我們對邪惡作工置之不理;禁食,那並非指肉體上的禁食,而是屬靈上的禁食,禁戒來自邪惡一切事宜。」所有被誤解的,基督都會不平則鳴,絕不會坐視不理。

《多馬福音》中更記錄了比登山寶訓更為社會基層發聲的五福:

  • 「孤獨及被選上的人有福了,你必能找著天國,那是因為你本自那裡而來,亦將重返那裡。」
  • 
「清貧的人有福了,因天國是屬於你們的。」
  • 「內心飽受逼害的人有福了,他們就是真正認識父的人。饑餓的人有福了,他們肚腹必得飽足。」
  • 「受苦的人有福了,他們已找到生命。」
  • 「被憎恨和受逼害的人有福了,每當你們被逼害,他們均無地自處。」

在《約翰福音》18:38,當耶穌受審之際,彼拉多問:「難道這世上已沒有真理嗎?」在《尼哥底母福音》中,耶穌這樣回答:「那些因說出真理而被地上政權判刑的你該眼見不少吧。」這正正道出了很多與政權私通的偽善宗教領袖,對維權人士、上訪人士、異議份子被自殺、被精神病、被關及被勞教等通通視而不見。

耶穌被釘十架時僅是「默默無聲」嗎?除了四福音的十架七言,在最早追溯至公元七十年的《彼得福音》,耶穌在十架上呼喊:「我的能力,我的能力,祢為什麼要離棄我?」一如《腓力福音》認為基督的靈早已在該時離開。拿戈瑪第古本的《彼得啟示錄》及《大塞特第二論》,救主在異象中聲稱祂被釘只是欺騙空中掌權者的幻象,祂一直在高處笑那些瞎眼無知的人。

假冒為善和毀謗比其他罪更大

《巴多羅買福音》將《使徒信經》中耶穌被釘後「下陰間」的情節繪形繪聲描繪出來。當巴多羅買找到耶穌,便問及鄺政協相當關心的問題:「主啊,告訴我們,甚麼罪比一切罪更大?」耶穌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假冒為善和毀謗比其他罪更大。先知因此在《詩篇》說:『當審判的時候,惡人必站立不住,罪人在義人的會中也是如此。』」

早期基督教相信在天上及地上掌權者和信徒間有著一屬靈角力,在《拿戈瑪第古本》之《與救主的對話》記載了一相關的耶穌原語錄:

「那給執政者和掌權者的衣裳是短暫和暫時的。但你們作為真理的兒女,不是穿這些短暫的衣裳。反之,我告訴你們,當你們脫下自己,你們就蒙福了,基於這外在的衣裳算不上甚麼。」

同樣來自《拿戈瑪第古本》的《腓力福音》 則道出了掌權者所作所為的動機:「掌權者要欺騙人,基於他們看見人神間有如親人般的關係。他們希望得到自由的人永遠成為自己的奴僕。有些權勢為著自己的私利而不希望人們能得救,好使他們能苟且偷生。因為當人得救了,就不會再獻上祭物給他們。」說穿了,就是把自己的靈魂出賣給掌權者以換取短暫的私利。

從上述列舉的典外經耶穌語錄可見耶穌自年幼直至死後復活也並非「默默無聲」,正如《約翰語音》21:25 所說「耶穌所行的事還有許多,若是一一地都寫出來,我想,所寫的書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在此自《拿戈瑪第古本》之《真理的證詞》作本文總結:

「有些愚昧人,說心裡承認『我是基督徒』,卻僅掛在嘴邊從來沒有付出力量,把自己交付予無知和死亡,既不知自己已誤入歧途也不認識基督是誰,靠攏一眾執政掌權者,還以為自己能得著永生。他們落入執政掌權者的掌控完全基於無知。若果單憑口講證主就能得救,豈不是世人一同啞忍不義就能全部得救了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